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窥探(全文完)

业障侵蚀失明梗
:heavy_plus_sign:读心术(?)

前言:某天,魈除魔结束后,一着不慎被业障钻了空子,倒在地上。醒来时,钟离正端坐在八仙桌旁,呷了一口茶,望向窗外。

“不如关起来吧。”

???!!!

魈望着一片黑暗,明明感受到在桌边八风不动的人却在脑海里炸起了熟悉的声色。

夜半,钟离结束一天的工作走在回往生堂的路上。道路两旁,灯火通明,商贩走卒往来不绝,街边行人神色嫣然,偶有认识钟离的都会客气的称呼他“钟离先生”。钟离挂着温和的笑,一一回复,眼里满是不易察觉的欣慰与安然。

此时,夜晚的璃月港,昭昭然显露出本就辉煌而繁华的景色,是不同于白昼的繁忙。

行走在热闹的街巷,钟离思绪随着过往的记忆翻涌,没等想出所以然,又被今日去琉璃轩还是万民堂而纠结苦恼。彼时在战火纷飞制定战略而废寝忘食的摩拉克斯与如今在餐食都选择困难的钟离,不一样。

终究是不一样。钟离想。

心情却越发释然与轻快,往事如尘,璃月,璃月的每一个人都在好好成长。

“钟离先生?快来尝尝我秘制的火史莱姆烤鱼吧!”香菱双眼放光的看向这位气质儒雅有博闻强识的客卿先生,希望能从这位嘴里得到新的灵感。

钟离看了眼香菱身后,一脸难言的旅行者和行重二人组,微微挑了挑眉。想寻个由头,刚开始思索,神色一顿,眸色沉了下来,不过转瞬,人又和颜悦色地歉意道:“多谢香菱小姐抬爱,不过钟某有要事,先行一步,下次再来赴约可好。”

“啊,当然可以。”香菱敏感的感受到一股威压又转瞬即逝,看了眼依旧温和的钟离先生,抛开怪异开心的说道。

朝着四位小友点头打了招呼,便抬步离去。

“你有没有感觉钟离先生刚刚有点奇怪?”行秋道。

“走得很匆忙啊,可能是有要紧事吧。”重云没多想得说。

“如此…”行书托腮没反驳。

倒是旅行者似乎察觉了什么本想和派蒙对视看看对方是不是跟他一样,但看到白色小精灵已经躺在美食里了,扯了扯嘴角,表示无语。

莫不是魈出事了?旅行者想。

碧水原一处古遗迹外,钟离踏着残垣断壁走到魈的身边。这处遗迹建在湖泊边,高高的芦苇荡淹没了痕迹,要不是钟离在魈身上下了契约,找人都是件耗费心力的事。

钟离扒开茂密的芦苇,看见少年人仰躺在湖边的石头上,全身都湿透了,一般的身体还在水里泡着。脸色有些惨白,本就浅淡的纯色被咬的泛白,额头还有冷汗,似乎受着很大的痛苦。

“魈…还好吗?”钟离走过去把人抱在怀里,拍着他的脸问道。

见人不能回答,随即朝魈身体里注入了些神力,眼看着怀里人的神色似乎好了些。钟离把外套脱了下来裹在人身上,打横抱起,本来徒步而行,低头看了眼,随后无奈的笑了笑,施了个瞬移,直接回了望舒客栈。

钟离看着被自己扒光在浴桶里泡热水的魈,略有着迟疑,本来施个净身咒的事,怎么…啊,对了,我现在是凡人之身,受凉了泡热水是正常的。于是自我回复的钟离,没负担的找菲尔戈黛特寻了件睡袍和浴巾,还是少年体型的。

菲尔戈黛特怪异的看了一眼,但良好的职业素养还是让她微笑的递上了为那位小爷专门定制的衣物,虽然没被穿过。菲尔戈黛特是个聪明人,更是明白仙家之事不可多言,问了一句仙人情况,得到回答便不在多问。

钟离小心的把人抱出来,整理干净穿上了睡袍,才把人放在床上,望着空荡不已的房间寻思着是不是该添点东西。又是无声的叹了口气,他发现他总是对魈叹气,感到心酸又无奈。

坐在床边抬手筑起岩屏,灿金的岩元素缓缓注入魈的身体,一点一点的修复魈身上的伤口。没过一会儿,白玉般的身体便没有了裂隙。

好好休息吧,我的魈。

魈有知觉时感觉自己做了许久的梦,梦太真实,嘶吼哭喊,满目的血色在晃动,凄厉的诉说着怨恨,以至于他睁开眼满目的黑暗让他以为还在梦中。

只是身边太过熟悉的岩元素力似乎再提醒他不是一个人,是帝君?在我梦里的帝君吗?他偏头望去却还是黑暗。

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身体出现问题了,魈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隐瞒,虽然可能瞒不过。刚想开口唤帝君,便听到低缓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不如关起来吧!”

“?”魈有些懵了,他还从未听过帝君这般语气,关谁?谁惹帝君生气了?

“…帝君?”迟疑的呼唤沙哑的不成样子。

“魈,你醒了?”钟离转头看向他,走到床边把人扶起来依靠在床边。“连理镇心散还在温着我给你去拿。”

刚想开口问谁惹帝君生气的魈,被人堵了回去,茫然的感觉到帝君离开,走之前耳边又炸开了声音

“快点好起来吧。”

“…?您不是拿药去了吗?”

无人回答,魈表情空白了一瞬,似乎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怎可,窥探帝君内心,真是!不敬帝君。但奈何魈如何懊恼也无法,这是个被动技能啊。

钟离一进门就看见少年懊恼的神色,问了句怎么了,看着少年失神的金眸,顿了一下,快步走过去,拉过他的手一探。

“帝君怎么样?”

“啊,是魔神余孽的怨气汇集在眼部,不是大事,这几日我会与你做伴为你输送神力,辅之以连理镇心散,不出几日应当无虞。”

“真是麻烦帝君了,魈罪…唔”

“好了,魈上仙,我本就是一介闲人能为上仙做些事是极好的,这是你应得的。”

钟离端着汤药拿起勺子吹了吹喂到魈嘴里,顺利堵住了魈的请罪,然后说道。

“帝君,我可以自己…”魈有些脸热,一方面他甚少与人亲近尤其是一向敬仰的帝君,另一方面,他知道只有人类幼年才会被这么喂药,帝君还是总把他当做小孩子。

[不,你不可以]

“药还有些烫,你端不稳,撒出来就不好了。”

“……”

“那您?”

“岩石不会被这点温度灼伤。”

您不是自诩凡人吗?魈不知如何回答,只好默默的回答:“多谢帝君。”

在这不知名的温情里喝完了药,魈骤然想起自己未竟的除魔事业。

“帝君现在是白昼还是黑夜?”

钟离似有所感的回答道:“已将除魔事物委托给旅行者了。魈不必挂念,这几日好好养伤才是。要相信旅行者的能力。”

“…自然,只是麻烦旅行者了。”

“无碍,旅行者接到委托挺高兴的。”钟离托腮思索着说道。

“原来如此嘛?”魈没多想,旅行者的能力他是肯定的,如今他身体有恙去了恐怕也会拖累旅行者分心,既如此,他还是不要添乱得好。

“等旅行者回来魈必当报答。”

“也好。”钟离颔首表示同意。

远处,荻花洲的旅行者:勿Q,在除魔。

待到旅行者做完委托,到望舒客栈来找魈时,就看到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相对而坐,各自手里捧着一盏茶,看起来相谈甚欢。

“……”看你们这么开心,显得我很多余。

“魈,你身体怎么样?”旅行者何许人也,哪里会因为发光而退缩。

“还好,不必挂怀,倒是劳烦你,替我除魔。”魈寻着声音望向旅行者的方向,还挂着还未收敛的浅笑,清凌凌的回答。

“啊…”旅行者徒然有些呆愣,“不必客气,我们是朋友嘛,你的眼睛…”

“业障侵蚀,暂时失明,不过不严重”魈没回答便被钟离抢了话。“不过,旅行者是怎么知道魈身体不适的?”

“接到你的委托就知道了,更何况魈可是非必要不休息的人,要么身体出了问题,要么…身体出了问题。”旅行者可疑的停顿了一下。

[还以为他俩…]

“?”魈看着一脸正经的旅行者,仿佛刚刚听到的是幻觉,整个人面色泛红。

“怎么了?魈?哪里不舒服吗?”钟离注意到魈的脸色,伸手摸向他的额头。

“无碍,可能是天太热了。”

“仙人不是不知冷暖吗?”沉浸在糕点里的派蒙像是抓到了bug般发问。

“……”眼见着魈的脸色越发不受控制,钟离忙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听说旅者最近在须弥探险,须弥植物众多,不知拜托旅者寻来着须弥的草药?”

“好啊,要改良连理镇心散?”

“有这个想法,璃月的药材尽数试过了,想看看草之国度有没有更好的法子。”

“是个不错的主意,须弥确实有很多奇怪的植物,我认识了一位须弥的巡林员,叫提纳里还是位厉害的植物学家,他认识很多草药,下次介绍你们认识吧…”

“多谢旅者。对了,香菱小姐还让我问问你,听说在须弥有种特殊的调味品。”

“哎呀,忘记了,上次香菱让我给她做一瓶香辛料,我得赶紧给她送去了。”说着旅行者一拍脑门站起来赶紧走了。

“呼-”魈暗自叹了口气,心下放松了些,他实在是不擅长撒谎,更不擅长应付性子自来熟的旅行者。

钟离一声轻笑,慢悠悠的呷了一口茶,看着魈细嚼慢咽的吃着杏仁豆腐。自从上次喂完药后,魈就严词拒绝了喂饭这项福利。虽然有些遗憾但钟离没说出来,慢慢让他适应失明的生活,也是好事。

不急,来日方长

自魈失明后,钟离隔三差五往望舒客栈跑,魈每每都感到受宠若惊,虽然在旅行者整日的牢骚中知道钟离大人每日跑步,赏花,遛鸟…咳,但钟离大人这么做肯定有深意。

“先生…”在这几日钟离不断的纠正下,魈总算改口不在叫他「帝君」了,“…真是麻烦帝君了,其实您不必麻烦的,我可以…”照顾自己,他还没说完就被钟离打断,“嗯…我也觉得不必麻烦…不若你随我一同会璃月港住,可否?”

当钟离说“不必麻烦”时,魈有一瞬间的失落,无声无息的被隐藏起来。脸上勉强的笑还没挂上,便被钟离后面的话惊住。一张漂亮的脸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呵”伴随着一声低沉的轻笑,钟离捏了捏小孩儿略带着婴儿肥的脸,“就这么决定了,快些收拾吧,魈。”

当魈化作原型现在钟离肩膀时,整个人还是懵住的。本来钟离是想要魈维持人形几天,魈以业障推脱又被钟离以神力压制为由踢了回去。好吧,魈张了张口哑口无言,被钟离拉着手臂,半抱着扶着下楼。

钟离本也没想那么多,直到发现这一路上人们直晃晃的注视,才察觉不妥。看着魈还是有些僵硬的身体,钟离体贴的说不舒服的话不如化为原型,魈点头,寻了个偏僻无人的地方化为了一只青雀。钟离满意的揉了揉小青雀的头,一边与魈闲聊一边踱步在会璃月港的路上。

魈虽然不能直观的感受到别人的注视,但架不住别人的心声会传过来,他虽然不在意却还是不免被有些想法吓到。在钟离没注意到的地方耳尖直接红了起来,不敬,真是太,不敬仙师了!凡人竟是,竟是如此轻浮!

总算熬过了,被人言语调戏的魈,乖乖巧巧的站在钟离上,进入璃月港后,铺天盖地的人声传入魈的脑海,杂乱无序的,吵闹声,让魈头痛欲裂。他把头靠在钟离的颈边轻轻蹭了蹭,示意他快走。钟离察觉到,跟与他打招呼的人回应后。边快步走边轻皱着眉头问他,怎么了?魈只是“啾”了一下,随后又攥紧了钟离柔软的长发里。

终于到往生堂了,魈才松了一口气,往生堂想来被人避讳,所以人并不多。魈的神思才恢复一些。

“如何了?魈,哪里不舒服吗?”钟离从发中寻出小鸟,捧在手里颇有些担心的问道。

魈摇了摇头,有些倦怠的躺在钟离手心上。

“魈,恢复人身,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好不好?”

魈点头,随即房中就出现了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少年。

“怎会如此?”钟离用神力探查了一下不解道,一路上都没有遇见什么妖邪,不应该会被外界刺激得怨气汇集。“可是刚刚发现了什么?”

“…并无,帝君。”

撒谎,钟离瞧着少年毫无血色的脸想。内心郁气翻涌,却被平日的心性压了下去。虽然平日里魈都唤他先生但一紧张就还是唤他帝君。不过钟离并没有挑明,依旧温和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让面色倦怠的魈去沐浴休息。

等魈沐浴回来摸索中发现房中仅有的一张床,他茫然无措的站在床边。等钟离洗漱好出来,看见魈无神的眼睛对着床发呆。

“在想什么?”钟离凑近魈,顺着魈的方向看。

[不想和我睡一张床吗?]

“不…”

“不什么?”

“不,没什么。”

没等钟离说,魈就安静的躺在床上,正好空出一个人的地方紧闭双眼。钟离觉得好笑又有趣,魈对待自己向来克制收礼,钟离曾经不是没试过方法让他开窍,奈何小孩儿油盐不进,钟离只好暂时改变策略。

不知是何原因,让魈开始开窍了,钟离不免有些感慨。

夜晚的璃月港依旧人声鼎沸,魈在一缕缕似有若无的喧闹中,把头深深的埋进钟离的臂弯里,隔绝掉那扰人清梦的嘈杂。

晚安,有个好梦。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魈的眼睛却还是没有恢复,钟离也是愁的眉头紧锁,再不如以往平和,遍试草药后无果。钟离摸了摸魈的头,对他说:“与我出一趟远门。”

“去哪?”

“蒙德”

钟离的神力再怎么深厚终究是与魈的元素力相悖。他知道以前温迪曾经安抚过魈的业障,风神的同源的神力曾经在好长一段时间内压制了魈的业障。他曾经和温迪研究过,可惜大都以失败告终,离开风神太久的元素力,终究效力减弱,支撑不了太久。

钟离揉了揉眉心,无声的叹了口气,希望他自由散漫的好友彼时能在蒙德安稳待着,不要满世界撒欢,不然找到他确实有点困难。

钟离带着魈一路往北走,姿态散漫,像是旅游。钟离本是心急打算瞬移过去,没想到,是一向都什么事都表现冷淡的魈提出了拒绝。

“先生,我从未认真看过如今的璃月。”

“可是……”

“先生,我想看看。”一向无欲无求的脸上竟显出执拗。

“…好…都听你的。”钟离无奈的揉了揉魈的头。没关系,大不了他可以把风神“请”回来。

不紧不慢的旅程上,他给他讲凡人发展的变迁,讲连魈都不曾见过的稀有花草,讲他的诞生,讲混沌,讲希望。魈从未与钟离如此亲昵的交谈过,是他印象中不一样,温和而健谈的模样。也或许,到这时他才真正的把钟离与旧时的摩拉克斯重新看过。

他们是一个人,却又如此不同。

魈望着侃侃而谈的钟离,恍然觉得是不是自己也可以再进一步,可以…想要的多一些,或者再多一些。

钟离这几天发现魈开始依赖他,或者说开始对他的态度逐渐亲昵起来,像是终于卸下心房的猫,对着亲近之人可以撒娇,粘人。当然魈不会这么直白,但他不再推开钟离,他开始改掉敬称,开始改变克制谨慎的态度,开始习惯钟离的接触。

这是件好事,钟离乐于并享受这种改变,并且更肆无忌惮的计划着更深一步引导魈的方案。贪婪的龙,是不会仅仅满足于此的。

他希望他的宝藏每一分每一寸都浸染上他的气息。

钟离望着乖巧的牵着自己手的魈眼神不自觉的变得幽深,显出些龙瞳的特征,一闪而过。

魈在声音一闪而过时,脸色发烫,握着的手也开始变得炙热而僵硬。羞愤夹杂着不知所措,他从没想过帝君…帝君竟也如此荒唐。这该死的读心术,毁了帝君光辉伟岸的形象!

“怎么了?”钟离看着魈耳尖通红,一副羞恼的表情,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

想欺负他,想亲他。

果然魈的脸更红了。钟离像是发现了有趣的东西,一边正经的问他,“怎么了”;一边在心里道“抱起来应该很舒服吧”。

“魈,你的脸好红,不舒服吗?”

[哭起来会更好看]

“不舒服我带了连理镇心散。”

[他知道连理,是喜结连理的意思吗?]

“噗——”魈喝着水突然咳嗽起来,他怎么从来不知道连理镇心散还有这个意思。

钟离忍笑的拍拍他的后背,看他缓过来后,便不再逗弄他,赶忙开口道:“好些了吗?看着距离明日估计就可以到蒙德了。”

“咳咳…咳…好多了,我们快些走吧。”不顾自己眼睛的不适,踏步往前走,也不等钟离。看着人被惹急了,钟离压下笑意,赶紧拉住魈的手,无辜的说道:“上仙,怎么不等等我?”

“……”魈抿嘴不语,有口难言。

“不管为何,是钟某错了,我带了杏仁豆腐,上仙要尝尝吗?”

“……”

“吃。”

钟离拿出背包里用餐盒包装好的杏仁豆腐,拿出勺子用清水洗了洗递给魈。魈接过勺子,手足无措的看着犹豫着要不要给钟离吃,给的话,可只有一个勺子;不给的话,实在是…不敬。

钟离察觉到了魈的纠结,既不问也不说,只是看着魈蹙眉无意间撇着嘴,可爱的像个小朋友,终于失笑,打算给魈一个台阶下算了。

没想到还没开口,魈就舀了一勺子杏仁豆腐向着钟离的方向递去,小声又恭敬的说道:“先生请用。”

钟离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推辞张嘴就咬住那口清甜的豆腐。魈想把勺子收回来没想到遇到了阻力,他疑惑地抬头虽然一片黑暗,却能感觉到钟离把勺子的那一端含在了嘴里,用牙咬着不让魈撤走,他可以想象到钟离的红舌舔过勺子的每一处,带着漫不经心的色情。

魈整个人脸红得都要烧起来了,他怎么可以这么脑补帝君。哆哆嗦嗦的抽回手,颤抖的连豆腐都快要撒出来。钟离装作不知地问,“上仙为何手抖,不如让钟某来端着吧。”

“不…”必,魈还没说完,盒子连带着勺子都被人夺走了。

“上仙,张嘴。”

“…帝君…别…别这样…”

“是钟离,还有上仙,举着勺子很累的。”

“……”

“上仙嫌弃钟某吗?”钟离声音显得有些低落。

“不是的,多谢。”

“不客气,上仙请用。”钟离不出一秒又恢复了笑意。

又被帝君捉弄了,魈羞恼不已想。

艰难的用完杏仁豆腐,他们歇息了片刻又开始了长途跋涉,一路上氛围轻松,连带着魈也开朗了些,说了不少从前不曾与人说的话。

钟离看着二人愈加的亲近,心里想着计划真是顺利的进行了一大半。他望着魈无神的眼睛,想着,只差这最后一件事了。

两人到蒙德时,温迪刚好在蒙德城。他在风起地等着二人,看着魈无神的眼睛,他围着魈转了几圈,不住的叹气,唠唠叨叨的教育魈:“朋友,你怎么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说完,他状似摇头叹息,拿出他的琴奏了一曲。一曲奏毕,他看着魈的眼睛还是有业障气息,他眼神凝重了一些,托着腮思索道:“消除业障残余还需要我在弹几曲。这样吧,你们在这里待几天,正好风花节你们也可以好好玩几天,怎么样。”

钟离思索了一下,点头称:“也好。我们就为蒙德住几天吧。”魈没意见,事实上魈确实感觉到眼睛可以模糊的看到一点亮光,对他来说,这也是件好事。

风花节这几天很热闹,钟离带着魈随着温迪在蒙德城逛了一圈。钟离看着满城热烈的氛围,称道:“过真不错。”

“嘿嘿,那是。”

“……我是说,蒙德城那位有名的骑士团琴团长处理的不错。与你何干?”

“哈?摩…钟离客卿这话说得,身为蒙德人我自豪可以吧。”

“……”钟离但笑不语,只是手挽着魈,问他想不想吃东西。魈摇头,只是默默感受着蒙德城里令人舒适的风元素,心情舒畅。

温迪哥俩好的挂在魈身上,跟他介绍蒙德风花节的由来,活动和习俗,到了最后还悄悄跟魈说,让他今天晚上来找他,有礼物送给他还让他别告诉钟离。。

魈疑惑地往温迪的方向望去,心下犹豫,温迪就“唉嘿”一声,说就这么决定了。随后放开魈,在钟离将要拍飞他前赶紧离开。

魈:“……”

钟离揉着魈的头发问温迪跟他说了什么,魈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钟离点头,没再多说什么,温迪不会害魈,他也不担心。

到了晚上,魈应邀而来,温迪还好奇的看了眼魈身后,疑惑钟离怎么没来。没成想,魈先道歉,说自己把和温迪的谈话说给钟离听了。温迪一点没在意,要是不问,温迪才会奇怪。岩神摩拉克斯就算化为人也还是有些超出常人的占有欲啊。

他拿出一个酒瓶,魈感受到温迪那边突然冒出一个拥有纯净风元素的东西,很强,很让人心旷神怡。

“喏,快尝尝。”温迪把酒杯举到魈嘴边,还没等魈拒绝就给他沾了一点。“这瓶酒可是我亲自酿的,又在望风角埋了许久,很管用的,多喝点,可以早点消除你的业障。”

魈一听,不再推拒跟着温迪喝了不少,直到最后他的意识都模糊了,他似乎瞧见了月光,也看到了月光下奔他而来的人,于是他陷入沉睡。

迷迷糊糊中,他觉得有人在抱着自己,他轻嗅,感受到熟悉的岩元素。他蹭了蹭,思绪混乱,他有些不解:“我怎么听不到你的心声了?”

“心声?”

“对啊…”

“什么心声?”

“就是,你…不是不会说的话啊…我跟你说,我失明后,就…发现自己可以听到别人的心声,嘿嘿,是不是很厉害。”

“你听到了什么?”

“……我听到,我听到”魈不知是酒气还是羞涩整个人被染红了,他说:“我听到钟离先生说喜欢我,想亲…唔…”魈还没说完,钟离便不再忍耐,一吻作缄封住了魈的话。

“我喜欢魈,魈喜欢我吗?”

“…唔嗯,我爱您…”

后记

温迪大醉醒来时只看到钟离留下来的信,红红的,上面用璃月字写着“请柬”。

温迪:……他昨天是不是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管他呢,又有热闹看了。唉嘿

end.

28 Likes

好甜哦 :blush:

1 Like

吃得愉快几天

好甜! 喜欢!

谢谢喜欢:kissing_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