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重生之我在璃国当太子

我重生了,重生成为一个国家的太子,却发现我前世的顶头上司变成了我的侍卫,每天伺候我更衣,一口一个太子殿下,还要给我下跪,我:帝君!使不得啊!

ps:正文不是第一人称。本质是个没脑子的沙雕文,ooc预警。

“滴——检测到宿主意识,数据连接中……”

“1%……10%……50%……99%……100%……”

“滴,数据连接已完成。世界加载中……”

“滴,世界加载已完成——《穿越之霸道太子爱上我》,数据接入中……”

“数据接入已完成。宿主你好,我是0417号系统,你可以叫我小见,我将是你最得力的助手,引导你在这个世界完成任务。”

“宿主,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什么东西,好吵……

魈蹙起了眉头,艰难睁开了眼睛,他看了看四周,空旷的数据流空间,不像是现实世界。想到这儿,魈抬起手掐了掐脸,不出所料,没有实感,更别说痛了。显然,这里是异空间,他不知为何被拉入此地。思及此,魈将视线放在了面前那个小东西上。

“这哪?”

“这是意识空间哦。”小见道,“不过只是暂时的,任务开始后,你就会变成此世界中的人物,我们的任务是,将被扰乱的世界线改回正轨,将不属于世界的外来人斥出世界之外……”

“等等,什么任务,什么世界?”

“就是书中的世界……哎呀讲起来太麻烦了,我们时间不多,任务开始再和你讲!”小见一个猛子扎过来:“走你!”

“什……”

话音一落,魈只觉自己被一把推了下去,强烈的失重感传来,随即意识好像被拽进了什么东西里,头晕目眩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缓解了一些。

“嘶……”魈只觉脑袋胀痛,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缓了许久,终于好了很多。

“宿主,你醒啦?”小见的声音从脑海中响起。

“我这是?”魈抬头打量四周,却见到了陌生的景象——这地方,绝对不是璃月。

“这里不是璃月。我得回去。”魈蹙眉,想唤起仙力感知世界,却发现这个地方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能量,连带着他什么法术也用不出,魈又不死心地感应一会儿,却还是一无所获。

“你是谁?这是哪里?我怎么才能回璃月?”魈语气森冷,若不是这个所谓的系统没有实体,他一定拿和璞鸢将之剁了!

“宿主别着急嘛。”小见笑嘻嘻道,“只要做完任务就能回去了呀( ̄▽ ̄)~”

魈:“……”

“哎呀,宿主别这么抗拒嘛,为了让你有沉浸式体验,我们系统人性化地将宿主的脸换成你本来世界的模样了哦,原书世界是不会察觉异常的,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很人性化~”

“……”

“当然啦,有人性化的方面,也会有要求严格的方面哦~我们是严格的系统,所以在原书世界里,宿主的所作所为不能ooc,也就是说不能做不符合原书人物性格的事情,在关键剧情点完成任务,任务顺利完成的话,可以完成宿主一个愿望哦~只要是统子能力范围内的都可以!”

“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要回璃月。”魈完全不理小见的话,“我忽然消失,我的职责无人替代,会有多少魔物伤人事件你知道吗?”

“宿主稍安勿躁。”小见道,“到时候宿主买时光回溯道具就好了呀!反正在这个世界,不完成最终任务是不可能打开回去的路的。”

“你威胁我?”魈冷冷道。

“哎呀,怎么会呢。”小见贱嗖嗖地道,“好啦,现在发布第一个任务:和你的侍卫见面,且不能被他发现你不是本人。对咯,ooc是有惩罚的哦!”

“哼。”魈冷哼一声,只觉这个所谓系统一听就很可疑,活像那种诱拐无知少年跳火坑的传销人员。笑话,谁家好营生能只因为这点小事就罚人的?哦,对了,还是用一个不知真假的大饼诱拐。

思及此,魈打算直接不去理会这劳什子系统,自己寻找出路,但小见显然意识到了他的想法,笑嘻嘻道:“哎呀,宿主别这么排斥嘛,当然啦你排斥也是没有用的~如果宿主不做任务,或者ooc的话,我就……电你侍卫!”

“?”魈满头问号。

“哼哼哼,怕了吧!怕了就快去做任务吧!”

魈听小见那得意洋洋的语气十分不解:“一个素未谋面的侍卫而已,他受罚与否与我何干?”

“哦?太子殿下如此说,可当真令人伤心。”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魈直接一个激灵僵在原地。等等,这个声音……!

钟离大人?!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当真厌我至此,连看一眼也不愿了吗?”

“噫!”熟悉的声音染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魈浑身一抖,触电般转过了身,满脸惊恐:“钟钟钟离大……”

“咳咳咳,不能ooc哦~”大人俩字还没说完,小见贱嗖嗖地在他脑海里提醒。

“!”

魈立马闭上了嘴。

——狗系统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别动钟离大人!

魈在内心咆哮道。

“哎呀哎呀,真是善变的男人~哎呀我懂,不就是心疼了嘛!但我就不,你能把我怎么样?嘿嘿。”小见乐颠颠地,“宿主~加油做任务呀~不然的话,惩罚……”

——闭嘴!我做!

可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狗系统拿捏了!

“太子殿下?您身体不适吗?”好死不死偏偏这个时候钟离凑了过来,那张熟悉的脸在他眼前放大,微凉的手背贴上了他的额头。

“!”魈杵在原地,被接二连三的敬称和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惊得瞳孔地震。

不不不不不不敬帝君!!

“太子殿下,夜晚寒凉,还是莫受了风寒。”钟离勾起一抹浅笑,“前些日子臣寻得一狸猫,夜里寒凉,便想着将之送来,暖手也好。”

“……猫?”魈愣愣地看钟离那副笑脸,脑袋还没转过弯来。

“我叫他阿幽。”钟离笑眯眯地拎着一只猫的后颈皮,一手堪称温柔地摸了摸猫的脑袋。

不知是不是错觉,魈总觉得钟离很想一把给这猫的脑瓜子拧下来。

“喵……”阿幽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满脸生无可恋。

“不过,本应是臣时刻伴随太子殿下左右。”钟离又道,脸上露出一丝失落:“但今日来看,比起臣,太子殿下或许更喜欢这些猫狗……”

“怎、怎么会!”魈本能反驳:“钟离大……”

“嗯?”小见凉飕飕地提醒。

“大……大不了你过来住下!”魈不经思考脱口而出。

话一说完,魈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天呐,他究竟在说什么鬼话啊!不敬帝君!

“哦?太子殿下所言当真?”钟离一改失落模样,满脸希冀地看着魈。

“我……”

“稳住啊,宿主!稳住!你是太子!”小见在魈脑袋里吱哇乱叫:“快答应他!都送上门了你不答应是你不行!快答应!不然我就……”

——闭嘴!

“咳咳。”魈被吵的脑袋疼,勉强定了定神,一想到自己露馅的严重后果,爆发出了鸟生的演技巅峰:“那个,我是说,当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魈总觉得钟离看他的眼神好像要把他给吃了。

“承蒙殿下厚爱,那臣就斗胆在此住下了。”钟离道。

“那个!”魈被这接二连三的敬称砸得差点精神失常:“钟离大……啊不,钟离,你不用称呼我为太子,叫我名字就好。”

“太子殿下,这样于礼不合。”钟离摇头表示不赞同:“就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该有的礼节也决不能没有。但臣知晓,殿下不会因为称呼一事就疏远于我,对吗?”

“你的话不无道理但是……”魈深呼吸一口气:“果然还是使不得!”

他竟然要让帝君以敬称称呼,这已经不是不敬帝君的范畴了,这简直折寿啊!

“太子殿下……”钟离收回目光,失落垂眸,直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行了一个标准的侍卫礼:“殿下贵为太子,而我只是一介侍卫罢了,与殿下身份悬殊,即便从小长大,也跨越不了这身份上的天堑……”

“没有,根本没有!”魈被这一礼惊得差点也跟着原地跪下,但想到那个糟糕的后果,硬挺着站直身体:“帝……”

“嗯?”小见在他脑袋里适时出声。

“……”魈帝到一半卡了壳,身体本能地动了,将钟离扶了起来:“帝……地上挺凉的,先,先起来吧。不,我是说,我得收拾收拾睡了……”

这折寿的地界真是一秒钟也待不下去了!

魈魂游天外地迈步,一个不注意踩到了正趴在地上的阿幽,猫儿惨叫一声:“喵——!”

太坏了!准备拿爪子去挠!

然而,爪子伸到一半,钟离直接从旁边伸出手来,拎着阿幽的后颈皮把它捉了起来,笑眯眯地摸它脑壳。

阿幽一个激灵,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魈总觉得在它脸上看出了一个很大的怂字。

钟离拎着阿幽的后颈皮,笑眯眯道:“太子殿下,您先沐浴更衣吧,我先为阿幽寻个合适的猫窝,待会儿回来见您。”

“啊。好的。”魈点点头,那一长串的敬称让他实在听不得,听钟离这样说,松了口气,直接捂住耳朵溜之大吉了。

……

这厢阿幽被钟离拎着后颈皮带走了。

猫儿一脸怂怂的样子,在钟离手中不敢丝毫造次。等到了没人的地方,钟离才将它放了下来:“我倒是没想到,除了你以外,居然还有一个系统。”

“本来我才是魈的系统!是小见抢我业绩喵!”阿幽愤愤道,猫爪焦躁地在地上跺了跺,小声嘀咕:“没想到被抢了业绩还被抓,我真是太倒霉了喵……”

“呵。”钟离凉飕飕地笑了一声:“怎么,你有意见?”

“不、老大,没,没有喵。”阿幽怂怂地缩了缩爪子,满脸的欲哭无泪。

“你那个所谓同事,于我而言也毫无威胁。”钟离道,“但它倒是有意思,还知道利用魈的弱点让他做任务……罢了,多说无益,现在,把你知道的和盘托出吧。”

“知道了喵……”阿幽有气无力地道。

实际上钟离被拽到这个世界里是一个意外。

事发之前,他本来在璃月港喝茶听书,但与魈的契约忽然传来异动。他通过地脉感应,却发觉魈的气息在一处遗迹中突兀地断掉了。

提瓦特的地脉记录着一切,通过地脉感应的事几乎不会出错,而一个人只要留在世界上必然会留下痕迹与气息,哪怕是一个死人。而气息突兀地消失这种事,简直太过匪夷所思。钟离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魈气息消失的地方,果真捕捉到了一丝不属于本世界的能量波动。

接触那丝能量之后,他就被拉入了一个所谓的“系统空间”里,听到了在他识海中一脸懵逼连接数据的阿幽。

脑海中的声音太过吵闹,钟离索性不理那所谓的数据连接,直接将那团能量从识海中拽了出来,语气不善:“就是你带走了魈?”

“世界加载中……世界加载已完成……数据连接已完成……”阿幽顶着钟离想要杀人的目光,尽职尽责……啊不,汗流浃背地对接数据——当然这不是因为他敬业,而是因为数据对接的过程一旦开始他就没有权限中断了!

钟离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唇边勾起了凉飕飕的笑意,等阿幽数据连接彻底完成之后,开口发问:“魈呢?”

那团能量在钟离手里就像是一团QQ弹弹的史莱姆,捏在手心里把玩着,阿幽被迫被rua成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形状,欲哭无泪道:“魈应该才是我的宿主!我被小见抢业绩了!”

“小见?谁?”

“是我同事……”阿幽道,“本来是我来接这个任务的,结果被小见捷足先登了!”

“我不关心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只想知道,魈在哪里?”

“应该也在系统空间吧。”阿幽在钟离堪称恐怖的表情下汗流浃背:“也有可能已经进入世界了。”

“哦,就是刚刚那个一听就很像人间话本的那个世界吗。”

“是啊。”阿幽道,“他大概率会变成主角之一,等做完任务就能回来了。这个世界对你们来讲应该没什么威胁,毕竟那是一个没有任何超自然力量的世界……”

“哦,是吗?”钟离将手中的系统能量捏扁搓圆,慢悠悠道,“那我也要过去。相信你会给我安排一个在魈身边的角色的,对吗?”

“噫!”阿幽团子猛地一抖,这个男人笑得好可怕!

“别害怕。”钟离笑眯眯地,“你倒是有意思……能变实体吗?变个猫我看看。”

“当、当然能!”阿幽点点头,下一秒,钟离手中出现了一只黑不溜秋的胖猫,胖猫搓了搓爪子,钟离还是头一次在一只猫的脸上看到谄媚俩字:“世界加载完成了,宿主……啊不,老大,你看要不要过去呢?”

“……你,变瘦一点,太胖了,重。”

再重能重到哪里去啊!你这个黑心!没有爱心!没有同情心的家伙!胖猫怎么你了!

阿幽内心咆哮,但表面上还是依言变成了瘦猫,一脸谄媚道:“老大,你看这样行不行?”

“行了,走吧。”

钟离点点头,一手拎起了阿幽的后颈皮,一步跨入了那道通往异世界的门。

实际上这本《穿越之霸道太子爱上我》并非是这个世界原本的世界线。在这个穿书女到来之前,这个世界是有自己的发展轨迹的。原书是一本轻松向恋爱文,讲的是太子与侍卫竹马竹马,经过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乌龙最终表白在一起的故事,本来的结局是太子不当太子了,把位置丢给了弟弟,自己和侍卫远走高飞了。

但自从穿书女过来之后,通过一系列手段逐渐挤走了原书的侍卫,自己上位,怂恿太子骨肉相残,把所有“觊觎”太子之位的兄弟都杀了,太子踏着兄弟的骨血登上皇位,而穿书女做了皇后。她把一个原本相亲相爱的皇室搞得乌烟瘴气,美名其曰“太子身后的女人”。而原书的侍卫,在穿书女到来之后没多久就被调出了东宫,与太子面都很少见了,最后更是因为想救太子回归正轨,斗不过穿书女,被害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可是一本书原本的主角是不能死去的,如果死去了,维持这个世界运作的能量就会瞬间减少一半,更何况大量配角接二连三的死去,这个世界只靠一个主角的能量支撑,已经摇摇欲坠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引来了系统对这个世界拨乱反正,找来宿主,回溯时光,目的就是将穿书女赶走或者杀死,将世界线拨回正轨。穿书女消失后,宿主和系统完成任务离开,原书的世界能量自然会将故事线调回正轨。

原本,这个世界只需要魈一个宿主,但在魈还没接入世界时,钟离也接触到了系统,就这样卡了一个bug,钟离也随之变成了“宿主”,只是,与其他宿主不同的是,系统完全不能奈何钟离,只要钟离想,就可以直接捏碎系统的中央能量。

这些事情在钟离刚刚接入世界的时候,就威逼阿幽说了个干净,待他去见魈的时候,刚好听到小见贱了吧唧的在和魈说“不做任务我就电你侍卫”。

有意思。

钟离心下发笑,忍不住出声逗鸟。至于他一个侍卫深夜忽然造访太子寝殿的理由……算了,随便编一个吧,反正无论用什么借口魈都会信的。于是他果断把阿幽拎了出来,顺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果不其然,魈根本没怀疑——不如说,魈已经没有那个精力怀疑了,小鸟已经被接二连三的敬称吓晕,钟离几乎都能幻视到魈眼睛变成蚊香的形状。

有意思。

钟离心情十分愉悦,一边听那边小见的吱哇乱叫,一边逗自家小鸟——虽然他只能听见系统的声音,但以他对魈的了解,魈在想什么他几乎都能猜到了。

阿幽用看穿一切的表情趴在地上,一脸鄙夷地看着俩人。

嘁,臭老头,还演上了。

阿幽那一瞬间,心中对魈升起了无限同情。

下一秒他就被踩了。

“喵——!”

你这个黑心!没有爱心!没有同情心的家伙!

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