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了……

“已经冬至了啊……”经过望舒客栈一楼的魈停顿了一下,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看到了木桌上的一盘盘饺子,因为今天是节日,望舒客栈的饺子又是一等一的好吃,自然今天人也就多了。魈有些不习惯这么热闹,赶紧进屋准备上楼梯,老板也正如他所料不在前台,“老板这时候应该在招待客人吧……”魈心里想,“也好,省得我解释了。”回到空荡荡的顶楼房间里,魈虚弱地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又回想起了刚刚在荻花洲发生的一幕……

已经入冬了,天气逐渐寒冷,魈依旧像往年的每个冬天一样,在这片土地上挥动着武器。即使岩王帝君已经假死退位了,璃月已俨然进入了人治的时代,七星也来找魈商议过有关除魔此事,可魈依旧认为只要帝君还在一天,契约就不应该被终止。是的,帝君还在世,但是人类却不知道,这是只存在于璃月众仙之间的小秘密;而帝君化身为凡人钟离之后,会定期给魈送连理镇心散,这是只存在于钟离和魈之间的小秘密,魈暗自想到。很快,天上飘下白色的晶体,落在了荻花洲的草地上,很快地上就披上了薄薄的白色外衣。魈蹲下来捧起来一掌心雪,“雪下的不是很大……没有那时候大……”魈自言自语,想起了幼时被迫挖雪充饥的经历,又想起了他的帝君第一次救下他的时候,“帝君……帝君……”魈呢喃着,用迷恋的语气喊着他的君主——

“咳咳——呕——”魈摊开手,掌心里的雪上散落着几片花瓣……

木床上,魈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手里易碎的花瓣,薄薄的几片,像是清心的花瓣。难不成是……“花吐症”这三个字飞快地在魈脑海里闪过,好像是……正在陷入沉思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上仙,我刚刚在一楼看见你了,是身体有什么不适吗所以法力……”——“没有!”魈极快地否定了,顿了顿,“今日是冬至,我看客栈一楼十分热闹,就顺路看了眼。”话是这么个道理,但是,不太像上仙的作风哇,菲尔戈黛特心里想道——好像那位往生堂的钟离先生同上仙关系十分要好,上仙对他不同于常人,也许应该告知他?

……

当魈自以为演技天衣无缝不可能有任何疏漏,甚至还在研究手里的花瓣时,那位往生堂的客卿看了看手边的关在笼子的青雀,一股思绪涌上心头,客卿先生貌似想到了什么好点子去挖掘他的那位降魔大圣了。
tbc.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