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吃鸟学术交流研讨会]龙龙喜欢毛茸茸

问起谁喜欢毛绒绒的东西,大部分仙人都会回答魈。即使有少部分仙人说出了别的答案,那也必不可能是岩王帝君。

虽然岩王殿里到处是毛绒绒的东西,但肯定都是为了迁就那只可爱的小鸟,威严如帝君,怎么会喜欢毛绒绒的房间呢?

前来朝圣的大信徒们望着高大辉煌,雕饰不凡的岩王殿,怎么也想不到,殿内会是个铺满羊绒的地毯,四处摆放毛绒玩偶,桌椅全部包上暖绒的柔软世界。

这真的是他们威严的君主宫殿吗?

好在神明的贤明很符合他们的想象,不然他们会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

大信徒中有个胆大的,问出了他们的疑惑,只见神明一笑,说是有只可爱的小鸟很喜欢,大信徒们了然,纷纷觉得帝君有着一颗无量包容之心。

后来流传成了一段佳话,让民间众人也知道了,帝君身边有一只喜欢毛绒绒的可爱小鸟,一来二去,结合各种传闻,也推算出了这只得宠的小鸟是魈。

以至于发展出了一种,用可爱的毛绒团子来供奉仙人的习俗。

旅行者也不免听了几耳朵,求仙人指点时,买了一只大大的玩偶进献仙人。

不料仙人脸无表情得拒绝了礼物,虽然得到了指点,但是没看到传闻中上仙欣喜的神情而深表遗憾,传闻根本就不可靠嘛。

他们不知道,与他们一墙之隔的魈上仙房间,里面也是一派柔软景象。

“钟离大人。”刚送走旅行者不久,钟离就来了,怀里也抱着个玩偶,是只通体翠绿的可爱小鸟。

“魈,路上见到这玩偶,感觉和你的本体一样可爱。”钟离将玩偶递给魈,魈红了红脸:“帝君又拿属下取乐。”

“钟某只是个凡人,怎么敢拿上仙取乐呢?我是发自内心地觉得魈可爱。”

“帝君!!!”

看魈有些急了,钟离也不逗他了,看着房间里准备好向王汇报的一堆五颜六色的鸟团子,摸了摸魈的头,自己去书架选了本书看。

小鸟们站在为它们准备的落脚架上叽叽喳喳着,这落脚架是钟离发现这些小鸟们太过敬重他,一直在房间中飞着,不肯站到桌子柜子上准备的。

听到王轻咳一声,纷纷安静下来,挺起胸脯向王致礼。魈原本是不想进行这种会议的,可天下无凤,他就是鸟类之首,鸟类的族群大事,都需要问过他的意见。

小鸟们坚持要每周开会,向王汇报族群的大事。其实大多都挺无聊的,但是今天它们汇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很多小鸟在石门那边失踪了!是一群一群失踪的!

这对人来说是难以察觉的事,可对小鸟们来说,是自己的亲朋好友大规模失踪,这背后一定有惊天阴谋!

“我回去调查的。”

他虽然不爱管事,但对这事他也不会坐视不理,他望向一旁看书的钟离,问道:“大人可要和我一同前往?”

钟离放下书,来到魈身边:“本来就是来看你的,自然上仙要去何处钟某便跟去何处。”

那群小鸟见目的达成,啾了礼,就闹哄哄地飞出窗了。

没有第三双眼睛,钟离也无需收着什么,随着魈一个仙法便来到了石门,这里风好水好日头好,并无异常的样子。

“并无不详之息啊,上仙可需要我问问这山中磐石。”钟离看着面前的好风光,手机金光一现,打算直接用权能给魈来个方便。

“大人不必!”魈按住钟离冒着金光的手,急切地说道:“属下……属下,前些天听闻他们喜欢吃这里的树莓!对!树莓!想来我们找树莓多的地方就好,不必劳烦大人!”

“不必为了这些小事,破坏了您对凡人生活的体验!”看着一分钟把一天话量说完的魈,钟离也收了力,微笑地拍拍魈的肩膀。要是在以前,这般急切的小鸟会把耳羽炸出来,他还可以顺势摸摸,可惜。

“那就按照魈说的做吧。”钟离不拆穿这拙劣的借口,要说用非人之力会破坏凡人生活的体验,过来的仙法便已经破坏了。

两人一路上遇到了不少树莓,无一例外都没有线索,魈走得不算自然,生怕钟离大人突然问他些什么,钟离也不开口吓他,随着魈七歪八拐地发现了一处秘境。

“钟离大人,这秘境我以前除魔时未曾见过,恰好发生了这种事,我认为应当检查此处。”魈低着头,不敢看钟离的眼睛,将自己路上编好的话背书似地倒出来,颇有些破罐破摔的意思。

好在钟离的答应比他希望的还要快。

“就让我们一起看看,这秘境有什么特别之处。”钟离看着顺拐的魈,觉得对方真是可爱极了,感觉要是这时都弄对方,一定会把对方吓跑,忍住了自己恶劣的心思,抓着魈的手直接进入秘境。

入眼是一片漆黑,紧接着魈挣脱了钟离的手,钟离没留住,突然感觉脸上有羽毛抚过,同时一阵清脆甜美的鸣乐响起,紧接着秘境亮了,漫天飞舞的各色羽毛遮住了他探索秘境的视线,补偿了他轻盈的柔软。

彩羽散去,他便看到了他的魈,化了原型飞来,口衔一枝清心,沾了露水,向钟离的额头点去。

露水凉丝丝的,还存着一点清心的香气,给人一种舒爽的感觉。

明明是挺肃雅的画面,钟离却总不自觉被魈脖子边那软软的绒毛所吸引目光,还是没忍住伸手摸摸。

魈也很配合的蹭他,任由对方把自己的毛揉乱抚平,解了瘾,钟离放开魈,随对方继续。

“这是金鹏一族的赐福仪式,但我知道您贵为岩神,无人有资格为您赐福,所以只是借鉴一番,当作祝福。虽然这份祝福对您来说毫无价值,可我实在想在今日祝您百福具臻,时岁盛新。”魈将清心收好,飞回鸟群中为君祝唱。

魈一开口,听到这惊人的音域与音色,钟离才知道传说中的金鹏灵喉有多动听,他不是没问过魈这事,只是魈向来害羞,通音律平时也只吹吹笛子,看到对方极速涨红的脸,他总是不忍继续逗对方。

漫天飞羽中,钟离看到了魈的羽毛,伸手拿到与其他羽毛截然不同的锋利羽刃,真是,感动啊。把羽毛收入自己的衣衫中,专注看着眼前的百鸟鸣曲。

今日仙音入耳,如微风抚面,初阳暖心,以往见诗文辞藻总觉华丽,原来是不见其音难知其意。活了六千载,再次有了最深刻的印象,还是魈。

千年前魈让他看见了最美面孔,千年后魈让他听到了最妙歌喉。

曲毕,音未散,魈挥挥翅膀再次来到了钟离跟前。

“钟离大人,生辰快乐。”魈拿出了他的贺礼,一颗嵌了石珀的骰子。

“大人愿意收下吗?”

魈还是第一次送这种有些暗示的礼物,挺怕钟离不喜欢的,面对钟离,他总是觉得自己的心意有些拿不出手。

“常人多是用红豆,嵌石珀属实巧思,我很喜欢。”钟离将这骰子引绳戴在了手上,不自觉得笑着。

“真是很好的礼物啊,谢谢你,魈。”钟离摸着手腕上的骰子,质感真是无法言喻的好。魈每年都会送他东西,但这却是小鸟第一次剖心言意,配上情意的骰子,总觉得像个糖块。

“这是我想送给您的,但我知道,您还是更喜欢这个。”魈顺势一躺,露出小腹的绒毛,小鸟们和声完,纷纷自觉飞出了秘境,留给二人安静的空间。

成年金翅鹏王只有两处毛是软的,腹部和颈部,其他部分过于锐利,实在算不上适合rua的鸟。但是帝君吸习惯了小时候的他,长大了也还是这样,虽然有些不太愿意承认,但他很喜欢帝君对他的绒毛揉来揉去,谁都没意见,也就一直这样过下去。

长此以往,魈上仙对岩王帝君的示好方式就变成把小腹露出来,任由对方揉毛,既然钟离喜欢这样毛绒绒的他,那么今日,他便一直维持原形好了。

看对面这么配合,钟离也不客气,把大鸟揽到怀中就开始玩这些细软的绒毛。

“魈如今厉害了,还学会撒谎了。”钟离手上享用着绵软的触感,还想着让小仙人再扔些好处出来。

“大人不都清楚,您自愿的,而且这些我都是学大人的。”魈偏过头,不看钟离的眼睛,怕自己没法理直气壮下去。

这一番话倒让他回想到了以前。

那时候魈还是一只全身都毛绒绒的幼鸟,刚学会化形,开心得根本不变原形,让他很是苦恼。

但摩拉克斯怎么会搞不定一只小鸟呢。

“小孩子睡觉时不变回原形会长不高的。”摩拉克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撒着谎。

“竟然是这样。我不要长不高,呜呜呜。”魈吓得直接变回了鸟团子,趴到钟离身上直哭,把对方的衣服当作了自己的泪巾。

摩拉克斯心满意足地抱住了鸟团子,把魈哄睡着。心里一阵舒爽。太好了,现在睡觉也有毛绒绒抱了。

1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