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定之约:吵架r】鲸落

@@ 鲸落



      记一个吵架吵到床上去的故事
      原作向
      小鸟又双叒叕受伤了
      魈和钟离吵架了。
      其实只是钟离单方面的冷战。
      原因是魈背着钟离在伤还没好的情况下,赴了旅行者的约。当然这也怪不得旅行者毕竟旅行者并不知情,而且发现后死活没再让魈出战。
      本来钟离和魈已经约定好了在那天治疗,魈想着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没想着告诉钟离,没想到回来时受了点小伤,被钟离发现刨根问底的问了出来。
      看着卧房内收拾东西的钟离,魈感到有些委屈,他与旅行者有约定在先,身为契约之神最忠诚的下属,降魔大圣也是极为恪守契约的。他知道这次他不该瞒着钟离,他欲言又止的辩解希望得到钟离的原谅,以往钟离也知道魈的性情,平时都会给他台阶下,可这次钟离是真的气狠了,不仅不哄他,还要收拾行李准备回往生堂去,美其名曰冷静几天。
      看着钟离略过自己提着行李箱就走,魈也不执着于张不开嘴的问题了,连忙拦住他,钟离冷漠的瞥了魈一眼不语。
      魈垂着头软着声音小声地道:“先生,对不起我错了,别生气了,下次跟你报备好不好?”
      “不必”钟离略带生硬的说,“谁管的住金鹏上仙啊。钟某人福薄,受不起。”
      说完想要扒开魈的手,却被魈顺势钻进怀里,踮起脚细密的亲吻钟离的嘴唇,钟离抿着嘴角一动不动的任他亲,看起来似乎还在生气,眼看着魈动作越来越放肆,他抬手一推直接把魈摁在墙上,双手束缚着他的手腕,低头掠夺魈口中为数不多的空气。
      “跟谁学的?还知道拿这招对付我,嗯?”钟离略带着泄愤的咬他的唇。
      “唔嗯…别…生气了…”魈仰着头轻喘着讨饶。
      钟离不理他,重新堵住他的嘴,把话都吞入了腹中。一只手顺着衣服下摆,探入其中,顺着魈精瘦的腰线往上滑,擦过肋骨,揉捏他小巧的乳头。
      “嗯…”魈下意识的瑟缩呢喃了一声。被钟离听到,手下被恶意的撩刮了几下。
      “…别…”受不住的扭着肩膀逃离,被钟离一把摁住。
      “别什么?”钟离依旧语气不善的问。
      “……”魈低头不语。只是逃避的动作变得顺从,身体颤抖的接受钟离略带恶意的撩拨。
      钟离狠下心要给魈教训,不带心软的剥开他的衣服,手勒住他的腰往上带,舔咬他已经挺立的乳头,魈踮着脚,不自觉的抱住钟离的头,想要减少被撕咬的痛感和快感。待到乳头红肿充血,钟离终于放过了他,转而攻向另一边。不同于刚刚的又痛又爽,这次钟离极尽缠绵的绕着乳晕,吻着乳孔。
      “唔嗯…”还没做到最后,光是前戏,魈就快要受不住了。
      “钟离…钟离…”魈难耐的动了动双腿,觉得腿间已经略带泥泞。
      钟离轻笑着,手伸进裤子里,在穴口边打转,咬着他的耳垂,调笑的说:“湿了?”
      “…进来”魈难堪的回答。
      “我在问你,湿了吗”
      “钟离…”
      “回答。”
      “……湿了”眼看着钟离不依不饶存心要捉弄他,魈雾气蒙蒙的瞥了眼他,艰难的回答道。
      听到满意的答案,钟离极尽挑逗的揉捏魈的软肋,早已被钟离吃透的身体,没一会就射了出来,钟离就这精液伸向后穴开拓。魈呜咽一声,蜷趴在钟离肩头,脱力的喘息。
      整件情事做的异常沉默与粗暴,钟离单手托着魈一条腿放在肩上,极度柔韧的躯体,被钟离摆出极高的难度,钟离一手揉捏细白的腿肉,一手环住他卡在双腿间的腰,猛烈的冲撞。激烈的动作,让魈难耐的胡乱摇头,被钟离抵在墙上,粗暴的亲吻。
      “…嗯啊…先生…”魈被抬起的腿酸麻无比,钟离的动作却还没有任何停歇。
      “换…换一条,疼…”魈带着哭腔向钟离恳求道。
      钟离不理,依然就着这个姿势,抽插数十下,最终射在了魈的体内,钟离抽身,放下魈的腿,太久的僵硬让魈直接跪在了地上。
      钟离衣冠整齐、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狼狈不已的魈,对他说,到榻上来。魈还沉浸在高潮的愉悦中,空洞的望着他,缓过来后,蹙着眉说道,没力气了。
      “那就爬过来。”钟离有些冷漠的看着他,不复平时的温柔体贴,冷冰冰的说道。
      “……先生,你抱抱我。”魈哽咽的说。
      “…到榻上。”钟离听到魈的话,软了一分眉眼,随后又想到什么冷硬下来,还补了句:“别让我说第三遍。”
      随后,转身坐到榻上看着魈,魈知道钟离还没消气,可被摁在墙上折腾了这么久,他是真的委屈又难受。兀自使了使力气,扶着木柜终于慢慢起了身。借着房中的摆设,缓慢的朝钟离走去,刚走到榻边,钟离伸手让他跪坐在自己身上,对准穴口往下压。
      魈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插到了底,他仰着头无声的尖叫,眼睛瞬间就蓄满了水,还没等魈适应,钟离便自顾自的开始动作,掐着他的腰上下顶弄,咬着他的脖颈,啃噬他的锁骨。良久,在魈又射了两次后,钟离扯出领带系在了魈的软肋上,抱着无声的魈,咬着喉结射在了体内。
      欺负狠了。钟离想到。
      在榻上,魈整个过程寂静无声,只有钟离恶意擦过敏感点时,他才会难耐的呻吟一声,其余时间,人都在发空。
      “生气了?”钟离问道。
      “……”
      “…说话。”
      “……”
      见人不语,钟离抱着人回到床上,把魈头朝下按在床上,钟离很喜欢和魈做爱,一方面他深爱他,想占有他,另一方面,魈极度柔韧的身体可以让钟离尝试各种高难度的动作,说真的,和魈做爱很舒服。
      但魈很喜欢和他面对面做,他不太喜欢后入式,这是钟离多年观察下来的,所以平时做爱时,他也愿意面对他做,毕竟魈有张极漂亮的脸,他爱他,所以他愿意顺从他。但钟离这次也是气急了,不管不顾的把魈压床上,像原始的动物性交般让魈被迫跪在他双腿之间,狠狠地抽动,一下一下在寂静的房间奏出迷乱的回响。
      璃月的夜很长,钟离抱着魈,在床上,在地毯上,在窗前,一遍又一遍进入魈的身体。从深夜直到黎明,钟离才抱着清理完的魈躺在床上。
      望着被折腾的已经昏迷的魈,钟离头痛的捏着眉心,感慨自己失控了,带着些歉疚的吻了吻魈眉间的紫菱说道:“魈,辛苦了。”
      第二天,魈醒来时,钟离不在身边,他慌乱无措的下床,还没走出一步,人先腿软的跪在了地上。
      “钟离,钟离!”无措的迷茫笼罩了他,慌乱无措地唤着钟离的名字。
      等钟离端着粥上来时,就看到魈环着双臂无神的发呆,钟离许久没见过魈这种表情,吓得立马把粥放下,然后从地毯上把魈抱起来。他把魈安放在他腿上,安慰般的亲吻他的额头,眼角,眷恋的摩挲着唇边,哄道“魈,我在呢,我哪儿也没去。”
      “魈,别哭好吗,你哭得我心都疼了。”钟离拇指擦过魈的眼角,接过溢出的泪尝了一口,他凑近魈的唇边说道:“是苦的。”
      勉强回过神的魈,死死地抓着他的衣领,带着涩然道:“先生我只有你了……你不要…不要…” 离开我。
      钟离抱着魈,头搭在他肩膀上听懂了魈未言之语,语气温和的诱哄“我不离开,我一直在你这里。你也只能再我这里,对不对?”
      “嗯。”魈安心的蹭着钟离的肩窝,没有犹豫的回答。
      钟离抱着他哄了半天,摸了摸额头发现魈居然有些发热了,按理来说,魈是仙人不会生病,但……钟离无端心虚,赶紧给魈注入了些许神力,大抵是因为劳累过度,钟离只好委托旅行者从不卜庐带几味药材。
      听到魈病了,以为是这次让魈旧伤复发了,本来就心怀愧疚的旅行者,推了其他的委托,免了钟离的报酬直奔不卜庐。紧赶慢赶,赶到望舒客栈,还没敲门就看见钟离打开门站在门口,钟离道谢,接过药材就说魈还在休息,让旅行者随他到天台喝茶。
      旅行者点头,无意间向屋里撇里一眼就看见魈的脊背满是青紫的痕迹,这下旅行者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魈为什么大白天还再休息了。旅行者脸红了一瞬,想起了什么,他跟钟离说有东西送给他,于是拿出治伤的药膏给他,红着脸说,咳咳,记得给他涂药啊,发炎可就不好了。
      钟离愣住,掩饰般咳嗽了一下,回答:“钟某明白。”
      送走旅行者后,钟离把魈叫醒喂魈吃完饭,再让他睡。等钟离收拾完,魈已然又睡过去了,钟离走近想着开始要给魈涂药,刚褪下裤子,魈就醒了,看了看钟离的动作,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环住了钟离的腰,钟离喉咙一紧人都顿住了。
      “…请您轻一点儿。”魈一只手臂搁在头顶,一手遮住眼睛,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钟离虽然被勾到了,却还是吐了吐浊气,对魈说,“放轻松,给你上药。”
      魈看了眼他,耳尖红了起来,点点头,侧头不再看他。钟离真是爱惨了他这副羞涩的表情,如同幽夜无人才会悄然绽放的昙花,勾人心弦,引人流连。
      承受着煎熬的钟离负责的给魈上完了药,让魈好好休息,自己立马冲进了浴室。
      “妖精…”钟离难耐的叹息。
      过了几天,旅行者叹着气看着荻花洲一片祥和,终于完成除魔任务了。派蒙奇怪的问道:“这几天魈都去哪里了?连除魔都不在。”旅行者难以言喻的看着派蒙,觉得还是不说了,估计这阵子应该是见不到魈了。
      End.

42 Likes

毕竟小鸟正在承受爱人的雨露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