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重生之我在璃国当太子

我重生了,重生成为一个国家的太子,却发现我前世的顶头上司变成了我的侍卫,每天伺候我更衣,一口一个太子殿下,还要给我下跪,我:帝君!使不得啊!

(ps:正文不是第一人称。本质是个沙雕文,ooc预警)

“滴——检测到宿主意识,数据连接中……”

“1%……10%……50%……99%……100%……”

“滴,数据连接已完成。世界加载中……”

“滴,世界加载已完成——《穿越之霸道太子爱上我》,数据接入中……”

“数据接入已完成。宿主你好,我是0417号系统,你可以叫我小见,我将是你最得力的助手,引导你在这个世界完成任务。”

“宿主,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什么东西,好吵……

魈蹙起了眉头,艰难睁开了眼睛,他看了看四周,空旷的数据流空间,不像是现实世界。想到这儿,魈抬起手掐了掐脸,不出所料,没有实感,更别说痛了。显然,这里是异空间,他不知为何被拉入此地。思及此,魈将视线放在了面前那个小东西上。

“这哪?”

“这是意识空间哦。”小见道,“不过只是暂时的,任务开始后,你就会变成此世界中的人物,我们的任务是,将被扰乱的世界线改回正轨,将不属于世界的外来人斥出世界之外……”

“等等,什么任务,什么世界?”

“就是书中的世界……哎呀讲起来太麻烦了,我们时间不多,任务开始再和你讲!”小见一个猛子扎过来:“走你!”

“什……”

话音一落,魈只觉自己被一把推了下去,强烈的失重感传来,随即意识好像被拽进了什么东西里,头晕目眩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缓解了一些。

“嘶……”魈只觉脑袋胀痛,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缓了许久,终于好了很多。

“宿主,你醒啦?”小见的声音从脑海中响起。

“我这是?”魈抬头打量四周,却见到了陌生的景象——这地方,绝对不是璃月。

“这里不是璃月。我得回去。”魈蹙眉,想唤起仙力感知世界,却发现这个地方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能量,连带着他什么法术也用不出,魈又不死心地感应一会儿,却还是一无所获。

“你是谁?这是哪里?我怎么才能回璃月?”魈语气森冷,若不是这个所谓的系统没有实体,他一定拿和璞鸢将之剁了!

“宿主别着急嘛。”小见笑嘻嘻道,“只要做完任务就能回去了呀( ̄▽ ̄)~”

魈:“……”

“哎呀,宿主别这么抗拒嘛,为了让你有沉浸式体验,我们系统人性化地将宿主的脸换成你本来世界的模样了哦,原书世界是不会察觉异常的,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很人性化~”

“……”

“当然啦,有人性化的方面,也会有要求严格的方面哦~我们是严格的系统,所以在原书世界里,宿主的所作所为不能ooc,也就是说不能做不符合原书人物性格的事情,在关键剧情点完成任务,任务顺利完成的话,可以完成宿主一个愿望哦~只要是统子能力范围内的都可以!”

“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要回璃月。”魈完全不理小见的话,“我忽然消失,我的职责无人替代,会有多少魔物伤人事件你知道吗?”

“宿主稍安勿躁。”小见道,“到时候宿主买时光回溯道具就好了呀!反正在这个世界,不完成最终任务是不可能打开回去的路的。”

“你威胁我?”魈冷冷道。

“哎呀,怎么会呢。”小见贱嗖嗖地道,“好啦,现在发布第一个任务:和你的侍卫见面,且不能被他发现你不是本人。对咯,ooc是有惩罚的哦!”

“哼。”魈冷哼一声,只觉这个所谓系统一听就很可疑,活像那种诱拐无知少年跳火坑的传销人员。笑话,谁家好营生能只因为这点小事就罚人的?哦,对了,还是用一个不知真假的大饼诱拐。

思及此,魈打算直接不去理会这劳什子系统,自己寻找出路,但小见显然意识到了他的想法,笑嘻嘻道:“哎呀,宿主别这么排斥嘛,当然啦你排斥也是没有用的~如果宿主不做任务,或者ooc的话,我就……电你侍卫!”

“?”魈满头问号。

“哼哼哼,怕了吧!怕了就快去做任务吧!”

魈听小见那得意洋洋的语气十分不解:“一个素未谋面的侍卫而已,他受罚与否与我何干?”

“哦?太子殿下如此说,可当真令人伤心。”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魈直接一个激灵僵在原地。等等,这个声音……!

钟离大人?!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当真厌我至此,连看一眼也不愿了吗?”

“噫!”熟悉的声音染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魈浑身一抖,触电般转过了身,满脸惊恐:“钟钟钟离大……”

“咳咳咳,不能ooc哦~”大人俩字还没说完,小见贱嗖嗖地在他脑海里提醒。

“!”

魈立马闭上了嘴。

——狗系统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别动钟离大人!

魈在内心咆哮道。

“哎呀哎呀,真是善变的男人~哎呀我懂,不就是心疼了嘛!但我就不,你能把我怎么样?嘿嘿。”小见乐颠颠地,“宿主~加油做任务呀~不然的话,惩罚……”

——闭嘴!我做!

可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狗系统拿捏了!

“太子殿下?您身体不适吗?”好死不死偏偏这个时候钟离凑了过来,那张熟悉的脸在他眼前放大,微凉的手背贴上了他的额头。

“!”魈杵在原地,被接二连三的敬称和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惊得瞳孔地震。

不不不不不不敬帝君!!

“太子殿下,夜晚寒凉,还是莫受了风寒。”钟离勾起一抹浅笑,“前些日子臣寻得一狸猫,夜里寒凉,便想着将之送来,暖手也好。”

“……猫?”魈愣愣地看钟离那副笑脸,脑袋还没转过弯来。

“我叫他阿幽。”钟离笑眯眯地拎着一只猫的后颈皮,一手堪称温柔地摸了摸猫的脑袋。

不知是不是错觉,魈总觉得钟离很想一把给这猫的脑瓜子拧下来。

“喵……”阿幽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满脸生无可恋。

“不过,本应是臣时刻伴随太子殿下左右。”钟离又道,脸上露出一丝失落:“但今日来看,比起臣,太子殿下或许更喜欢这些猫狗……”

“怎、怎么会!”魈本能反驳:“钟离大……”

“嗯?”小见凉飕飕地提醒。

“大……大不了你过来住下!”魈不经思考脱口而出。

话一说完,魈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天呐,他究竟在说什么鬼话啊!不敬帝君!

“哦?太子殿下所言当真?”钟离一改失落模样,满脸希冀地看着魈。

“我……”

“稳住啊,宿主!稳住!你是太子!”小见在魈脑袋里吱哇乱叫:“快答应他!都送上门了你不答应是你不行!快答应!不然我就……”

——闭嘴!

“咳咳。”魈被吵的脑袋疼,勉强定了定神,一想到自己露馅的严重后果,爆发出了鸟生的演技巅峰:“那个,我是说,当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魈总觉得钟离看他的眼神好像要把他给吃了。

“承蒙殿下厚爱,那臣就斗胆在此住下了。”钟离道。

“那个!”魈被这接二连三的敬称砸得差点精神失常:“钟离大……啊不,钟离,你不用称呼我为太子,叫我名字就好。”

“太子殿下,这样于礼不合。”钟离摇头表示不赞同:“就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该有的礼节也决不能没有。但臣知晓,殿下不会因为称呼一事就疏远于我,对吗?”

“你的话不无道理但是……”魈深呼吸一口气:“果然还是使不得!”

他竟然要让帝君以敬称称呼,这已经不是不敬帝君的范畴了,这简直折寿啊!

“太子殿下……”钟离收回目光,失落垂眸,直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行了一个标准的侍卫礼:“殿下贵为太子,而我只是一介侍卫罢了,与殿下身份悬殊,即便从小长大,也跨越不了这身份上的天堑……”

“没有,根本没有!”魈被这一礼惊得差点也跟着原地跪下,但想到那个糟糕的后果,硬挺着站直身体:“帝……”

“嗯?”小见在他脑袋里适时出声。

“……”魈帝到一半卡了壳,身体本能地动了,将钟离扶了起来:“帝……地上挺凉的,先,先起来吧。不,我是说,我得收拾收拾睡了……”

这折寿的地界真是一秒钟也待不下去了!

魈魂游天外地迈步,一个不注意踩到了正趴在地上的阿幽,猫儿惨叫一声:“喵——!”

太坏了!准备拿爪子去挠!

然而,爪子伸到一半,钟离直接从旁边伸出手来,拎着阿幽的后颈皮把它捉了起来,笑眯眯地摸它脑壳。

阿幽一个激灵,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魈总觉得在它脸上看出了一个很大的怂字。

钟离拎着阿幽的后颈皮,笑眯眯道:“太子殿下,您先沐浴更衣吧,我先为阿幽寻个合适的猫窝,待会儿回来见您。”

“啊。好的。”魈点点头,那一长串的敬称让他实在听不得,听钟离这样说,松了口气,直接捂住耳朵溜之大吉了。

……

这厢阿幽被钟离拎着后颈皮带走了。

猫儿一脸怂怂的样子,在钟离手中不敢丝毫造次。等到了没人的地方,钟离才将它放了下来:“我倒是没想到,除了你以外,居然还有一个系统。”

“本来我才是魈的系统!是小见抢我业绩喵!”阿幽愤愤道,猫爪焦躁地在地上跺了跺,小声嘀咕:“没想到被抢了业绩还被抓,我真是太倒霉了喵……”

“呵。”钟离凉飕飕地笑了一声:“怎么,你有意见?”

“不、老大,没,没有喵。”阿幽怂怂地缩了缩爪子,满脸的欲哭无泪。

“你那个所谓同事,于我而言也毫无威胁。”钟离道,“但它倒是有意思,还知道利用魈的弱点让他做任务……罢了,多说无益,现在,把你知道的和盘托出吧。”

“知道了喵……”阿幽有气无力地道。

实际上钟离被拽到这个世界里是一个意外。

事发之前,他本来在璃月港喝茶听书,但与魈的契约忽然传来异动。他通过地脉感应,却发觉魈的气息在一处遗迹中突兀地断掉了。

提瓦特的地脉记录着一切,通过地脉感应的事几乎不会出错,而一个人只要留在世界上必然会留下痕迹与气息,哪怕是一个死人。而气息突兀地消失这种事,简直太过匪夷所思。钟离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魈气息消失的地方,果真捕捉到了一丝不属于本世界的能量波动。

接触那丝能量之后,他就被拉入了一个所谓的“系统空间”里,听到了在他识海中一脸懵逼连接数据的阿幽。

脑海中的声音太过吵闹,钟离索性不理那所谓的数据连接,直接将那团能量从识海中拽了出来,语气不善:“就是你带走了魈?”

“世界加载中……世界加载已完成……数据连接已完成……”阿幽顶着钟离想要杀人的目光,尽职尽责……啊不,汗流浃背地对接数据——当然这不是因为他敬业,而是因为数据对接的过程一旦开始他就没有权限中断了!

钟离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唇边勾起了凉飕飕的笑意,等阿幽数据连接彻底完成之后,开口发问:“魈呢?”

那团能量在钟离手里就像是一团QQ弹弹的史莱姆,捏在手心里把玩着,阿幽被迫被rua成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形状,欲哭无泪道:“魈应该才是我的宿主!我被小见抢业绩了!”

“小见?谁?”

“是我同事……”阿幽道,“本来是我来接这个任务的,结果被小见捷足先登了!”

“我不关心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只想知道,魈在哪里?”

“应该也在系统空间吧。”阿幽在钟离堪称恐怖的表情下汗流浃背:“也有可能已经进入世界了。”

“哦,就是刚刚那个一听就很像人间话本的那个世界吗。”

“是啊。”阿幽道,“他大概率会变成主角之一,等做完任务就能回来了。这个世界对你们来讲应该没什么威胁,毕竟那是一个没有任何超自然力量的世界……”

“哦,是吗?”钟离将手中的系统能量捏扁搓圆,慢悠悠道,“那我也要过去。相信你会给我安排一个在魈身边的角色的,对吗?”

“噫!”阿幽团子猛地一抖,这个男人笑得好可怕!

“别害怕。”钟离笑眯眯地,“你倒是有意思……能变实体吗?变个猫我看看。”

“当、当然能!”阿幽点点头,下一秒,钟离手中出现了一只黑不溜秋的胖猫,胖猫搓了搓爪子,钟离还是头一次在一只猫的脸上看到谄媚俩字:“世界加载完成了,宿主……啊不,老大,你看要不要过去呢?”

“……你,变瘦一点,太胖了,重。”

再重能重到哪里去啊!你这个黑心!没有爱心!没有同情心的家伙!胖猫怎么你了!

阿幽内心咆哮,但表面上还是依言变成了瘦猫,一脸谄媚道:“老大,你看这样行不行?”

“行了,走吧。”

钟离点点头,一手拎起了阿幽的后颈皮,一步跨入了那道通往异世界的门。

实际上这本《穿越之霸道太子爱上我》并非是这个世界原本的世界线。在这个穿书女到来之前,这个世界是有自己的发展轨迹的。原书是一本轻松向恋爱文,讲的是太子与侍卫竹马竹马,经过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乌龙最终表白在一起的故事,本来的结局是太子不当太子了,把位置丢给了弟弟,自己和侍卫远走高飞了。

但自从穿书女过来之后,通过一系列手段逐渐挤走了原书的侍卫,自己上位,怂恿太子骨肉相残,把所有“觊觎”太子之位的兄弟都杀了,太子踏着兄弟的骨血登上皇位,而穿书女做了皇后。她把一个原本相亲相爱的皇室搞得乌烟瘴气,美名其曰“太子身后的女人”。而原书的侍卫,在穿书女到来之后没多久就被调出了东宫,与太子面都很少见了,最后更是因为想救太子回归正轨,斗不过穿书女,被害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可是一本书原本的主角是不能死去的,如果死去了,维持这个世界运作的能量就会瞬间减少一半,更何况大量配角接二连三的死去,这个世界只靠一个主角的能量支撑,已经摇摇欲坠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引来了系统对这个世界拨乱反正,找来宿主,回溯时光,目的就是将穿书女赶走或者杀死,将世界线拨回正轨。穿书女消失后,宿主和系统完成任务离开,原书的世界能量自然会将故事线调回正轨。

原本,这个世界只需要魈一个宿主,但在魈还没接入世界时,钟离也接触到了系统,就这样卡了一个bug,钟离也随之变成了“宿主”,只是,与其他宿主不同的是,系统完全不能奈何钟离,只要钟离想,就可以直接捏碎系统的中央能量。

这些事情在钟离刚刚接入世界的时候,就威逼阿幽说了个干净,待他去见魈的时候,刚好听到小见贱了吧唧的在和魈说“不做任务我就电你侍卫”。

有意思。

钟离心下发笑,忍不住出声逗鸟。至于他一个侍卫深夜忽然造访太子寝殿的理由……算了,随便编一个吧,反正无论用什么借口魈都会信的。于是他果断把阿幽拎了出来,顺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果不其然,魈根本没怀疑——不如说,魈已经没有那个精力怀疑了,小鸟已经被接二连三的敬称吓晕,钟离几乎都能幻视到魈眼睛变成蚊香的形状。

有意思。

钟离心情十分愉悦,一边听那边小见的吱哇乱叫,一边逗自家小鸟——虽然他只能听见系统的声音,但以他对魈的了解,魈在想什么他几乎都能猜到了。

阿幽用看穿一切的表情趴在地上,一脸鄙夷地看着俩人。

嘁,臭老头,还演上了。

阿幽那一瞬间,心中对魈升起了无限同情。

下一秒他就被踩了。

“喵——!”

你这个黑心!没有爱心!没有同情心的家伙!

9 Likes

那一晚上魈彻夜难眠。
虽然他身为仙人无需如同凡人那般经常休息,但平常他除魔太累,能休息时几乎沾枕就眠,哪有这般彻夜难眠的时候。
“唉……”
魈发出了他今晚不知第多少次的叹息声。
“宿主,你到底咋了,你不睡,统也要睡啊!”小见在魈的脑海里哀嚎地像一只怨鬼。
“你不是系统吗,也需要睡觉?”魈道。
“不要看不起统!”小见怨念道,“我们也是需要休眠的!”
“哦。”魈点了点头,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眉宇忧愁,像是在沉思。良久,他深呼吸一口气。
小见见此,语气凝重:“宿主,有什么事你就……”
“唉……”魈又叹一口。
小见:“……”
合着你憋了这么久的大招就这?!
“宿主!别折磨统了!!”小见崩溃道。
“……”魈双眸涣散:“就刚刚那短短一刻的时间里,我觉得我至少折寿十年。”
“啊?什么鬼啊。”小见不解,“宿主,你在说啥?”
“我怀疑钟离大人也跟着我过来了……虽然他没和我说但我就是觉得他是钟离大人,那种熟悉的感觉不会错……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魈生无可恋道,“可我居然让我家大人叫我殿下,我怎么敢……”
“什么钟离大人?钟离不是你的侍卫吗,他不就该叫你太子殿下吗?”小见懵了,它因为休眠不足而运转缓慢的cpu吭哧瘪肚地运行着,终于,它灵光一闪:“马萨卡!”
“嗯?”
“你在原世界也有一个叫钟离的侍卫!”
魈:“?”
这个统不太聪明的亚子。
“统啊。”魈语重心长道,“我觉得,你有必要去维修一下了。”
“什么呀。”小见道,“我猜的不对吗?”
“没事了,你睡吧。”魈语带同情道:“多注意休息。”
“哦。”小见不明所以:“真的没事吗?”
“真的。”
“那好吧。”小见道,“那我睡了?”
“睡吧。”
“我真睡了?”
“睡。”
“我真的真的睡了?”
“……”魈沉默了。
“宿主?”
“唉。”魈切实为它的智商担忧:“你要不,明天就去维修一下吧?”
“哎呀宿主,我没有什么智商问题!”小见叽叽喳喳地吵着:“你这完全不像没事的样子!”
“没有,我很好。”魈冷静道,他又想到了刚刚噼里啪啦兜头浇下的敬称们:“不过就是折寿十年罢了……哈哈……”
小见:“……”
完了,宿主疯了。
快点快点想个办法转移话题啊啊啊!哎,想到了!
“宿主,要不,我把明天的任务发你一下?”
“嗯。”魈点点头,他现在已经是全都无所谓了的贤者状态:“你说吧。”
“宿主,你支愣起来啊!”小见发出尖锐的爆鸣声:“你刚开始那桀骜不驯的样子呢!”
“嗯……已经,无所谓了。”
“好好好,很好!看来,必须给你来个大的了!”
小见在魈的脑海里光速搜索任务,终于,它发出了桀桀怪笑:“第二个任务:在明天家宴中,你的弟弟会向皇帝请求让你的侍卫去他的麾下当差,你要宣示自己的主权!并在那之后公主抱走你的侍卫!”
魈:“……?”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魈在脑海里发出了尖锐的爆鸣声。
“诶嘿~”小见笑嘻嘻地,发出了奇怪的笑声:“嘿嘿嘿……宿主~加油做任务哦~”
维修!你赶紧去维修啊!
……
总之无论魈再怎么逃避,第二天也会如期到来。
魈失眠了半夜,一大早,被钟离叫醒了。
“唔……”魈迷茫地睁开眼。
“早上好,太子殿下。”钟离笑盈盈地,正站在他床边:“殿下,该起床了。”
“!”魈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钟钟钟钟离大……”
“咳咳!”
小见一声重重的咳嗽,魈条件反射地闭上了嘴。
钟离满脸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太子殿下,您做噩梦了吗?”
“我、咳……没有。”魈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怎么也没法保持淡定:“那个……我还没换衣服……”
“嗯,也对。殿下该更衣了。”钟离点了点头,从屏风上将衣服拿了下来,笑意盈盈:“请殿下更衣。”
“使不得!帝……”
“咳咳——!”
魈条件反射地起身,差点就要原地跪下,被小见一声提醒,魈维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僵住了。
“太子殿下?您身体不适吗?”钟离疑惑道。
“帝……地上凉,我想先穿鞋……”魈没过脑子脱口而出,话一出口他就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啊不是,我是说,我自己来!”
“好的殿下。”钟离意味不明地笑笑,规规矩矩地退至一旁,眼神倒是肆无忌惮地盯着魈看,把魈看得浑身不自在,最后落荒而逃地躲到屏风后面去了。
魈穿好鞋子,但是衣服太过复杂,他捣鼓半天也没捣鼓明白,小心翼翼地开口。
“钟离?”
“我在。”钟离道,“怎么了殿下?”
“那个……能来帮我系一下衣带吗?”魈耳根通红。
“当然。”钟离轻笑一声,走进屏风,在魈面前站定,双手绕到魈身后,捉了那衣带。但如此一来,就凑得太近了,几乎像是被整个人抱在怀里一样,只要一转头,就能触碰到那人的侧脸,清淡好闻的气味钻进鼻子,魈腾地红了脸,僵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钟离自然注意到了魈通红的耳朵和脸,轻笑一声,将衣带系好,再将衣服整理平整:“好了,殿下。”
“……”
没有回应。钟离短促地笑了一声:“殿下?”
“啊。”魈还是呆愣愣地,魂游天外的模样:“那、那个……没事,我没事……”
“亲他啊!你为什么不亲!”小见恨铁不成钢地在魈脑海里尖锐爆鸣:“呜呜呜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你会没老婆的!”
魈:“?”
钟离微不可查地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殿下,午时家宴,切莫忘了。”
“好、好的。”魈颔首道,看上去还没缓过神。
“今天上午无甚要事。”钟离道,“殿下可想与我一起给阿幽采买些物件?”
“可以的。”魈点点头,他悄悄掐了一把手心,勉强定神,看向一旁的猫咪。
为了缓解尴尬,魈把阿幽抱了起来。柔软的毛发在掌心滑过,猫儿懒懒地趴着,没什么精神的样子。魈摸了几下,就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
柔软的小动物显然能让人放松心情,魈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了下来,挠了挠猫咪的下颔。
“喵——”
呜呜呜,这是什么待遇!
钟离凉飕飕的视线扎向阿幽。
“喵?”阿幽显然意识到了,它看了一眼钟离,吓得瞬间炸毛:“喵!”
“怎么了?”魈不明白阿幽怎么忽然炸毛了,赶紧rua了两把安抚猫猫:“弄疼了?”
钟离眯起眼睛,威胁一般盯着阿幽。
他的本体还没被魈这样温柔地摸过呢,这憨憨系统凭什么!
阿幽也盯着钟离,耀武扬威地龇牙,并炫耀一般蹭了蹭魈的手心。
哼哼,臭老头,羡慕吧!嫉妒吧!狠狠地醋吧!我阿幽今天就让你尝尝喵喵神教的厉害!
“殿下。”钟离皮笑肉不笑道。
“嗯?”魈抬起头看钟离。
“没事,”钟离额头青筋暴起,盯着阿幽假笑:“我只是突然想到,猫肉火锅好像也挺不错的。”
……
猫肉火锅自然是不能猫肉火锅的,最后阿幽趴回了自己的猫窝,目睹钟离和魈出门。
实际上给阿幽采买只是一个借口,钟离只是单纯地想带魈一起出门转转。
事实上,在提瓦特时,这种机会千年以来少之又少。过去,钟离身为摩拉克斯,有无数大大小小的政务要做,魈身为护法夜叉,穿梭于璃月各地降妖除魔,即使后来钟离退位成了如今的客卿,但魈仍然空不出太多时间,也恐惧自身业障伤人,自然不会来璃月港闲逛。
上次这样悠闲地走在街上,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魈与钟离并肩在热闹的集市上闲逛,恍若隔世。
这个世界比较陌生,但有系统提供的信息在,也不至于手忙脚乱。钟离倒是适应得很快,他看向魈,不自觉轻笑了声。他家鸟儿似乎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如今正难得地发呆呢。
注意到钟离的视线,魈抬起头看向对方:“怎么了?”
“没什么。”钟离笑意盈盈,顺手从旁边的摊位拿了一块大花布:“殿下,您觉得用这块布给阿幽做些衣饰如何?”
“这个……一定要吗?”魈看钟离手中那块布料,满脸怀疑人生。
钟离乐了,他把那块花花绿绿的大花布在魈面前展开,戏谑道:“当然。殿下觉得这块布不好看吗?”
“不、没有。”魈揉了揉耳朵,颇有些一言难尽地拿起那块大红大绿的花布:“不愧是帝……呃,钟离的品味,很……很……”
魈手拿花布不知所措,面对这样的布料,他实在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
“哦?小阿离品味很独特嘛。”没等魈吭哧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从二人身后传来了一道男声。
魈转头,小见适时提醒道:“是你弟弟,小名幻离,你平时叫他皇弟……哦,就是他向皇帝提起让钟离去他殿中当差的。”
“你怎么来了?”魈疑惑道。
“闲来无事,来集市逛逛。”幻离道。说是弟弟,实际上他的个头要比魈高上许多,两人面对面,显得魈更像那个年纪小的了。幻离将扇子一收,在掌心轻点,脸上带着盈盈笑意:“只是没想到,竟然能在集市碰见皇兄,而且还带着小阿离……很少见嘛。”
魈:“?”
魈魈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对劲——
等等,他究竟在叫钟离大人什么啊!
“宿主,原书的剧情就是这样子的……无论论辈分还是论年纪,你家侍卫确实都最小啊!”小见对魈那没出息的样子恨铁不成钢:“你才是太子!你才是!你总叫侍卫大人干什么啊!”
闭嘴!你不懂,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魈被脑袋里叽叽喳喳乱吵的小见烦得头疼,连带着看幻离的眼神都带上了一丝凶狠:“我没事。”
“哎呀哎呀皇兄别生气嘛。”幻离双手做投降状,他看了一眼钟离,轻咳一声:“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约会的,真的。皇兄你相信我。”
魈:“?”
什么约会,谁和我约会?我和谁约会?你究竟在说什么啊!
幻离看着魈那张变幻莫测的脸,更加坚信了自己肯定是坏了什么事,一脸心虚地凑过来小声道:“咳、那个,皇兄,你别生气哈,大不了今天家宴,弟弟我牺牲一下自己,给你助攻。”
什么助攻?不会这所谓助攻就是那个天杀的任务吧?
大傻春!你要干什么!
钟离抱着剑站在一旁,一脸意味深长的笑。眼看魈已经顶不住了,他才开口,抱拳对幻离行礼:“三殿下,时候不早了,或许我们可以一同回宫?”
“嗯,也是。”幻离看了看天色,颔首道:“那就走吧,正巧车夫来接我了,一起回吧。”
……
其实这次家宴也不是什么很正式的场合,参加宴会的,不过只有几个皇子公主、几个叫的上名的嫔妃,还有皇帝和皇后。
这种宴会对钟离来说或许不难应对,但对于魈,简直如坐针毡,更别提那个还显示未完成的任务。魈悄悄看向正和皇后谈笑风生的幻离,看他并没有提起钟离的意思,悄悄松了口气。
什么嘛。虚惊一场罢了。魈拿起水杯,想要喝一口水压压惊。然而,那杯子里根本不是水,而是辣口非常的酒!刚好就在此时,幻离开口了:“父皇,孩儿有一事相求。但此事有关皇兄,孩儿也想问询一下皇兄的意见。”
“噗——”魈一口酒喷了出来,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魈身上。
皇帝疑惑道:“阿幻还没说是什么事儿呢,怎么反应如此大?”
“或许皇兄猜到了。”幻离笑眯眯道,给魈递了一个“安心,我懂得”的眼神。
魈的双眸瞬间睁大了。
大傻春!你要说什么!
“孩儿想向皇兄求一人。前些日子,孩儿被皇兄殿中侍卫钟离所救,见他身手不凡,便起了爱才之心,不知皇兄能否割爱?”
“瓦库瓦库,来了来了!”小见兴奋道:“宿主!快!拍案而起!向他宣誓你的主权!然后将你的侍卫抱走!”
钟离一挑眉,唇边的笑意是怎么藏也藏不住了,但看在场合,他忍住了没有笑出声。不过,他倒是比较好奇,魈会怎么办呢?
此话一出,皇帝和皇后都忍不住笑了。几个孩子可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钟离的武艺他们自小都心知肚明,又怎么可能在如今说出这种乱七八糟的话。二老稍一思考,就知这是怎么回事了,皇帝爽朗地笑出了声:“哈哈哈,阿幻呐,此事决定权可不在朕。这件事,就由你们兄弟之间解决吧。”
“皇兄,你意下如何?”幻离笑眯眯看向魈,好一阵挤眉弄眼。
“快啊宿主!你还在犹豫什么!”
——闭嘴啊!
魈又羞又恼,被小见吵得脑瓜子疼,终于,他爆发了,直接拍案而起!
“宿主冲冲冲!”小见煽风点火。
“砰——”
桌子发出了一声巨响。
所有人都看向魈,魈余光扫到钟离,那一鼓作气下的气瞬间消失了个干净,魈僵着脸,随着桌子余声散去,一股难言的沉默气氛尴尬地弥散开来。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小见恨铁不成钢:“宿主!你在干嘛呀!快快宣示主权!哎呀你究竟行不行!不行就照着台词念!想想惩罚——~”
“我、我……那个,我不同意!”魈目光扫向半空中半透明的台词,羞耻得脚趾扣地,又看了一眼钟离,豁出去般露出了视死如归的表情,硬着头皮照着台词念道:“该死的,你给我离他远点!我的东西你随便用,我的男人你别动!”
说完,魈走到钟离面前,面容呆滞地念出最后一句词:“我要亲手给你幸福,别人我不放心。”
皇帝皇后:?
幻离:?
围观的嫔妃们:?
钟离:……?
这狗系统究竟教了魈什么乱七八糟的!
“……失礼了。”魈小声道,他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气,破罐子破摔般弯下了腰——虽然他个子小,但力气可不小,抱一个成年男人也并非难事。
只是……
他们三十厘米的身高差让这原本应该冒粉红泡泡的公主抱变得分外滑稽,钟离手长脚长在魈怀里显得十分局促,衣服下摆直接拖地,迈出步子,稍有不慎就要踩到衣摆,整个画面像是一个小孩子抱起了成年人——
钟离再也忍不住了,抬起手捂住脸,笑得肩膀一抽一抽的,整个场面鸦雀无声,寂静得诡异,只剩下小见欢呼雀跃的声音在魈的脑海里回荡。
“宿主威武霸气!你看,他都被感动哭了!”
魈:“……”
啊,毁灭吧,这个世界。

9 Likes

啊!好有趣,好好看,我激动地在宿舍上蹿下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