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吃鸟学术交流研讨会] 崇高之形

法官钟离x魅魔魈

感冒play

高位上法官落下锤子,锤声散去,众人听到了对魅魔的判决。

“杀害主人,伤及公安人员,毁坏公共设施,现在判你注射死刑,立刻执行。”法官金色的眼睛毫无波澜地反射着下面被压迫跪下的魅魔,欣赏着对方的愤恨,不甘。

这小魅魔实在太过秀美,他第一眼就看上了,去了几次魅魔交易市场都没见到品质这么好的魅魔。该说上天注定吗?当他还在纠结要不要草草度过发情期的时候,这完美的小魅魔就出现了。

魈杀害了上一任主人,他一点也不意外,毕竟他的前主人是有名的不举富豪,性折磨的功夫了得,买小奴隶回家都是为了折磨,这小魅魔肯定也是作这方面用途的,不然只要有精液,魅魔可乖顺得很。

不过也多亏了他,今天他才能在此遇见这完美的魅魔。钟离上下审视着魈,下面被拖走的魅魔很是消瘦,淫纹毫无光泽,大概是到了还吃精液的年纪却从来都没吃过。啊,真是可怜的孩子。

没关系,过些时候,他就会给这小魅魔尝尝他们族群的至味。

魈是一只魅魔,这个身份使他失去一切权利。在庭的各位都在斥责他的反抗,不管主人做了什么,魅魔都应该感恩地接受,他居然还杀死了他的主人!实在该死!这个世界对魅魔就是这么不公平。

看到执行人员拿着的针管时魈并不恐惧,他只觉得解脱,终于可以离开这丑恶的世界,他对这连饭都没得吃的炼狱毫无留恋,只希望不要再带给他更多的痛苦。

看着这针头,只觉得比那富豪用的刑具细多了,肯定不会痛苦了,真好。

随着药物的注入,魈闭上眼,过了一分钟,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只是他不知道,这眼睛一闭上,还能再睁。

再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巨形软床上,这张床大抵有他以前呆着的地下室那么大,他不知道这张床的主人是多么巨大的生物,有了些许害怕。但随着记忆的翻涌,他很快变得无畏,大不了就是一死,有什么好怕的,想闭上眼继续睡去,但是他已经睡了许久,有些睡不下去了,无聊的开始观察四周。

这是间有着暖色灯光的封闭屋子,除了这张大床还有套桌椅和柜子,全都是木制品,都被雕刻上了很多繁复的花纹。他身上不着寸缕,脖颈处被戴上了新的项圈,很符合他魅魔的身份,但他居然没被绑起来限制行动,不过他已经饿得没有力气动作了。看到那扇沉重的木门被层层铁锁附上,他丝毫没有新生的喜悦,自己大抵是到了另一个地狱吧。

从没得到过营养的淫囊无时不刻提醒着魈,再吃不到精液,他就快死了。不过也好,至少痛苦不会再持续多久了。

钟离回来时,药效早就过了,他以为会看到一只魅魔恶狠狠向他呲牙,不曾想对方还没醒。

其实魈醒着,但是他懒得为对方动弹,也不屑为对方睁眼,身上的一切证明了对方不会是来解救他的主。要使用哪种道具折磨他都不要紧,反正他过几天便会死去,没什么好在意的。

钟离走近探他的鼻息,还有呼吸,那就好,他可没有在死了的魅魔身上泄欲的兴致。他打量着这只小魅魔,就是可惜对方太瘦了,手感应该不好,不过没关系,他会狠狠灌满对方,让魈成长得健康动人。

“现在,你该醒来了,小魅魔。”钟离朝魈的两个小乳头狠狠一掐,剧烈的痛感刺激得魈没法再继续装睡,凄厉地淫叫起来。

之前怕惩罚,他把淫叫的技巧刻进了自己的骨髓,可依旧没为他换来轻松一些的生活,只让他无论承受多么残忍的调教,都会叫得如仙鸟般动听。

真是令人难以忍受对他的欲望。

但看着小魅魔没有半点光泽的淫纹,真害怕他先饿死,还是先喂喂他吧。

先用手指把水挖出来,好让这没见过真家伙的小魅魔吃些东西,这小魅魔他可没打算吃几天就扔,这品相应该被他长长久久地疼爱的。

可魈是从来没受过雨露的魅魔,感受到钟离的手指,只知道这是白费他力气,没有半点美味的东西,万分抗拒。

钟离看这都快要饿死的魅魔不知好歹,抬手就一个巴掌朝它唯一一个带肉的地方扇去,“你最好乖一些,不然只会吃苦头。”

魈这才发现对方是审判自己的法官,刚想咬死对方,自己的水就被很简单地扣出来了,屁股吃了一记重巴掌的魈也不敢冒犯钟离了,左右扣穴只费力不疼,那就随他好了。

见这穴轻轻松松准备好了,在魅魔里也算是极快的了,还真是想当敏感啊。把手指抽出来,钟离打算先随意尝他一遍,先让这魅魔吃点,之后才好玩些有意思的,过些日子也才好承受他的发情期,他可不喜欢玩没反应的娃娃。

巨大而炽热的阴茎将手指取代,令魈一惊,这,这难道是,鸡巴?

这般舒爽!一定是了!

体内的炽热激动得魈搂住钟离的脖子,死死吸住钟离的阴茎,整只魅魔都黏在了钟离身上。

这是圣主吗?让他吃鸡巴,还是这般炽热这般硕大的鸡巴,里面一定有着许多浓厚美味的精液,他之前居然还推拒他的神明,他可真是太不懂事了,得亏对方不记小人过,依旧往他的穴中抽插鸡巴,他一定要努力侍奉这位世界上最伟大的神明!

湿滑的花肉正配合着淫水保养着这根巨大的鸡巴,魈想到美味的精液,讨好地舔着钟离的喉结,心形的尾巴一下一下划过钟离的后背。

“嗯啊~好棒!您好厉害!您的鸡巴好热……好喜欢……啊~”魈对这么厉害的神明绝不吝啬他的夸奖。

钟离也没有想到这魅魔这么放浪,没吃过东西的魅魔还真是好征服,只是插进去便对他顶礼膜拜了,这要是射进他淫囊里,怕不是会感恩到像小狗一般对自己摇尾卖骚。

身下魈这全身心伺候他的样子还真让钟离受用,鸡巴才刚找到淫囊的口子,魈就自己打开这淫囊的口子,主动追着鸡巴吸,誓要让钟离直接把精液射进去。

真是满意这小魅魔的诚意招待,钟离体位一转,坐到了床上,扶着怀中魅魔的屁股,很慷慨地给了魅魔许多的报酬,精子混着前列腺液大股大股地射进了魈的淫囊,美味得魈张大嘴巴失声喊叫。

精液!是精液!这是何等的美味!只尝一口便比他过去生活的一切时光都更甜美!魈陶醉在了体内淫囊中的精海。

不止味道甜美,还营养丰富,魈的肚子被射得鼓鼓的,又随着能量的转化重新变得平坦,淫纹从底部慢慢地随着精液的消化亮起,最后亮起了半个淫纹。

第一次就吃到这么多高质量精液的魈,觉得钟离一定是他的神明!他的主人!普通凡人怎么可能一次射亮他的半个淫纹呢?一定是世间为伟大的主!

他抱着对方,感受着对方射完也依旧炽热的阴茎,只觉得得就像抱着一个粮仓那般有安全感。

“主人……好喜欢主人。”魈被精液美味得忘记了闭嘴,口水从嘴边流下,口齿不清地对钟离倾诉着爱意。

这样容易就认主了,倒是让钟离感到意外,这一声声主人还是喊软了钟离的心,还是对这小家伙温柔些吧,刚开好苞,干嘛要吓到他呢?

原本想化本相,用本相覆着坚硬鳞片的阴茎来享用魈的钟离改变了想法。这般可爱的魅魔,还是温柔些吧。本相等过一天的发情期再让他见识,给他多一些时间过渡吧。

将完全没软的阴茎抽出来,测试一下魈的唇舌,才发现魅魔的小穴有多厉害,他射出的精液全部被吃完,鸡巴上除了魅魔的淫水别无他物,被保养得富有光泽。

那穴太贪吃,拔出鸡巴时“啵啾”得叫了一声,还努力收缩着肉壁,夹些空气吃。失去了鸡巴的堵塞,如同尿床般地漏了一大滩水。

“主人……还想……还想要……”话都还没说完的魈就被鸡巴堵住了嘴,同时魈的尾巴也讨好地去勾对方。

“还想要的话,那就要看看魈是否能让我满意了。”

钟离嘴上话不狠,手却一直狠狠按着魈的后脑勺,往自己的阴茎上撞。

好想要,好想要更多的精液,完全补亮自己的淫纹,填满自己的淫囊。

要让……主人满意啊……

魅魔在做爱上的天赋实在没得说,阴茎一进来就会收敛自己的牙,好好调整自己的节奏来配合鸡巴的抽插,舌头也在鸡巴的带领下,一下一下地舔舐对方。

柔软的小舌不断滑过茎体上的青筋,配合着咽喉收缩头部,也没输给小穴太多。不过嘴角不断溢出的口水,总是被鸡巴搅成泡沫,看起来就像魈被肏得口吐白沫。

被唇舌吸舒服了,抽了出来,再用阴茎拍打魈这张足够完美的脸。

“魈,你做的很好,可要好好接住奖励啊。”钟离伸手揉了揉魈的头,魈的呆毛随着那只大手倒来倒去。

话毕,魈的双腿被粗鲁地抓到钟离腰的两侧,他的背随着身体整体的被拖拽,摩擦着床单一起往钟离靠拢,露出了床垫。

鸡巴直接就进入小穴,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欢迎,尝过了热热的阴茎,肉壁们早不满用空气抚慰自己了。如今鸡巴一回来,立刻就被肉壁喷水按摩吮吸一条龙服务,生怕对方不满又抽出去。

巨大的阴茎擦过魅魔许多的敏感点,哦不,不如说魅魔的琴弦之后都是敏感点,让魈不断地魅叫。

这些叫声只会催化淫意,魈只感受到那阴茎似乎又大了,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他的淫囊,淫囊口都被征服松了,乖顺地含着对方。整个阴道虽然适应的差不多了,可还是被操翻了许多红艳艳的肉。

魈被这根大鸡巴驯化得不知天地为何物,脑子里只剩下了对这根鸡巴的诚服,现在如果要让这根大东西离开他的小穴,他还不如死去。

在被摩擦得炽热的小穴中,魈感到了一丝冰凉的液体,好!是精液!是他最喜欢的精液!

感受着精液里的力量,魈仿佛是吃到了什么,口中的水收也收不住。太好了,吃了这股精,他的淫纹就彻底满足了。

他的主人也太会射了,只需要服侍对方两次,便能舒舒服服地吃饱,这要是让其他魅魔知道了,肯定都很嫉妒他。

龙的射精量和魅魔简直不要太合适,射给别的生物会撑坏肚子的量,射给魅魔,魅魔称作恩赐。

终于把这小魅魔喂饱了,顺便试了试对方的屁股,绵软湿滑的体感,钟离只感到满意。

阴茎一抽,头部还有一两点魅魔吃不下的精液,魈看见了,跪过来将主人的鸡巴舔干净,也让嘴巴认识认识精液的味道。

“吃饱了?”钟离指挥着魅魔给自己拉好裤子,又坐到床上,抱着魅魔玩他的乳头。

“吃饱了,主人……啊~”被干开的魅魔乖顺地递着自己的双乳,只为了讨好对方,毕竟这么慷慨的主人,他实在太喜欢了。他可不会想到,接下来的两天,是什么样的磨砺在等着他。

随意让魈再潮吹一次,钟离放开他,去把门打开,把魈抱出门,走去了对门的房间。

出门后魈看着四周,发现这里也是地下室,到处都有些锁,但是没有血的味道,只有淡淡的花香。新主人的品位真好,体内充足的能量让魈只想要不断地赞美他神圣的主人。

到了对面的房间,这是间套房,陈设比较简单,浴室,正常大小的床,衣柜,一个时钟,一套桌椅。如果忽略门上铁栏,就是正常人所住的房间。

但这对魈来说已经太珍贵了,不阴冷潮湿,不昏暗无光,不恶臭粗糙的环境。他以前如何哭喊祈求都无法得到的东西,今天钟离就这么赐予了他。

钟离将魈放进浴缸中,给他下了指令:“自己洗干净,明天下午3点门会解锁,去对面等我。”说完后,揉了揉他的头,就离开了这个地下室。

当魈充满干劲地要完成主人留给自己的任务时,他才发觉,他不知道怎么用这浴室,他没用过这些高级的旋钮,以前他被清理的方式是恶魔一桶又一桶泼在自己身上的冷水。

随便拧了拧,花洒喷出了滚烫无比的水,把他的皮肤淋得通红,让他回忆起了以前的惩罚,吓得跑出浴室。

等到他冷静过来后,进来把水关上,开始等待浴缸中的水温度下降,时间太久,身上又淋了水,不一会就着了凉。

等了许久,久到鼻水流了些许,大脑晕乎乎的,水终于降下温了。魈好不容易清理好了自己,躺到床上,只觉得眼睛再也没法多睁一秒了。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幸好,他没有错过三点。他听着外面侍从的敲门声,起身下床,差点栽倒,头好晕啊。扶着墙缓了好一阵子,他慢慢地向对面的房间挪去,短短的距离像是难以跨越的鸿沟,以他的坚强抵达到那张巨大的床倒下。

总算完成主人的命令了,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合上了眼。

再次醒来时,他的主人,哦不这是他的主人吗?看着眼前半龙形的钟离,魈还以为自己在梦中。可是身下带着鳞片的恐怖阴茎已经插了进来,密密麻麻的疼痛提醒着魈这不是梦境。

强撑着理智给魈扩了扩张的钟离,此刻也无法再忍耐自己的情欲,只想干烂眼前的魅魔,把他的精液全部喂给对方,平息自己胸中的火气。

龙的阴茎比凡人的还要粗大许多,一进去就把魈的穴撑得发白,上面还带着粗糙的鳞片与细密的倒刺,饶是魅魔也难以忍受,毕竟魅魔吃的都是人类的鸡巴,况且,这居然有两根!

不可能有生物能够称这样的情事为享受,魅魔也是如此,这分明是以情欲为名的处罚。

被野性占领思想的龙,一进到着高热的小穴,便是出去都不想出去了,在里面毫无章法地横冲直撞,还留着一根在外面用倒刺擦红了魈的屁股皮肉,而魈只能乖乖地忍受这些,毕竟他全身都绵软无比,使不上一点点气力,只能随便对方的阴茎把自己的穴肉剐蹭出血,又让自己的魅魔能量修补好。

幸好钟离提前喂饱了他,不然没有魅魔能量的他,一定死在这张床上。无力抵抗的魈十分让龙满意,浅浅射了一番的龙,将第一根阴茎抽出来些,方便第二根进入后穴来获得更多的快感。

吸收了一波品质上乘的精液,魈感觉自己的大脑清明了一点,好歹有力气叫床了,虽然对他的现状一点都没有改善,他以前甚至想不到,他会想要拒绝阴茎的肏弄。

可是龙不会听他的不要,他也没有轻推一下的力气,只能这样当一个尽职尽责的精盆。

魈闭上眼,不去看对方比上一任主人道具还要恐怖的阴茎,快晕过去吧!快晕过去吧!晕过去就不用再经历这堪称虐待的情事,还能收获精液了。

可现在的他床上眼睛,也阻止不了两根鸡巴对他的凌虐,疼痛使他的尾巴一直立着,射给他的精液能量只够用来修复两个穴的骚肉,使其能够继续吸夹鸡巴。

真是该死的穴啊,不管对什么东西都会又吸又夹地讨好,以前的道具是这样,现在这龙茎也是这样!

自己的身体,不要老是讨好伤害自己的东西啊!

身体又不舒服,又激动的魈全身都变得红红的,但是脸还是一派清纯,真不知道一只魅魔长那么清纯干什么。

龙化的钟离倒是喂精喂得更猛,因为舒服了,便射了,不会控制什么做爱的节奏。魈吃得多了却远远不如昨天安逸,毕竟精液的能量又不会滋养他,全部都去修复自己伤痕累累的肉穴,真是白干活!

主人今天怎么这么讨厌,魈流着泪,在心里想着,明明昨天对他那么好。

其实对魈来说有吃的就已经赢上一任主人太多,可是如果钟离昨天没对他那么好,他就不会贪念那个感觉了,好怀念,好怀念昨天那个温柔的主人,会用肉感大鸡巴喂他精液的主人。

嫩穴被粗糙的鸡巴捣出了掺红掺白的淫液,随着淫茎的抽出滴下。他感觉自己就要废掉了,两根覆鳞鸡巴一同使力,仿佛要把两穴打通的肏法,让魈心中升起了浓浓的恐惧,额头与脚底不断冒出冷汗。终究是让恐惧加重了病情,晕死了过去。

如果他还能醒来,他想要昨天那般温柔的主人回来。

但龙精这般活死人肉白骨的补品,让魈怎么轻易死去,就不断地修复对方,再破坏对方,已经不能说是情事了,只能说是实验龙精的修复能力到底有多强大。

做了两天,钟离终于是找回了部分理智,看着身下被肏得半死不活的魈,他化回了人形,虽然发情期还没过,但总算有能力控制形态了。他的小家伙做得真不错,可以获得主人的奖励。

感受着高热的穴,他莫不是发烧了?这还真是,辛苦他了,用自己的力量为对方治愈了一切,这小家伙还是没醒过来,那就不要怪他了,是他对主人奖励的到来毫无知觉的。

猛掐对方那白白嫩嫩的阴茎,再拽那条爱心小尾巴,魅魔瞬间醒来一阵痛呼,看着眼前恢复人形的钟离,魈不知该说些什么,就开始被对方肏弄。

不过这次的鸡巴没有倒刺没有鳞片,也没大到能把他的穴口撑得发白的地步,他伟大而仁慈的主人回来了!

“主人~”

才被温柔对待的魅魔,已然忘记了对方前面对自己的粗暴行径,开始愉快的呻吟,为主人的鸡巴助兴。

这才是最美妙的生活啊~

一连五天的淫乱时光,总算结束了钟离的发情期,这张大床上被射得到处都是精,就算是魅魔,也不可能吃完呢。而魅魔自己,身上也没有一处不挂着龙精,头发有些混着精液黏在一起,整个人看起来像是精做的娃娃。

这样的魈钟离不要太满意,耐肏,听话,会吸会喘,还这般痴迷自己的精液,真是不要太有诱惑力。他亲了亲魈,这么乖,就不关着他了,上去好好陪他吧。

好多吃的,好幸福,可是没法动了,也吃不下了,好浪费……

被钟离抱去清理的魈看着床上的精液这么想着。

过了这么多天,即使是魅魔,也会十足的疲惫啊。他还不知道主人的名字呢……好困,醒来之后问一问吧。

1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