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吃鸟学术交流研讨会] 帮帮我!地脉先生!!!

前提:大概是岩魈二人互通心意刚刚本垒后的热恋时期







受旅行者所托二人前去探索某秘境,在地脉异常的影响下热恋的二人要面对的是?

这是平静提瓦特日常中平凡的某天

“帮帮我!万能钟离先生——”伴着不明觉厉的话语,旅行者急匆匆地破门而入,一个滑跪扑向了正端坐院中饮茶的客卿先生,然而还未等哀嚎滑跪的旅行者抱上钟离大腿便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碧玉长枪阻绝,枪身嗡鸣,雪亮的枪刃映出少年仙人自树荫下显现的身形。

“啊,魈也在啊!”光速捡拾好形象的旅行者艰难拔起插进土里的和璞鸢,随意的拍了拍灰后将其递回主人手中,状若无事的和魈打起招呼,“既然魈也在那就更好了,我还想着要是只拜托了钟离先生会不会不太好……”

“哦?旅者这般风风火火地前来找我,是所求何事?”闲适饮茶的钟离接回最开始的话头,将话题引回正题,堪堪找回大脑的旅行者随即上前讲起此次前来的所求,只道是在璃月完成委托时误入一处秘境,不慎将委托物品落在了秘境中,再想进入时却不得其法了,思来想去也只能求到万能的钟离先生头上。

听完旅者所求,万能的客卿先生不由得叹气,旅行者见状连忙告饶,眼泪汪汪的扒在石台边上求求,嘴里还在碎碎念着什么“120原石”“帮帮我钟离先生”

被求得不行的客卿先生哭笑不得,只得放下手中茶盏,答应了卑微求求的旅行者,而后又看向身后的恋人,语带调侃的伸出手邀请

“那么,此行是否有幸能请降魔大圣为我护法呢?”

循着旅行者所绘的地图指引二人来到了秘境入口,依照旅行者所述的方法钟离轻松打开了进入秘境的大门,正欲进入时被魈伸手拦在身后,钟离低头望去只见护法夜叉绷着一张脸如临大敌,不由失笑道:“无事,魈不必如此担心。”

最终客卿先生还是拗不过护法夜叉的执拗,只得随在对方身后进入秘境。

不出意外的还是出意外了。

进入秘境后的二人被传送分开,在探索过程中魈惊觉秘境里的时间线混乱,虽然对于钟离的实力心中有数但也不由得变得心下急躁,于是开始凭借二人间的契约感应开始在秘境中寻找起对方的行踪。

依靠着契约感应的强弱变化,魈找到了,但是发现恋人的衣装有变,魈虽心里疑惑但还是向着恋人的方向走去

然而还未等走到身边就被对方发现,金光一闪便被熟悉万分的玉璋锁在了半空,此情此景让魈感到不明所以,眼中犹带震惊的看向眼前稍显陌生的恋人,向对方道:钟离大人这是何意?

面前的岩神面无表情道:“钟离是谁。”

魈心下一惊,试探着改口:帝君?…摩拉克斯大人…

面前的岩神表情未变,只打量了一圈眼前的夜叉,毫无预兆的伸出手按向怀中仙兽小腹,只见小腹上一闪一闪的岩印,好奇发问:“你身上的岩印是从何而来?”

魈:是钟…是您留下的,是,是伴侣的证明。

岩:我?所以,你是我的伴侣?

魈:……(沉默不语,小鸟脑子过载)

岩:我能感受到这份力量与我同源。但我应当从未给予过谁这般印记,你若不愿说那我便自行感受吧。

我行我素的岩之魔神说罢便抬手按上岩印,不由分说就向岩印里注入力量。

魈只觉小腹一烫,下意识就想弓腰躲开,但被玉璋牢牢锁住的双臂限制了少年仙人原本灵巧轻盈的身手,而卡在腰线一侧岿然不动的岩手更是让他难以挣脱,几番挣扎无果下被逼入角落避无可避的魈只能卡在原地乖乖被摸。

双手受限的魈被迫乖巧的卡在半空,颤抖着承受被岩之魔神注入力量探查所带来的微妙触感,虽然心下知晓面前的魔神并无他意思,但沉溺于热恋中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就联想起与眼前人的某些时刻,自顾自的便有了微妙的条件反射,察觉到身体反应的夜叉羞愧难当又避无可避,只得偷偷的夹起腿试图遮掩。

所幸正沉下心神探查的魔神并未察觉到掌下的躯体正面临着何等境地,专注于探查印记回路的魔神闭上了双眼,感受印记里的回路,看到面前魔神将眼闭上后的魈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不料对方按在小腹的双手突然便开始顺着岩印的笔画游移,隐忍半晌的魈最终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

被突然冒出的声音打断了动作,魔神略带不解的睁眼,看向怀中紧咬下唇忍住呻吟满面绯红的夜叉。

感受到身上魔神的无声注视,魈感到许久未曾有过的压迫感,惊觉自己现在所面对的是千年前的岩之魔神摩拉克斯,而非是已然互通心意的钟离大人,金瞳中蕴藏的情绪也不由得有了改变

岩:你为什么和刚才不一样了,你不是说你是我的伴侣吗?

魔神不能理解对方的情感为何起了变化,不通人情世故的魔神对于这份不解选择直接出口询问

不知如何回答的魈选择沉默以对

岩:伴侣间应当做什么?

对伴侣间的微妙情感有所好奇的魔神继续自顾自的发问,但只得到了与先前同样的沉默,索求无果之后动手能力极强的魔神选择用自己方法获得答案。属于岩之魔神的力量从腹间的岩印注入,解析掌下这具被同源力量浸透的身体,通过岩元素间的共鸣获取过往残留下的痕迹。

魈:!

岩:原来如此。

将二人相处的过往看了个七七八八的魔神收回了手,玉璋随心而动的缩小到仅锁住腕间,双手一揽便将失去支撑后从半空落下的夜叉接入怀中

被对方动作惊到的魈急忙道:“摩拉克斯大人,我可以自己站起——”

未完的话语被岩之魔神低头贴上的唇截断了,后半截的拒绝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吻吞去

岩:伴侣是这样做的吗。

疑问句被魔神说出了肯定的语气。

被魔神的行为震惊宕机的夜叉无法给出回答,只能脸红红的把头偏开逃避问题。

没得到回答的魔神索性也没再追问,抬手召出岩造物拼成一块平整小榻,准备把怀里的少年仙人安稳放到榻上

突然间秘境发出好似有什么绷断的声音,魔神的身形像是花屏的电视一样闪烁了一下,从抱着夜叉的岩臂开始变得逐渐透明起来

心中大致能猜到这是发生了什么的魈趁身侧魔神一时不察,撑起身子贴向对方

被抱在怀中的魈很轻易的就贴上了对方,并附上了一个伴侣间的亲吻。不同于魔神方才轻轻贴上唇便停下的动作,而是真正深入其间的亲吻。

正对上魔神近在咫尺的璨金双眼让魈感到一阵迟来的羞耻感,在选择遮住对方双眼的不敬帝君与闭上自己双眼的自欺欺人之间夜叉选择了后者

最开始时还是魈青涩的模仿着帝君曾在自己身上使用过的技巧,主动的伸舌引导对方在自己口腔中动作,随着亲吻的持续,原本生涩的岩之魔神开始逐渐变得熟练起来,亲吻的方式也逐渐变成魈所熟悉的样子。

在过长时间的亲吻中被亲的迷糊上不来气的少年仙人睁开眼,朦朦胧胧看到眼前的人又变回自己熟悉的钟离大人,一个激灵从钟离的怀里弹起,踉跄一下靠到一旁站好

看着恋人害羞之下的可爱行径在一旁笑而不语,对方才戛然而止的亲吻略感遗憾的客卿先生笑道:“怎么不继续了?”

被爱人调侃语气逗得羞赧不已的魈意欲开口但又语无伦次,口中“您,我,”“刚才…”的含糊成一团

逗够了恋人的客卿先生转开了话题,开口道:“一些地脉混乱罢了,如此说来我似乎回想起一些过去,出去后我可以细细讲给你听。”

说罢后钟离见恋人还未回过神来,便又道:“我已找到出去的方法,旅者所需之物也已到手,走吧。”说罢便非常自然的牵起魈紧握在身侧的手,轻轻揉开后与其十指相扣又摩挲几下

这般操作下来魈才仿佛是回过神来,忙不迭的应道:“好的……”

与此同时,魔神战争时期的璃月某处

被未来恋人主动的亲吻教学到一半突然被秘境弹出去了的岩之魔神:?

摩拉克斯:这就是伴侣吗,学到了。那么,我的伴侣现下又是在何处(思索)

稍稍回忆了一下先前亲吻时汲取过的气息,摩拉克斯简单的进行了一下逆向追踪,在确定了对方的大致方向后稍加思索

摩拉克斯:梦之魔神的领地吗…也好,这就启程吧。

随后发生的一切也一如世界树的记录。

接回未来恋人后的摩拉克斯开始了快乐的养鸟生活。

把目光转回千年后的时间线

出了秘境后,钟离语带调侃的向魈说起自己方才回忆起的过去,不由感叹原来还有这般机缘

魈:“原来当年您就已经……”,听罢钟离娓娓道来的叙述,魈后知后觉的发觉起一些尚未被他发现的过往,不由陷入沉默。

一直注视着恋人的钟离又继续逗起小鸟来,调侃道:“按如今年轻人爱看的话本来说,我们这也称得上是天作之合?这般看来不论是魔神摩拉克斯还是凡人钟离,第一次的亲吻都给了魈呢。”说罢轻轻握紧了一下与恋人相扣的十指

魈:(风轮两立逃走)

与此同时,往生堂门口

蹲着等人的旅行者&派蒙:所以,钟离先生和魈怎么还没回来(画圈圈)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