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团子成长日记

“别说话了,你先随我回去。”钟离看这情况怕不是要临近分化,他将人揽腰抱起,魈身上沉重的装备在他手中轻若无物。大踏步越过若陀:“若陀,麻烦你善后。我可能要过几天再回来。”
“不是,等等!那几十页述职报告你让我写啊……!”若陀目送钟离带着魈开车火速离开。
被喷了一脸车尾气的若陀“……”
魈只觉得自己昏昏沉沉,头痛欲裂,整个人被放在车后座上,嘴里呢喃着开口“大人,让您担心了,……抱歉,我很想您。” 临近分化的人分外脆弱,眼尾的描红此时更添了易碎感。也许过了很久,也许这条路没有尽头。直到再次被熟悉的怀抱包围“先生……”魈的脖子也汗湿了,修长白皙的颈侧,抑制环亮出红光。钟离连忙将家中的信息素屏蔽器打开,将处于分化的人抱住。
魈分化完成,一双属于兽类的瞳孔从中绽放,白皙脖颈上的抑制环到达了阀值,发出阵阵警报哀鸣,但不出片刻便自动崩毁掉落。
魈仿佛此刻被困于深海,大口大口喘着气,鼻尖的滚烫气息打在钟离的侧脸,清心花香也逐渐甜腻,勾着清雅的霓裳花香缠绕,伸手无助地握紧了钟离的手,魈已然是神智不清了,下意识靠近他敬慕已久的人。
他抬起头去看钟离“先生……”声音带着求助,因情热症状变得倦哑,清冽的少年声线平添了慵懒,像只猫儿。“请……先生……先生……我热。”少年红着眼角,竟要比花束更艳丽。不自觉往他怀里钻。
少年的身体比他单薄娇小得多,但要比花束更甜美,且因肌肉分布均称,分量亦足。他抱着魈,像抱了一丛有力的堪堪长成的小树。
钟离想,这可让他怎么是好,甜美的信息素让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吃掉这个自己送上门的猎物,畅饮他的香气,侵入他的骨血和子宫,让他孕育自己的孩子。但他是因早年训练才能克制自己的生理欲望,因此很快从此种状态回复过来。
魈被整个揽入怀中,尚且稚嫩的信香不受控地溢出,丝丝缕缕绵延的气息绕着钟离,魈气息炙热泛香,打在钟离的侧脸。“魈,你现在并不清醒,此事还需从长。”
咬了咬牙,钟离还是推开了魈,他暗自皱眉,如今还不行,魈身子底太弱,还经不起孕育这一关,他还不能做个禽兽不如的混蛋。
“……我知道了,大人,恕我冒犯”魈明白钟离这是并不想要他,顿时有些难堪,暗骂自己不知羞耻,不自觉地用上了从前的称呼,克制着自己瘫软的腿站起来,后退到离钟离一步的地方“我会自行处置”正欲离开,就被那人叹息着拦住,男人双眼情绪不明,但里头又温暖得让魈几近融化“我且为你做个标记,这样也好护着你”
“是。”这且算是大人的施舍吧,魈绷紧身子,欲是开口又闭上,最终还是没再反抗。钟离见这孩子站也并不稳,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着实可怜得紧,便伸手将离开的人儿拉回来,带着威严的美人面凑近了那一小片红嫩,察觉到魈身子微微颤一下,钟离将鸟儿半长的头发用手掌拢去另一边,鸟儿有所知觉便顺从仰起脸任由钟离动作,颈后头发的蹭动让他后颈发痒,钟离的吐息也慢慢凑来,手掌也将他整个拥入怀中,魈也顺着钟离的动作坐在他的腿上,像是被龙捕捉入巢的鸟儿,这鸟儿将承受龙的食欲与爱抚,似是期待又似是恐惧。
时间在那瞬间变得漫长,森白牙齿刺入娇小的腺体,“……!!!”席卷而来的霓裳花香单方面侵吞了魈的意识,他不知自己是否已经晕眩过去,短暂失去意识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水面模糊,其中是钟离担忧的神色,声音像从水面上传来“……吗?魈,不舒服吗?”
“我……还好。”魈张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尽是哭腔,抿住唇低下头“让您……看笑话了。”
“那便好”钟离决定还得与魈说清,笑了笑,摸摸魈软乎乎的小鸟脑袋“我并非对魈无意,只是你年纪尚小,身子骨还未到可行此事的程度。”
“先生。”魈红了脸,眼眶也渐渐通红“魈等这句话多时了。”瘫坐在钟离怀里
空中纠缠的两种信香逐渐平稳下来,钟离也继续开口说着“这几日你我一同待着吧,临时标记已经种下,信息素依赖期一过我便努力向你取得正式的意愿再做打算,可好?”
见无人应答,钟离只觉怀中一沉,低头看着已熟睡的鸟儿失笑“怎地现在如孩子一般。”起身横抱着人进卧室,偏白小腿软趴趴搭在钟离裸露在外的结实手臂。
魈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他睡得迷糊,金子般的眼投向窗台,傍晚时的城市还未如夜晚那般热闹,即使天气还未入冬也还是有些冷的,他恍惚间裹着灰色毛毯赤脚行至窗边,听窗外车鸣声。这声音如同一片纯白中的画面突兀滴上了墨,魈瞬间清醒,那阵车鸣仿若震天响的雷震冲入他的耳边。
魈如一只虾米般将自己蜷缩了起来,如畏冷的小动物,整个人缩进还残留有钟离身上霓裳香的被子,脚软着瘫倒在地。
是发情期的信息素依赖驱使他这么做,但是不可以去找钟离大人,更不可以……想去吻大人,躲在大人身边。魈想,大人有自己的事要做,哪里能顾得上他。魈咬紧牙关对抗着自己的本能,情热渐起,轻薄的裤子渐渐泛湿,饥渴不已的穴口泛出蜜水来,彰显着将熟未熟的果实正在步往成熟。
“呜……”魈只觉得那阵燥热冲进了他的身体,大脑和身体发热,然后从双眼溃堤而出,这是他自己也未见过的情态。
钟离刚开门便见到自己的小鸟脸上泛着不健康的红晕,抽抽搭搭哭着,当即吓坏了,他将手中的餐盘勿勿往桌上一放,放出刺耳的铛啷一声,魈本来见到钟离迷糊着想凑上去,闻声又缩回去,颤得更厉害。只得在钟离将他揽入怀中时低低叫着“先生”又往钟离怀里钻。
这温度不对劲,钟离蹙紧眉头,伸手探入怀中人儿的后脊,感到一片滚烫。“难道是排异了?”他想。唇间倏忽触到一片柔软,魈微颤着起身去吻,他没有什么接吻的技艺,只是如同小兽一样笨拙贴着钟离的唇“大人……”魈语带哽咽,清冽的少年音染上黏腻的甜“请给我……给我吧。”可怜的少年初尝情动,也不知将手伸入后穴舒缓。瘙痒的后穴渗出更多蜜水,打湿了钟离的手掌,他不由自主地晃腰磨蹭渴求,半敞的胸膛上染着薄红。清心花的香味更盛,相比上午的气味,明显馥郁许多,如同开到软烂的花露出他的花蕊,步步勾着来人的双手去一探究竟。
钟离哪能不知魈信息素的成熟,他极力压抑住自己的意动,手上却将人揽得更紧,将人横抱着带到床上,钟离那双属于顶级A的尖利兽瞳也因忍耐暴露,若是寻常人见到这幕定会恐惧,但在他身下的人丝毫没有危机到来的意识,只是不住地渴求着触碰。
“我可以……的……先生,求求您……”魈无力抓住钟离的肩膀,魈的手要比钟离想象中小,身形也是,少年流畅的肌肉线条和偏白的皮肤便全他眼前,钟离咬着牙克制自己插入,只将手掌往下探去,触摸柔软的屄穴,人儿眼角含着泪,半裸的少年身体倒在床上开出片片春花,好不惹人爱怜。少年下巴上抬,双腿夹紧钟离动作的手,钟离只觉自己像触到濡湿的花瓣,它们娇娇怯怯夹住他的手,下一刻被一根手指从中捅开,魈身体内痒意得到了片刻解脱,他不由得摆动腰身去吞吐“先生……先生……插进来”魈哀哀呜咽着往钟离手上去贴。但钟离还是不为所动,又放了一根手指进去,但两根手指在其中开始也动得费力,他温声将人半个身子搭在另一条手臂上安抚着轻吻“忍一忍,魈,放松”,钟离吻上那张唇,轻易突破了对方的防线,卷起香滑的小舌引导着对方青涩的吻。两根手指并入往深处勾弄着柔软的瓣芯,外面的手指抚上花核,蜜水自手指尖一路淌到手腕去,流过钟离的凹线腕骨。
魈头脑昏沉,只知环抱着钟离哼叫出声,软穴放松着嘬住做乱的手指,流出更多。
钟离一直觉得魈小小的,刚带回家就小小一只,现在已然成熟的omega还是小小的,钟离眼中翻腾着高涨的情欲,不过,这个样子也很可爱,钟离决定在他们的初夜好好看看他的小爱人。
魈的掌心比他的小一圈,但对比刚带回家时如小鸡爪一样的大小已是好很多。头发,耳朵,脸,肩膀,胸脯,白生生的双腿,健康漂亮的一层薄肌,一寸寸地看,一寸寸地吻,一寸寸地抚摸。他噬咬魈的胸脯,其中是魈那颗如琉璃的心,钟离想着,便撷了那粒粉果子,它略略发硬,又慢慢探出头来,被舌尖一阵蹂躏,使它的主人发出欲泣非泣的喊叫。他动用A的强大感知力捕捉对方血液流动,以及心跳的声音,钟离掐紧了魈的腰,另一只手,手指往更深处探去,在湿软肉壁里往上轻勾着,魈哭出声,发情期的身体受不了哪怕再轻微的一次爱抚与吻,他失去了所有的判断力,也不顾眼下是何情形,动情地晃腰,孕床早已备好,魈满心满眼里尽是他的大人。
“进来……大人……进来……啊呜——呜……”魈止不住地喘气,但大人并没有领情,只沉默地抱着他,吻得他喘不上气,用手指玩弄着那口饥渴的穴儿,但这次,被摸到的地方不太一样,比之前更甚的快感直冲天灵盖。
“——……”魈觉得自己可能失去意识了一会,回过神来时连腿也麻痹得动不了。“不……不要,大人,那里……”魈高潮了一回,不住往后躲钟离插入的手指,钟离吻着他,低笑一声,热息凑到耳旁:“魈这么敏感,真到标记了可怎么办?那处生得如此浅,莫不是生来就等着这个?”说着再次伸手顶弄那处温热的内壁,一下一下进出,只是可怜了魈前端那处雌穴,后穴有手指填满,雌穴饿得吐着口水,湿哒哒流了钟离一手心都是,即使只开一处地便让魈觉得太超过了,他无法承受但是他潜意识中还是觉得不满足,也苦于手段青涩,根本不会自行缓解,只得求助性地往钟离怀里缩着“呜啊……啊嗯……痒……大人……大人……救……救我”。
魈迷茫地哭泣,全然不知自己求助的对象正坏着心眼惦记他另一口未开的蜜泉口,“魈,哪里痒?”
魈回答不出那个字眼,涨红了脸也吐不出半个字,“是……那处……入口”他嗫嚅着开口,眼着小鸟要变成小草莓了,钟离决定退而求其次“那么魈只要用手摸一摸给钟某一个提示”
“呜……”魈咬了咬牙,感到被戏弄般的委屈,水眸向钟离看过去,金瞳眉目艳丽的男人诱哄着似的“乖,魈是好孩子,摸一摸可好?”男人凑近了他“摸一摸,我想看”这谁顶得住啊?魈自认自己不行。
满面艳色的魈半含着泪,羞耻着伸手抚弄自己。但他刚触上自己前端娇嫩的小口子,细腻的快感便如潮水侵蚀他的意识,“呜……!”一声悠长甜腻的呻吟便不受控制从喉咙滑到舌尖。
“乖,魈继续做”钟离神色深沉,将人横抱着放在自己腿上,属于A的暴戾占有欲指使他这么做,如此美丽的景色,要抓在自己手心里看才能让他满足。“魈自己摸的样子很美,我还想看。”
要被,当成大人的观赏性玩具了。魈对上钟离包含太多欲望的目光,惧怕似地缩了缩,不太清明的脑子里就出现这句话。但他的手未停下来,双腿也情不自禁地张开。
竟然在大人眼前,如此荒淫。魈檀口微张喘息,负罪感涌上全身,被注视的地方仿佛敏感数倍,蜜水汩汩而流,“呃……哈啊……哈啊……大……人”魈的生理泪水流了出来,觉得自己像破了的水袋那般,只一心想着讨身上人的欢心“嗯……嗯……呼唔……大人……魈做得……好……吗?”魈不知章法地摸着自己的女穴,抓紧了自己手中的衣角,往上拉起将整个白软微隆的胸脯展示给身上人看。
魈双手微移,打算换个地方,触到那颗小肉珠时惊叫出声“呀啊……啊!”突然强烈的快乐冲击得魈没忍住撒了手,女穴喷涌出一大口热乎乎的蜜水,还不知道这叫潮吹的魈迷茫地看着自己,娇小的身子在他怀里颤颤巍巍。钟离一下子心软了。他几乎没有教过自己的小鸟这是什么,心下愧疚,认命地接过魈手上的动作,揉捏着那片红嫩里的小核。
钟离的手上有枪茧,它蹭过柔软的小核让魈几乎尖叫着呻吟,他大口喘息,愣是在不应期又高潮了一回,魈攥紧钟离的小臂,侧身瑟缩着躲钟离又追上来的手,他往钟离怀里靠着躲避,钟离见小小的女穴外已濡湿得差不多,便慢慢伸入其中一指进出,直至可以尽数没入便开始动作。
魈哑声断断续续着哭,其间钟离已多次在魈的腺体中注入信息素用安抚,才顺利让小小的人吃下自己的东西,他将魈的一条腿抬起来动作,这个姿势正好不束缚对方也不能放开对方,钟离舔吻魈泛白的后颈,动作小心。钟离想,大不了事后他好好为他清理,现在便享用自己的正餐吧。

46 Likes

从老坟头来的可以往这看。

3 Likes

忽然想到龙是有两根生殖器官的,那似乎可以。。。。。。(沉思

2 Likes

钟离太小看我们魈宝了,只是区区两根而已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