【岩魈】生而有翼·上

·现代pa 师生恋
·本篇 7k
·魈 霜杏 有做皮肉交易 不洁 注意避雷

——生而无翼的鸟,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死于坠亡。
——他只能给性,也只给得起性,而那一文不值的爱肮脏到令人作呕。

1。
这节课是选修的公开课,提前半个小时就陆续有人来占后排的位置,以便在教授讲课无聊的时候能在后排干点自己的事情。

“嗨,你看,刚刚走过去坐在那边的那个小哥哥,看上去有点好看哎!“

刚刚从门口走进来,穿过座位之间的走廊,坐在倒数第四排最边缘是个留着小狼尾的青发少年,穿着一件纯白的T恤,领口宽大,露出肌理分明的颈部,纯纯的冷白皮,连皮肤上的血管隐约都能看见。

“什么什么,在哪里?!我看看!”

“哎,你小声一点,别被人家听见了。”

两人推搡着微微侧过身往后面看,少年显眼的墨绿发色不难找,戴着黑色的口罩,只露出一双琥珀色的杏眼,正在沉默地翻阅着桌案上的书。

“原来是他啊。”

“什么叫是他啊?你们认识?他看过来了!快转回去!”两个人装作只是占座等人的姿势,目光飘浮,又迅速把身体扳正。

“他是我们班的一个怪胎。”无奈地知情女生凑到被美色蒙蔽的朋友耳边悄悄说道,”我从没和他说过话,我们班男生也都和他不熟,听他们说是个走读生,不住学校宿舍,所以没什么人和他玩得来。人长得是挺好看的,就是老是旷课迟到,身上还经常缠着绷带,他那黑色袖套下面是一整个手臂的青色刺青,脾气古怪得很,我都是绕着他走的。“

“啊,这样啊,我还以为能要到帅哥的联系方式呢,可是他长得真的很好看,就算戴着口罩都觉得好看,特别是那双金色的眼睛,像猫咪一样,不比那些歪瓜裂枣好看许多啊啊!”

“你要是见色起意,姐妹劝你还是算了,把恋爱脑掏出来喂校猫吧。”
“好好,你个臭女人,又骂我!”

少年不动神色地望着女孩的方向看了一眼,他对那种上下打量的目光很敏感,不过他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或者是否在讨论自己,只是这种目光投射过来,就让他觉得有点不自然。不过想到今天下午可以见到那位借他书的钟离先生,魈的心情就莫名好了一些。钟离经常光顾书店,因为长相出众,气质超凡,就算看一眼都能难不留下深刻的影响,自己也碰巧在那里打工,因此就认识了。

正如先生所说的,相遇即是缘分,如果能遇上有相投话题的人,更是一种难得的幸运。

选修大课一结束,魈就一个人急匆匆地从教学楼里出来,走向校外的书店。从书店一楼走过咖啡厅,右拐的人文图书区休息区的第五张靠里的桌子,是钟离先生常选择的位置,这里夹在书架中间的位置,比较僻静。

“来了?魈是急忙赶过来的吗?”桌上的咖啡只剩一半,散发的气味淡了不少。

“没有,我是走过来的。”教学楼和这家书店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少年抱着书一路小跑,直到图书馆内才缓下步子,不过额头上一层薄汗已经出卖了他。

“下次可以比预定的时间迟些也没关系,反正我会一直坐到六点。”

“嗯…好。这是先生的书,我看完了,正好还给你。”魈拉开一些椅子坐了下来,将那本精装封皮的书推到钟离的面前,“谢谢你愿意借给我。”

“我们都是可以互相讨论书中故事的朋友了,还这么和我道谢?”钟离顺手又从包里拿出了两本书放在了桌上,这是这位作者最经典的三部曲,不过因为过于小众,在市面上留存得很少。“我想你会喜欢后面的故事,所以这次一并带给你。"

魈接过,目不转睛地盯着封面认真地说:“好的,那…我尽量快点看完,一个月之后一定还你。”

“不着急,不是快要考试月了吗?你先忙着复习,书下个学期还我也行,或者你想假期里找我,就发个信息通知我。”钟离勾起嘴角,拿起手机在魈眼前摇了摇,纯黑色的手机壳上却挂着一只小绿鸟的挂件,显得有些突兀。这只小绿鸟其实就是钟离家养的一只和尚鹦鹉,有个简单粗暴的名字——绿豆糕,钟离常常跟他提起这么一只小宠物,是一只可爱的小鸟。

想到自己消息经常已读不回,魈有些局促,晚上他大多数时候都在店里工作,根本没时间回消息,等到第二天他又会因为错过了很久,犹豫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就比如现在,他只选择默默点头附加一个好,开始翻看手里的书。

六点与钟离告别,从书店离开,魈草草在路上解决了晚饭,七点是他的上班时间,在那之前,他必须做好清理身体的工作和必要的装饰,迎接晚上的客人。酒店装潢的醉人灯光之中,镜子里的少年像是身着致命束缚的精怪,黑色棉质的带交叉包裹身体,卡到腿*根的短裤将圆润的臀线和少年细长的腿展露无疑,又欲盖弥彰地套上一层黑色尼龙袜作为掩饰。

根据客人特殊的要求,这件兔女郎的衣服显得不伦不类,魈扬起脖子扣上了黑色皮质的项圈,将卡扣拉到了最底,少年没有发育的平坦胸脯根本撑不起胸前空空的罩杯,希望这不会是今日一掷千金的主顾挑刺的一点。

掐着表,魈拿起了放在洗手台旁边的两个白色小瓶子,各倒出了一粒握在手心,塞进嘴里,干涩的药片划过喉管,顺着滚动的喉结落入这具糜烂的身体,开出名为淫*乱的花。只不过,魈还有一个例外,就是自己身体里的另一个秘密,证明着他是天生的尤物,这个秘密不仅是永远的枷锁,也是最好的价码。那颗避孕的药物是魈自己给自己准备的,畸形的身体可能并不会真正孕育出生命,但是他不得不防。

因为这份特殊的工作,魈自己的时间被大部分挤占,虽然平时分会因为缺勤扣一点,单靠期末的成绩不错,所幸不会影响自己到第二年的进修,第二学期加入了新的必修课,直到开学那天,魈都没有心思看一眼新的课表,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新老师是谁了。

2。
昨夜的痕迹一时半会消散不去,细红的鞭痕可以用长袖衬衫遮住,脖子上青紫色的掐痕太过显眼,需要用绷带缠起来才行,等把自己打扮得能像个去上学的样子后才赶到学校,即便自己已经努力加快速度了,但魈自知已经迟到了30分钟的早课。

他对着教室的门牌,确认没有错误之后,敲响了门。一个熟悉的声音穿过木质的教室门,让魈愣在原地。钟离站在讲台前,很是温和对他说:“请进,找个地方坐下吧。”

这节课上的魈异常难熬,一方面是自己在图书馆里偶遇的钟离先生,突然从唯一可以说上话的朋友变成自己的老师这件事,已经足够让他尴尬了,这可是先生的第一节课他居然还迟到了30分钟,另一方面,他很怕自己身上的痕迹被看了去,如果钟离知道自己私下里是做那种买卖的,怕是再也不会愿意与自己来往了。

钟离依旧在讲台上侃侃而谈,魈坐在第一排最靠边的位置,低着头尽量不对上视线,时不时抬头瞄一眼台上的人,不过钟离似乎很投入上课的过程,没有过分注意他的冒失,这让魈心里好受许多,可是大脑里已经默默开始排练一会下课的时候该怎么去道歉了。

“对不起,钟老师,今天来的时候迟到了半个小时,没有提前说明,打扰您上课了。”等一节大课完全结束,教室里的同学全都走完了,魈才径直走到讲台旁边,对着正在有条不紊收拾东西,突然变成自己教授的钟离说上话。

“你早上是遇到什么事了吗?我看你颈子上的,是受伤了吗?”钟离推了推金丝边框眼镜,眉眼柔和中带着一丝担忧,似乎没有因为此事而责怪他,反而是开始担心自己的近况。

“没…没有。那个…我下次一定会先说明情况的,钟老师。”为了不让钟离过于在意自己缠在颈子上绷带,魈极力回避这个问题。

“好,没有事自然是最好的。不过我们才两个月不见,魈同学就对我这么生分,着实让钟某伤心,我们完全可以做亦师亦友的朋友对吧?“

“嗯,先生…说得对。”魈明锐抓捕到了钟离似乎对钟老师这个称呼不太满意,随即改了口,也露出了一个淡笑,他刚刚站起来有点猛,又没吃早饭,现在已经是十点多,现在只觉得一阵阵的头晕袭来。

“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钟离看着少年的脸色不太好,连平时粉润的嘴唇都褪去了颜色。“早上是不是没来及吃饭?”

"我…"魈来不及编出合适的话,就被钟离打断了。

"正好,我也没来及吃早饭,不如我们一起去食堂?“

面对来自钟离先生的邀请,少年难以回绝,他确实有些低血糖的状况,去吃点东西以免晕倒在路上是不错的办法。

“哦…嗯,好的,先生。”

一路上男人收敛了步幅的大小,陪着少年慢慢走到食堂,两个人买了包子和粥在圆桌区面对面坐了下来,为了避免开启什么他不好回答的话题,魈闷声咬着手里的豆沙包子,透过玻璃望着窗外的人三三两两走过,相对的,男人倒是有意借着玻璃的反光看着魈鼓着腮帮子咀嚼的模样。

看起来,他确实没有遇到什么严重的伤,只是太瘦点,是平常吃得少的原因吗?刚刚上课也没看到他和别的学生有交流,看来和自己猜测的不错,他在学校里总是一个人。

钟离吸着手里打包的红枣银耳汤,思索道。

一个早餐的时间不长,等魈解决了手里的包子,就打算离开了。不过,既然一个是主课教授,一个学生,在同一座大学里,也不愁没有见面的机会吧。

“那个…钟离先生,你的书今天我没带在身上,下次上课的时候就还给你。”

“好,下次见。”

——看来下次需要穿高领子的衣服了,果然还是太明显了吗?

魈一边走在路上,一边摸索着缠在身上的绷带,以后处理脖子上的伤痕就不能怎么随便了,至少要在钟离先生面前看上去自然一点。

眼前的光映出压制在身上满是烟味与酒精混合的躯体上,魈不是很喜欢烟味,他偏过头想要换一口气,可是粗鲁地揉捏还是令他发出了疼呼,那些自诩有钱可以任意享乐的大老板都或有这样的习惯,他们在一些财经道路上的大胆放在这种放纵自己欲望的时候,总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比起浪jiao,魈更懂得用气音勾起男人的欲望,又一次的深入顶得他胃部发僵,魈忍着没有吐出来,换了一个更方便从后的姿势,往常魈都会放空自己的大脑,无论自身是否能感到快乐,让身体去迎合客人的动作,可就有那么一瞬,他想起了钟离,想起那金丝边框的旁边挂着极细的链子。钟离有一点轻微的近视,不影响正常的生活,就是看书和上课的时候会戴上,那双吊梢凤眸本就锋利一些,配上眼镜倒显得更加温和如玉,是不一样的好看。

魈意识回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自觉地遐想起钟离的模样,甚至是幻想他正雌*服这样俊美的男人身下,寻求生理上的快乐。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魈想要抹去脑海里荒谬的想法,可难以控制的心脏跳动和错乱的呼吸萦绕在耳边,可是意识却让他迷恋上钟离的成熟稳重,高雅温柔。

他怎么可以这么想…他把钟离当作自己的朋友、老师、父亲一般的前辈,甚至是会和自己做* ai的幻想情人。

当到达顶峰的时候,那种压抑在思维之下的贪念完全占据主导,这是魈今天他第一次的G*潮,没有戴环的要求,少年在极度的抗拒和极度的渴望纠缠下,释放了出来,脱力地瘫软在床榻之上。

——真是无耻至极。

3。
气象预报:一场突入起来的暴雨席卷璃月地区,请市民做好防护。

来势凶猛的风暴潮带着降雨噼里啪啦闹腾了两天,才有消退而去的趋势。

今天是周末,先生说在老地方会面,定的时间比较早,魈关上了小隔间的窗户,却听到了几声微弱的叫声,撑着伞去外面的杂草丛里找了一圈,才终于发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燕子。

鸟儿的半边身子上有胶,被大雨淋得湿漉漉的,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冻死。少年不忍,裹在衣服里带了回去,用纸盒子笨拙地做了一个鸟窝。

魈没有养鸟的经验,拿出手机搜索了几个关键词之后,发现家里更是没有适合鸟类的吃的。除了去学校上课就是去店里,自然根本没有办法收养这只不幸落难得的鸟儿,一时间没有了办法。

眼看着自己马上就要出门,魈突然想到,钟离家里养了一只鹦鹉,或许可以拜托他帮忙照顾。可是如此麻烦他人的事情,实在又不好开口。

“对不起了,小燕子。”魈对着盒子里的小鸟默默念了一句,就急忙背着包走出了门。

看着魈是不是就要对背包里张望一眼,显得局促不安,钟离只能先挑起了话题。
”魈,看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是有什么别的急事要解决吗?“

“没有,先生。只是…呃。”魈扣着手指,又沉默地低下头去。

“跟我说说吧,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少年缓缓从包里掏出一个纸盒子,放在桌子上,里面白色的纸巾上躺着一只黑黢黢的毛团子。

“我在出门的时候捡到了它,只是我家里不好养,我也不太懂怎么照顾受伤的鸟,若是先生愿意…可不可收留它几天?”

“原来是这样,嗯当然,我很乐意。”钟离观察纸盒子中燕子的情况,小家伙依旧缩在纸堆里发抖,不过还好天气不算冷,家里还有专门给小鸟准备的保温箱。

“真的吗?”少年的眼睛一下亮起来,像是看见罐头的小黑猫,可随即又被收敛了去,低下头:”这样是不是有些麻烦先生您。“

“不必这么想,比起认为这是一个麻烦,能救助一只受伤的燕子,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不是吗?在漫长的生命中,不是每一个都能有机会捡到燕子,而你将这份特别的幸运分享给了我,我很高兴。”

魈被钟离这个从没听过的解释怔住,一时间也找不到逻辑的空隙,胸腔中一种莫名的力抓住了鼓动的心。

“我先带这个小家伙回去,等它恢复了,我再通知你。”
担心小鸟失温,钟离还是放弃与少年共度一个下午的时间,先行带着它离开了。

“好。”

清理掉翅膀上的胶花了一些功夫,燕子翅膀的骨头还好,没有折断,喂了一些杂粮糊,放在温箱里,安稳地睡着了。

“爸爸!爸爸!”
一旁的绿豆糕顺着钟离的手臂一蹦一跳地飞到男人的肩膀上,咪咪眼睛求摸头,似乎不太满意主人有别的小鸟了,这吃醋争宠的模样,让钟离忍俊不已。

小燕子前三天的情况不是很好,没有食欲,只能靠着针筒一点一点地喂,好在第四天的时候,似乎发生奇迹一般恢复精神,长着嘴能吃不少面包虫。和绿豆糕的相处也算是相敬如宾。

——这个周末有空吗?小家伙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飞了,我们一起去公园里还给它自由。

魈难得及时看到这样一条消息,手指停在输入框中犹豫再三,最后才打出一个好。

少年穿着淡绿色T恤配着黑色的短裤,树叶之间的金色光辉洒在他的发顶,他白的发光,像是藏于森林的精灵。黑色口罩之上圆圆的金瞳警惕地四处张望着,最终和正在远远注视他的人对上视线。

“早上好啊,魈。”

“早上好,先生。”少年视线被笼子中跳动的身影吸引去视线,燕子在笼中显得异常活泼,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了。

“你带了新的耳骨钉?它们看起来很特别。”

少年下意识摸摸了耳廓,不好意思地道谢。
他耳朵上用于装饰的穿孔很多,至少比一般人要多,算是工作需要,平日里上学他都习惯将耳钉取下,以免引起注目,微长的头发总会遮住部分,而今天他扎了一个简单的小狼尾,视线越过修长的颈部轮廓就能看到黑色系的耳骨链和耳钉,左耳三个,右耳两个。

“打在这个位置应该很疼吧?魈当时去打孔的时候为什么想要打这么多个?“

“没有,是我自己用大头针扎穿的。”

看出了钟离眼中的一丝惊讶,魈解释道:“一开始是有点疼,总是发炎流血,不过已经过去很多年了,现在都长好了,先生不必担心。”

一旁的笼子里又发出了鸟儿躁动的声音将钟离盯着魈的耳垂的注意力拉开,他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至少比起注意安全的宣教,他的心里像是被冰了一下。

“看来它已经等不及了。就由你帮它打开笼子吧。”

“嗯…好。”

魈打开了铁笼的门,黑色的鸟儿转头望着两人,然后一跃而出,一道黑色的影划过苍蓝的天空,消失在树梢遮挡的尽头。

“由你捡到再由你放飞,也算是有始有终。”

“要是我也可以长出翅膀就好了。”魈望着飞上天空的燕子不由得地说出这句话。

“魈想要飞离这里吗?“

“呃…不好意思,我就是随便说的。”少年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说了莫名奇妙的话。

“既然来了,不如我们就在这里聊聊天?”钟离示意魈在他的身边坐下,望着燕子消失的方向继续说来。

“生活中总不免给自己带上枷锁,让人想要逃离。”

“钟离先生也有这样的烦恼?”

“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没有呢?”

“是什么烦恼?”

“说来也不怕你笑话,家里的长辈急着催婚,我今天就是逃出来的。”

“逃…逃婚?”魈一时间很难在这件事情上转过弯来。

“不是,就是躲掉了相亲的约会罢了。还是和你一起的时候,觉得自在一点。这么一想,我在你的眼里也是一个31岁的大叔了,魈同学不会嫌弃我吧?”钟离话语里含笑,显然是想逗逗少年,结果魈完全否认,咕噜咕噜说了很长的一段话,说钟离先生还很年轻,好看,性格好,会有很多人喜欢的。来自少年特别认真地夸夸,钟离都愣住了,第一次听到魈讲那么多话,并且觉得魈比他想象中还要可爱一点。

意识到自己可能一下子说了太多话,魈紧急低下头,还不忘加一句,自己是这么觉得。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魈也挺喜欢我的?“

少年的肯定藏在了风里,不算是一个满意的回答,却带有百分之百的真诚。

刚好园内的紫藤萝隧道开了第二次花,钟离说想要走去看看,当穹顶都被米紫色的紫藤垂蔓包裹时,总给人一种走入童话的错觉,魈对所谓表达美的能力匮乏,只是驻足在紫色的瀑布下无声的凝望,惹得白瓣蝴蝶停在了发顶。只有钟离知道少年脸上久违地露出一丝轻松的神色,于是他掏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梦幻的光芒给魈披上了紫纱,却承托出金瞳的璀璨。

——他确信,这是一双摄人心神的眼睛,比一切画作都要美。

“先生?”魈似乎发现了钟离擅自拍照的小动作,而钟离递过来的手机里是自己盯着花的模样。

“抱歉,觉得刚刚那一抹很适合你,就拍下来了。如果你介意的话,可以删掉。“

“没有,拍的…很好。”魈很少给自己拍照,更多的时候,是那些包装着人皮的野兽喜欢留下一些作用在他身体上痕迹的记录,这是他第一次从别人的眼中看到自己,人会给自己认为值得记录的事物拍照,更幸运的是,那个人是钟离。

一时的欣喜甚至盖过了不断累加的不适。既然是下定决心要度过这场和先生的约会,至少不能留下不好的印象,至少要走过着长长的紫藤花隧道才行。

一阵炫目的白光闪过之后,魈还是忍不住蹲了下去。剧烈的绞痛从腹部传达到皮层,紧接着是混乱急迫地收缩,恶心,想要呕吐,一切的感知都被胃液灼烧喉管的热痛,鼻腔里浓重的血腥味剥离。

“魈!你怎么了?”

回应的只有遮掩手掌下破碎的咳嗽声,瘦削的身体因为疼痛而蜷缩,深褐色的液体从指缝中滴落下来。

“忍耐一下,我带你去医院。”看着少年手中咖啡色的血迹,钟离意识到之前魈显露出的病态并非假象。

少年似乎被禁锢在疼痛中没有力气对于外界的询问没有反应,只是脱力地瘫软下去,钟离急忙把人打横抱起来,这里离出口不远,在公园的附近有一家市医院,开车过去应该来得及。

——TBC.

42 Likes

好绝:pleading_face:

1 Like

所以這文有後續嗎?求更新,還有在老福特那沒找到這篇文章

什么!太太背着我们偷偷发新文!!幸好我可以闻着味过来)❛‿˂̵✧
好喜欢!我的XP简直被太太拿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