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rance of Spring

*无脑小甜饼.主动小鸟。ooc归我

*标题来自歌曲《Ordinary Day》

*Summry : It’s me when you catch the fragrance,of spring.

魈勾着钟离的手指走在前面,羞红了耳朵一步一步踩过未青的草地,靴面粘上露水,冬风带走山间的雾气,悄冒尖芽的嫩叶俯腰又晃起。

终于寻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这里四面都是树,只有他们站定的位置是一小片空旷的草坪,风似乎从哪都吹过来,带着树叶簌簌的声音停留在草间。

“嗯…先生,就是这里了。”魈松了手转身,“先生在这里等我就好。千万不要走开。”

钟离挑了挑眉,心中倒是很期待魈要给他准备什么。

毕竟魈很少主动提出要跟他一起出游,偶尔他提起魈还会犹豫一番,昨夜倒是惊喜,暖窝中软在怀里的仙人蹭着他的脖颈,好声问他明天可不可以陪他一早上。钟离自然不会拒绝魈,更何况是难得主动提出需求的魈,吻着额间应下了。

钟离双手背在身后,低头向他笑道,“听魈的话。”

魈红着耳垂悄悄往两边瞥了几眼,抬头再跟钟离肯定道:“那先生可不要偷偷耍赖。”

话音刚落,唇前便抵上两撇温凉柔软。钟离轻轻舔过,收回抬起仙人下巴的手,点了点头。

从前魈或许还会涨红了脸支支吾吾,跟钟离厮混了这么多年现在也不羞不恼,处之淡然,跟钟离点头致意后化身离去,只留草地间一缕清风。

现在只剩钟离一个人,没了小鸟在身边倒是有些无聊了,魈又叮嘱他不要走开,估摸着是什么害羞不敢直对他的事情。左右无处可去无事可做,钟离抬脚在草面上摇了摇,逮到一颗小石子,俯身拾起在手中把玩着。

自魈离开后风就一直没有停过,慢慢的大了起来,但却不冷,拂过发尾带来一阵淡淡的清心香。林间草木舒舒,钟离听见风声、草木声,甚至是露水抖落,就是没有魈的声音。

啾。啾。

肩头停来一只小团雀,啾啾两声在他掌间递下一片银杏干花。

风似乎更温和了,他终于听见小鸟的声音。

从西边来呀,往东边滑走。南面也传来风声,一点点偷偷溜到北面去。

他听见小鸟在唤他,先生;先生。

从哪边来,好像哪边都有。那害羞的仙人偏生躲了起来,不叫他发现在哪,自己大了胆子在风里叫先生,说了好些悄悄话。

风里的清心说,先生,我喜欢你呀。

先生听到了吗,魈喜欢你。

悄悄的。钟离伸开手将风拥了满怀,清心香从耳边略过留下一点小痒小凉。

先生。先生。

喜欢你。

魈站在不知哪面林间的树枝上,手间捂着轻柔的风团,纯净的青荧溢出指尖。

少年贴近手心,也不敢大声了暴露自己,闭着眼睛一字一句轻轻地说。

先生。喜欢你。

喜欢。喜欢。

自然的风起了,拂起他耳畔的墨发,也是轻轻的。

似乎有霓裳花香从风间过来。魈睁开眼接过飘来的银杏叶。

熟悉沉稳的声音也在风间响起。

“嗯,知道了。下来吧,树上凉。”

魈慌乱往树下看,有个人敞开了双臂。

他从来不怕摔。

因为那个人总会接住他。

就像现在这样,霓裳满怀。

end.

钟离递给他一块小石子,竟然是爱心形状的,抬手替羞红脸的仙人捋顺耳后的长发,“怎的今日如此主动了?”

魈埋在他衣领间不敢见人,闷着声音道,“跟旅行者…真心话大冒险,又输了。”

“旅者说,等到初春跟心爱之人表白心意,来年就会事事欢好。”

“我…不想等明年。所以…也是为了、为了尽快完成和旅行者的契约,所以、所以…”

钟离笑着将怀里人拥得更紧,吻着他的发旋。

“那等来年初春,我也要向心爱的魈上仙表心意。”

23 Likes

好甜好甜: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二位一定一定要长长久久

太太是神,甜宠还是肉香都驾轻就熟

谢谢喜欢 :smiling_face:不敢当不敢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