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意外永不完结】[啾]

(旧文搬运,感觉这个题材在这里写更有感觉一些,接下来也会继续写下去的)
——————————————————————————————————
6月9日 金曜日 多云

旅行者赠予我一个空白的本子,说是可以用来记录每天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

我一向不长于记录,更何况仙人的记忆并不像人类那么短暂,实在没什么记录的必要。但是帝钟离先生听闻后却对这种行为大加赞赏。他说记忆终究会因为时间或其他原因发生混淆和改变,唯有写在纸上的文字能够客观留存。

既是如此,就写下来吧。

14 Likes

6月10日 土曜日 小雨

今日除魔。

4 Likes

6月11日 日曜日 大雨

今日除魔。

【魈,不可少于五十字。】

6 Likes

6月12日 月曜日 多云

今日连着下了几天雨,今日雨停了。魔物不会因为下雨而休息,我也不会因为下雨而停止除魔。除魔的时候走遍了荻花洲各处。

【不许再写除魔。】

【不许卡字数。】

【也不许凑字数。】

4 Likes

6月13日 火曜日 晴
旅行者今日一早便来望舒客栈寻我,说是钟离先生托人给我带了件东西。东西是用一个木盒装着的,里面有一张字条和一枚摩拉。先生说今日难得放晴,他却还有不少往生堂的公务要做,拜托我带着那枚摩拉替他在璃月各处走走。至于荻花洲的魔物 除魔 各项事务则已经全部托付给旅行者了,让我不必担心。旅行者在各国的事迹我也有所耳闻,倒是并不担心这个,只是难得看到先生拜托我什么事,担心不能一天之内走遍璃月各地。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别的事,只是今日晶蝶格外的不怕人,频繁落在我身上,或是绕着我飞,我便只好带着它们一起走。

因为这些小东西,今日没能完成先生的吩咐。

————————————————————————————————

养鸟碎碎念:

【魈虽然并不长于记录,但在这一项上也并非苦手。前两日的日记同第一天相比,看似是敷衍记事,实际上不过是他没有其他能写的了。作为夜叉一族,除魔一事贯穿于魈的过去、现在甚至未来,他很难注意到除魔路上的其他东西。想让他入世,让他多一些牵绊,多考虑一些自我,就要先打破这种一成不变,让他更多接触一些新的事物。】

【期待有一天能在他的笔下看到日升月落,锦绣河山。】

17 Likes

6月14日 水曜日 中雨

昨日没能走遍璃月各地,但所幸钟离先生并没有写明完成的时限,所以今日本想着拜托旅行者再替我一天。不料早上天气突然变化,昨天总是围着我转的那些小家伙们今日也全都销声匿迹。我只能赶着除完魔之后去找先生告罪。由于心里想着事,今日忘了隐藏身形,不过幸好胡堂主不在,往生堂一如既往的冷清。我如实跟先生说了这两天的情况,没想到先生并没有斥责,只是嘱咐我不要忘了这件事,等天放晴了继续替他看看璃月的景色。我刚应下来,就听到胡堂主从门外远远传来的声音,听着马上就要进来了。

火速跟先生告退。

【胡桃这孩子,我亦应付不来。】

10 Likes

6月15日 木曜日 阴转小雨

今日天气依旧不好,并且看样子未来一段时间都会是这种阴沉的样子,想要完成钟离先生所托付的事情估计遥遥无期了。荻花洲还是同往常一样没什么特别的,不过下午回客栈的时候飘了点小雨,我便顺路绕到了七天神像旁边,借着雨水略微擦洗了一下。之前旅行者曾问过我钟离先生和帝君有什么不同,我当时并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他们本就是同一个人,何来不同一说呢?不过今日看着神像上帝君曾经神装的样子,再对比先生如今遛鸟赏花听戏喝茶的惬意,总归还是有一些不同的。

回到客栈之后,意外发现老板留了一份杏仁豆腐,盘子下面还压这张纸条,说是今日往生堂堂主来访,问了我不在客栈之后也没说其他的就走了,只是说明日还会继续来。

明日不回客栈了。

【魈,神像并无必要擦洗,避雨更要紧些。堂主今日竟找过你?明日我替你问问有何要事。】

9 Likes

6月16日 金曜日 阴

天气还未放晴,今日虽没有下雨,风却格外的大。路过某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时听到了微弱的鸟叫,循着声音过去,找到了草丛里的一个鸟窝。窝里有两只出生不久的小鸟在细细弱弱地哀叫着,旁边还有几颗蛋,想来是窝被风从树上掀落下来。我仔细检查了一下,有的蛋已经完全碎裂了,剩下的也都有裂纹,所幸两只小家伙没有受什么伤。我上手摸了一下它们的翅膀,还都是潮的,许是昨日下雨而今日依旧阴沉,所以并没有机会把翅膀烤干。不知道大鸟还在不在,会不会回来找这一窝小家伙,我干脆把两只小鸟揣进怀里靠在树上等着。怀里暖和,两个小家伙很快就睡着了,安安静静地窝成一团。

今日看来是真的没法回客栈了。

12 Likes

6月17日 土曜日 阴

在树上从昨晚等到今早,仍旧没有大鸟飞回来,我只好带着两个鸟团子一同去除魔。除魔的过程中总要小心两个小家伙不要掉出来,等它们醒了还要操心去找寻一些吃的喝的。我以前从未照顾过这么脆弱的生命,一时之间只有手忙脚乱。好在下午的时候钟离先生寻了过来,接手了两只团子。我颇为意外先生会直接找过来,而不是在客栈等我,他说这次是奉了堂主之命来的,自然要第一时间找到我。我没能想到是什么事这么紧要,先生也没卖关子,直接告诉我端午节堂主设宴,要我按时前往。

想起了上次胡堂主设宴的经历。

宴无好宴。

【魈,不必如临大敌,只是朋友间小聚罢了,不要忘了按时前来就好。两只团子我已安排妥贴了,你可随时来看它们。】

13 Likes

6月18日 日曜日 阴

今日一直在想胡堂主端午节设宴的事情。听钟离先生说是朋友间小聚,那先生的另一个身份还是得想办法尽力遮掩一番,言行举止间都不能有什么漏洞,免得扰了先生如今度假的清净,重新卷入到各种事务中去。

这可比除魔难多了。

希望隔壁不务正业的那位不要再不请自来,否则不仅需要双份遮掩,还需要防着他故意暴露。

好难。

9 Likes

6月19日 月曜日 多云转晴

连续阴沉了几天,今日天气总算有好转的迹象了。趁着这难得的好天气,我翻出来先生交给我的那枚摩拉,继续去完成先生的托付。宴会的事情多想无益,毕竟不知道来客的名单,又不知道宴会的主题,估计也只能到时候随机应变了。下午顺路拐去璃月港去看被先生安置妥帖的小家伙们。我去的时候两个鸟团子在精巧的鸟架上睡成一团,没有一点要醒来的迹象,不过看起来倒是圆润了不少。先生养鸟的手法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总能把不管什么样的鸟都养成毛绒绒的团子鸟球,看上去总是可爱大于其他。

下次再来看看它们有多圆了。

【养它们总是没有养你省心的。】

15 Likes

6月20日 火曜日 晴

今日天气很好,很适合继续完成先生的嘱托。不过上午还没离开客栈先生就寻了过来,说是这两天被胡堂主安排了不少事,抽不开身,托我帮他去翘英庄取个东西。具体是什么先生没有细说,只说我去便知道了,若是实在没有头绪就去找翘英庄的庄主。我自然是不愿意麻烦他人的,更何况先生特意托我去拿的东西想必十分重要,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了一分风险。先生说我最好明日启程,23日回来,过早或是过晚都不太合适。我谨记先生的吩咐,将这几天的除魔等事务都交给了旅行者。最近一段时间总是麻烦旅行者代替我的工作,我实在有些惭愧,旅行者却说这种事情不如多来几次,我要是能天天“旷工”就更好了。一时之间不知道旅行者是在安慰我还是认真这么想,不过总归这些事务是契约所定,终究是系于我身的。

契约既定,还是遵守为好。

【旅行者不过是眼馋那些于我们而言无用的石头罢了,你若把这方面的报酬再提高些,想来旅行者除遍整个璃月的魔物也未尝不可能。明日启程,此去务必小心。】

9 Likes

6月24日 土曜日 阴

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荻花洲这么长时间了,这次去帮先生取东西,也算是一个难得的短暂假期。到翘英庄的第一天,我对先生嘱托的东西毫无头绪,不知道要取的是什么,不知道东西在哪,也不知道如何去取,所以我只能先隐藏气息进了翘英庄里再作打算。翘英庄不愧是璃月最大的茶庄,种植有各种品类的茶树,连空气中也散逸着一种特殊的清香。我曾想过先生让我带的可能是新采摘的茶叶,但是夏茶不耐冲泡,香度也不稳定,并非是先生喜欢的类型。苦想一日,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也没想明白究竟要取什么东西。后来我转念一想,不论先生要的是什么,总归是和先生有关的事物,那我只需要分辨含有先生气息的东西,再带回去气息最浓厚的一个即可。这样就算这东西不是先生想要的也肯定属于先生,不会错把别人的东西带走。

有了这个想法后,我立时行动起来,最后循着岩石的味道走到了某座茶山山顶上一棵普通的茶树下。我往土里深挖几下,伸手一探,却感觉指腹一疼,只好用仙力包裹住手掌又拿了一次,带上来一片金黄的鳞片。那鳞片触手冰凉,边缘锋利,极具韧性,其上包裹着先生的气息,还混杂着我的血所留下的味道。我没想到能在翘英庄找到先生的龙鳞,本想马上回去,却又考虑到临走前先生的嘱托,只能按捺住焦急的心情等着第三天的到来。

昨日我连夜赶回来,天一亮便去往生堂找先生。先生拿着我带回来的那枚混杂着一点青色的鳞片,脸上难得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神情。他摩挲了一下鳞片的表面,反手把鳞片扣在了我的左胸口,那片龙鳞便仿佛融化一般消失无踪了。我被先生突然的动作一惊,他也没多解释,只说既然这片麟被我找到又混杂了我的血,那便是和我有缘,姑且作为他送我的端午礼物。我懊恼于并没有带回先生嘱托我要取的东西,先生却说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不必苦恼。我还没来得及回应,就又听到胡堂主的声音远远传来,一时之间有些犹豫。先生看着我笑了一声,没再多说,只说无需纠结这件事,随即便让我回去了。

好险。

【其实没有什么要紧的东西要取,只是看你前段时间一直头疼于堂主设宴,便想了个法子支你出去错过宴会罢了,不成想你竟找到了我多年前脱落的鳞片。既是它与你有缘,你安心收着就好。对了,今日旅行者问还能替你几天,我答复时被路过的堂主听到了。堂主说端午设宴没能请到降魔大圣,她深感遗憾。如今既然仙人已经回来,择日不如撞日,她决定明日补上一场宴会来当作仙人的“接风宴”,并亲自去请仙人来显示自己的诚意。我没能打消堂主的念头。】

12 Likes

6月25日 日曜日 多云

昨日先生将鳞片扣在我的胸口后,它很快就消失无踪了,导致我一直没有带着这样一件珍贵礼物的实感。今日我在荻花洲照常除魔时,由于总想着晚上“接风宴”的事,一时没有以往那么专注,结果意外被魔物偷袭成功了。在魔物锋利的爪子抓向我胸口的那一刻,我自知避无可避,脑海中甚至已经想好了之后如何给自己疗伤。不料只听见清脆的“叮”一声,我毫发无损,魔物的爪子却应声而断。我这才明白先生是用他的龙鳞给我做了护心镜,将我的弱点严严实实地保护了起来。先生说这是他给我的端午礼物,那我势必是要给先生回礼的。不过先生平日里所用的东西往往都是最精致的,实际并不缺少什么,我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到用我掉落的尾羽给先生做一枚耳坠。紧赶慢赶地,这枚粗糙的耳坠总算在宴会前制作完成了。我小心地把它放在木盒子里,打算晚上找个合适的时间拿给先生。

晚上的宴会……和海灯节那次相比没多出什么特别的,不过隔壁不务正业的那位这回是受了胡堂主的邀请而来,不同于上次的不请自来。宴会散了之后,我将那个小盒子交给先生,先生没有打开看,径直将盒子收了起来。我有些忐忑,不知道先生会不会喜欢我送的礼物,毕竟这比先生送给我的东西简陋多了。

希望它能够合乎先生的心意。

【魈,耳坠很好看,我很喜欢。】

13 Likes

6月27日 火曜日 晴

昨日和以往一样寻常,没有什么好记录的。今日一早,先生便带了下个月份额的连理镇心散来寻我,并询问我这个月的药量以及业障的发作间隔和时间。业障本就是夜叉一族不可逃脱的宿命,更何况我曾做下诸多恶行,罪无可赦,本应自行承受这些。但是帝君向来对他的子民心善,费心为我们一族研制了缓解业障的药,又针对大家各自不同的表征做了相应的改良。就我而言,这药不过是对帝君心力的一种浪费,不应当为了罪人而如此煞费苦心。但帝君是如此,先生也是如此。为了报答这份恩情,也为了赎罪,我只得终我一生与魔物相斗争,誓死守护璃月的土地和人民。

这不过是罪人的本分罢了。

【魈,不可自轻。我今日的耳坠可与衣服相配?】

12 Likes

太可爱了,魈每天的日记,真让我心暖暖的。那两小团子。。。 魈初时什么也不会鞋写的样子。。。 还有那龙鳞。。。 那耳坠。。。。谢谢!!!

1 Like

可爱死了!

3月13日 水曜日 小雨
前些时日翻遍了各个地方,始终没能找到这个记录的本子。直到今日偶然间躺在床上休息,竟在床与墙壁的夹缝里翻到了它,看起来像是谁顺手一塞。时间过去了大半年,但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很值得记录的事情,不过是日复一日履行自己的契约而已。
不过先生,嗯……先生跟以前不太一样了,留云真君说这是一种“入世”。我不太明白什么是“入世”,只是感觉先生变得更加容易接近了,甚至偶尔还会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今年的海灯节,我怎么也没想过先生会来寻我,看到幽幽风筝的时候只以为来的是胡堂主。旅行者说这是先生在用风筝“钓”我,而我竟也乖乖上钩了。可是,先生想要见我为什么要用这种曲折的方法呢?他来了,我总是要去见的。
去年先生曾说起买芝麻油的事情,今年又出来购置海灯节需要的物品,想来之后的海灯节先生也是要出来买东西的。不过,我还是没能明白为什么每次买芝麻油先生都要来客栈一趟,兴许是胡堂主喜欢的芝麻油得通过言笑才能买到?我无从得知。至于先生的邀约,我自认业障还未清除,并不适宜过多地接触旁人。但先生既有此言,以后倒是能够常去往生堂帮先生的忙,或许明年海灯节的芝麻油可以让我给先生带过去。
先生还给我留下了两只风筝,说是跟朋友一起。就我自己而言,放风筝谈不上喜不喜欢,因此这全看对方的喜好。但是,哪有人会喜欢放风筝?先生好像笃定我能找到这样的人,可是我熟悉的人平日里都各有各的事情,也没有什么人表现出来对风筝的喜好。莫不是先生想让我去找胡堂主?……还是把风筝当作收藏品收好吧。
【魈,只要是放松便好,并非一定是放风筝。至于那两只风筝,它们不过只是简单的样式,当作收藏品可能还不够格。若你实在找不到人,亦可来往生堂寻我。】

12 Likes

可爱!可爱⚈₃⚈

4月17日 水曜日 小雨
今日是我的生辰。
生辰于凡人而言似乎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日子,每到这一天,人们总会想出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进行庆祝。而于我而言,这天和过去、未来的任意一天其实都没什么不同,那些额外的意义只是人类的情感附加而已。
但是现在我好像也能体会到这种附加上去的温度了。
旅行者前些时日就一直在客栈附近出没,看样子是在试图不要让我发现,想必今年的生辰也会多些额外的花样。总之……总之只要不是胡堂主主办的,为了朋友的这些心思而假作不知也未尝不可。
啊……原来这也算是一种和朋友相处的感觉吗?
不过昨日旅行者突然从客栈的正门走进来找我,说是今日我不必外出除魔了,荻花洲的所有魔物全权由旅行者负责。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负责除魔的会是旅行者自己,难道前些时日的筹谋竟然不是旅行者主办的吗?
我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今日天刚亮,我便开始等着会有什么“意外”出现,思考自己应该怎样才能表现得更像完全不知情的样子。房间内没有多出什么东西,房门口也没有,客栈的老板依旧像往常一样站在柜台后面,言笑依旧在灶台间忙碌……一切都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不,这更不对劲了。
我有些疑惑,不过既然大家都没表现出什么异样,我也不能就此露了陷。难得有些许闲暇,我带上了先生之前留在客栈的风筝,打算自己去试着放放。我本来只打算拿一个风筝出去,但是想到先生之前说的话,不自觉地就把两个风筝都带了出去。等到出了客栈,我才想起根本没有能一起放风筝的朋友,去麻烦先生好像也有些过于唐突了。我有些苦恼,漫无目的地慢慢走着,直到两只团雀叽叽喳喳地从不远处的树梢上掠过。
是啊,这些灵巧的小家伙向来是我路途中的陪伴。
就这样,我找到了能够一起放风筝的朋友。枫丹的机关所造出的风筝只有稳定,失去了以往放风筝的乐趣,这想必是我的这些小朋友们所不喜的。因此,我将没有附加机关的风筝交给它们来放,自己放飞了另一个。放风筝确实是一种很好的休息方式,风筝飞上天的时候,好像什么束缚都没有了,只感觉到一阵放松。
沉浸在一种氛围或是情绪中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傍晚的夕阳斜照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才恍然发现这一日已经到了尾声。我收好两只风筝,送别了陪了我大半天的朋友们,踏上了回客栈的路。一进入客栈,我就感觉到了一些不同的气氛——大家好像在努力拖慢我往里面走的脚步。
我本来应该从善如流地顺着大家的意思放慢脚步,但我也不知当时是因为什么,让我反而加快了步伐,一层一层地走了下去。我看着站在灶台前的那个熟悉的背影,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
怎么会是先生呢?
那确实是先生,他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过身来,手上端着一盘刚刚做好的杏仁豆腐,盘边还点缀着几片清心的花瓣。
“啊……你回来了,魈。”他显然是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脸上带了点惊讶的神色。
“是。”我大脑有些空白,只下意识地对先生做出了回答。
“我本来以为你还要过段时候才会回来,不过也巧,这盘杏仁豆腐还差最后一步,这一步就由你亲自来做吧。”说着,他牵过了我的袖子,带着我的手拿起了桌案上的桂花蜜。
我顺着他的动作舀了一勺,均匀地浇在了盘中,然后就呆呆愣愣地看着盘子,什么也不会做了。
“可是钟某做的有何不对之处?还望降魔大圣不要怪罪,下次钟某定会继续精进厨艺,力求给大圣一个真正的美梦。”
“不,不是不好!是……”
“那却是如何?总不能是上仙过于高兴,以至于骤然间失语了吧,钟某想来还没有这样大的面子……”
“嗯。”
【今日紧赶慢赶才将堂主布置下来的工作完成,不料还是没能在你回来之前做完,但是,由你自己完成最后一步,或许也是一种圆满。】
【你既喜欢,无需明年,明日我便再赠你美梦一场】
【晚安,好梦】

1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