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22h】痴汉魅魔能睡到漂亮先生吗

“嘶……”钟离醒来之时,头痛欲裂。

脑袋昏昏沉沉,意识浮沉挣扎许久,终于勉强清醒些许。定睛看去,四周景致单调非常,但手腕上哗啦啦发出响声的铁链预示了如今不太妙的状况。

这是哪里?

钟离眉头微皱,他尝试着挣脱锁链——身为一只纯血统吸血鬼,他自然不是普通锁链能束缚住的,但是无论用多大力气挣脱,那锁链纹丝不动,捣鼓许久,钟离不太清醒的脑袋终于咂摸出一丝不对劲来,再将那锁链拿在手中仔细看,得,施加了圣水祝福,这玩意就是吸血鬼的天敌,被那玩意泡过的锁链,他能挣脱才怪呢。

只是,他一个喜欢宅在家的吸血鬼,一年到头见不到几个人,着实想不明白得罪了谁。也正是因此,他还是大意了,才会遭人暗算。但是……

我一个良家鬼,我没惹任何人!

钟离坐在原地,想破了头也想不到是谁对他抱有这么大的敌意,没过多久,门外有脚步声靠近了。

脚步声停在门口,随即门把手下压,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门外进来了一个漂亮的青年。

青年一头墨绿色的发,个子不高,但身形匀称,长了一张过分漂亮的脸,眼睛是和他如出一辙的金色,眼尾也带了红眼影,衬得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多了一丝勾人的意味。

青年走近,将门关上,一双眸直勾勾的盯着钟离。

钟离总觉有点眼熟,但又着实想不起来,被青年直勾勾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心中升起一种不太妙的预感:“这位……呃,这位小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魈。”青年道,并没有直面回答钟离的问题,“我的名字。”

“哦,魈。”钟离点点头,又道,“那么,魈,你是因何将我关在这里?”

“……”魈盯着钟离的脸看了半晌,仍然没有回答,只是走近了些,钟离终于看清,魈身后那条细长的尾巴。

魅魔?

钟离瞳孔微缩,没等他出声,只见魈直接走了过来,吻住了他的唇。胳膊一阵刺痛,钟离从惊讶中回神,赶紧将身上的男孩推开:“你干什么?”

“很明显了不是吗。”魈冷静地将已经注射完毕的针管扔在一边,清冷的金眸浮起一丝迷离,他舔了舔嘴唇,看着钟离,“饿了,进食。”

“不是,你都不问问我的意见吗?”钟离只觉得头疼,他抬手按了按太阳穴。

“……”魈看了一眼钟离身上的锁链,又看向他——意思很明显了,他知道可能会被拒绝,所以一开始就没准备询问钟离的意见。

钟离还想再挣扎一下,但魈已经贴了上来,男性魅魔的身子也比普通人更柔软,放松的时候像是抱着软绵绵的人形抱枕,唇瓣不由分说印上了他的。年轻魅魔一边亲钟离,一边将身上的衣服褪了个干净,他实在长了一张过分漂亮的脸,即使这种死亡角度也遮不住那种惊艳,小巧舌尖试探一般探了出来,钟离只觉唇上一片濡湿柔软,他震惊于魈的主动,抬手想要推魈,结果触手就是一片细腻火热的皮肤,钟离又被烫了一般松手,手不知所措地举在半空,不知往哪搁:“你……等等!”

魈蹙了蹙眉,似乎是觉得钟离吵,于是他打了一个响指,那些锁链就像有生命般动了起来,将钟离的四肢紧紧锁住。魈满意地在钟离唇上啄了一口,又去撩钟离的衬衫。单薄衣服遮不住什么,魈轻而易举摸了进来,裤子也被三两下扒掉,手带着灼人的温度握住了肉棒。

刚刚魈给他打的那一针不明液体,钟离也终于知道了是什么,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开始发热,异常的渴求蔓延全身,肉棒在刺激下很快硬了,钟离低喘一声,这样异常的身体反应他从来没有过,不自在地挣动,不曾想锁链哗啦啦的响声惊动了魈,魈几乎是发了狠般咬了一口钟离的唇,手一推,将钟离推倒在床上,欺身压了上来,一双金眸蒙上了一层雾,魈捏住钟离的下颔,不食烟火的清冷与欲望灼烧的勾人同时出现在那张脸上,钟离看得心脏狂跳,喉结微滚。

“先生……”魈声音低哑,他微微抬起脸,盯着钟离金色的眼睛。与他对视的一瞬间,钟离像是被烫到了一般移开视线,魈感受到小腹灼烧的感觉,他今天成年了,淫纹成熟,正尽职尽责地渴望着精液。

“可是这样,这种方式……”钟离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试图和魈讲道理。

“你不是也在渴望我吗?”染上欲色的声线低哑勾人,魈打断钟离,指尖摸向他的喉结:“你脸红了,先生,喜欢我这个样子吗?”

“不是,你等等……呃嗯……”魈似乎根本没有期待钟离的回答,他只是握住了钟离的肉棒,魅魔向来是十分擅长这种事,他握住那根挺立的肉棒,动作间十分精准地照顾到了敏感带,钟离忍不住闷哼出声,催情药也已经开始起效了,魈也开始了下一步动作,他不再贴着钟离,半坐起身,淫纹在黑暗的环境中散发着暗淡的光,他一手向身后摸了摸,那里已经被发情的水液沾湿了,甚至因为他跨坐在钟离身上的姿势,淫水流在了钟离的腿上。

“唔……”魈跨坐在钟离腿上,手向后摸,就着这个姿势将指尖探入穴口,魅魔的穴儿生来就是为了做这种事的,几乎无师自通学会了嘬弄手指,水儿不一会儿就泛滥了,指尖在穴里发出清晰的水声。

但这个姿势还是有些累人,魈索性微向后靠,将双腿打开成M状,穴口贴住钟离的肉棒磨蹭一下,紧接着将手指再次插了进去。

“嗯……嗯……”

魈并不是喜欢叫床的魅魔,只有舒服到了才会从喉咙中吐露一些闷哼声。他一只手为自己扩张,一只手照顾着钟离的肉棒,吸血鬼早已情动,只是抿着唇不看他,蹙起眉头,分外隐忍地闷哼。

魈也不管他,只是认真地做着扩张,手指加到三指,魈一边轻哼着喘息,一边低低叫着钟离。先生、钟离、大人等称呼乱叫一气,伴随着明显的水声,听得钟离耳根发热,药效之下汹涌的欲望几乎要吞噬掉理智,钟离攥着拳头,额头青筋暴起。

“先生,先生你看看我。”魈急促喘了口气,似乎终于完成了扩张,钟离敏锐地捕捉到了手指抽离穴口轻轻的啵声,湿乎乎的肌肤贴在了钟离的肉棒上,柔软滑腻的穴肉嘬着肉棒上上下下,很快就留下一片水渍。

“呃嗯……嗯……”魈的脑袋被欲望灼得只剩渴求,但钟离还在隐忍,吃不到肉棒的穴儿也开始叫嚣着不满,魈抬起了身子,将肉棒抵在穴口,急切地想要吃下去,龟头在魈急切的动作下在敏感肛周滑了许多次,终于对准了穴口,一口气坐了下去。

“唔啊!”

这一下惹出一声惊呼,随着魈的神经一瞬间的恍惚,紧紧固定住钟离的锁链也随之一松,钟离几乎是瞬间坐起了身,但也因此,将身体发软的魈接了个满怀。

魈只觉自己撞入一个灼热的怀抱,独属于钟离身上那股优雅的香味混杂着汗味强势闯入鼻尖,魈抬起头,看到钟离隐隐发红的眼睛。

“?”

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钟离怎么能动了,紧张得身体一绷,第一反应就是钟离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挣脱了锁链,钟离被夹得一阵爽快,低低嘶了一声,想要抱住魈。

“不,你不能走!”不想钟离一动,魈好像直接炸了毛,他死死按住钟离的手,眼中闪过疯狂:“就算你挣脱锁链,也不能……唔……”

钟离被打断动作,心情算不上好,更何况他被魈强制性关在这里,还被明晃晃勾引,隐忍了这么久,哪里还会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狠狠吻住了魈,尖牙在那柔软的唇上咬了一口,魈轻哼了声,似乎感觉到痛了,就这一下,那唇瓣就被咬出了一个口子,沁出血珠来。

霎时间,香甜的滋味传进口腔,钟离的双眼几乎瞬间变成了嗜血的红色——身为一个宅鬼,他平时以动物血为生,但即使很久以前喝过不少其他种族的血,也从未尝过如此美味的。只是这一点点,就勾动了钟离沉寂几千年的味蕾。

魈明显感受到钟离粗重的喘息,他看着钟离的双眼变成血红色,懵了一瞬间,反应过来后根本没有一丝害怕的神色,反而低低笑了一声,眼中闪烁出一丝不正常的兴奋感,甚至故意将唇瓣上的伤口咬得更严重,血液滴落,青年带着喘的嗓音在钟离耳畔响起:“先生,你喜欢我的血?”

钟离眉峰一蹙,发了狠地吻住魈,美味的血液入口,钟离吮着魈流血的唇,但是太少,太少了,钟离不满地伸出舌尖舔上那道伤口,再撬开齿关,去抢夺魈口中带着丝丝血液的津液。

“唔……”魈哪见过这么凶狠的吻法,唇瓣要被亲肿了,口中的舌头搅弄不停,长舌连他的喉咙也舔过了,不过一会儿就手软脚软,他被吻得窒息,眼中泛起丝丝泪意。

“先生,先生……”被放开那一瞬,魈立刻缠了上来,穴口卖力地收缩嘬弄着钟离的肉棒,双手搂住钟离的脖子,努力抬起头,微微偏头将脖子展露给钟离,他似乎找到了引爆钟离欲望的方法,眼中闪着兴奋的光——“先生,来喝我的血吧,先生,要多少都可以的,啊……”

“闭嘴。”钟离眯起了眸子,他按住魈的腰,动作凶狠地将魈按在肉棒上,同时挺腰,那肉棒就进得更深了,魈猝不及防被狠操了一下,不受控制叫出声,却不忘将脖子凑近钟离。

“钟离大人,喝我的血吧……唔啊……再,还要……”

“我都说了,闭嘴。”钟离粗喘着,眼睛仍是不受控制的血红色,他一个活了几千年的纯血统吸血鬼,竟然在一只小魅魔身上出尽了洋相,还被小魅魔的血液吸引,此时他的心情可以说是分外糟糕,最终承受怒火的,也就只有魈了。

清脆的声音响起,钟离一巴掌打在了魈的臀瓣上,魈轻轻呜咽一声,终于还是听话地闭上了嘴,钟离这一巴掌可没留手,臀瓣火辣辣的疼,但魈被操了几下后,就没有力气去理会这点疼痛了,穴被肉棒狠狠解了痒,魈舒服得浑身发颤,嘴里发出媚吟。

“不愧是魅魔,再粗暴也承受的住吧?”钟离有些失控,但他并不打算控制自己,只是肆无忌惮在魈身上发泄欲望,反正是魈自己送上门来,惹恼了他,自然不可能全须全尾地结束。

“唔……呃嗯……是、是的,钟离大人……请随意使用……”

魈的回答被顶撞得断断续续,钟离捉住了魈身后那条细长的尾巴,叼住了头顶黑色的角,他捏住尾巴上的桃心肆意蹂躏,舌头舔弄着角,魈像是被按开什么开关一样,几乎瞬间尖叫出声,本就泛滥的后穴绞紧了,钟离闷哼一声,狠狠顶开层叠的媚肉,直捣花心,魈又是一声尖叫,挺立的秀气肉茎猝不及防喷出一股白浊。

钟离挑了挑眉,并没有去管那些,只是自顾自地做自己的事,他并不打算放开魈的尾巴,他捏着那桃心随着抽插的动作蹂躏着,果不其然,魈的声音也变了调,承受不住的快感让他张大了嘴喘息,但即使被逼出生理泪水,浑身因为快感而不住痉挛发抖,魈也没有喊停,他只是固执地缠住钟离,即使双臂没什么力气了,也不想放开。

“先生,先生呃……呜呜……我要更多……”

“乖。”魈的乖顺让钟离心情好了一点,但他并不打算放过魈,指尖把玩一会儿尾巴,忽然一手掰开了魈的臀瓣,穴口被扒开发出啵的一声响,与肉棒连接的淫水拉出细丝,穴口粘着一圈被打出白沫,钟离用桃心尾巴抹了,将之毫不客气地塞进魈被填得满满的后穴里。

“啊!呃,等等!”钟离可没收力,这一下就将桃心尾巴尖尖处塞到了穴心,穴里和尾巴两个敏感点互相触碰,穴儿不受控制地收缩,却因此在咬紧肉棒的同时刺激了尾巴,乱七八糟的快感将魈瞬间淹没,两条细白的腿无力的踢蹬着,呜呜咽咽地哭出了声。

“不是想要更多?”钟离才不管魈受不受得住快感,毫不客气地往身处狠操,没一会儿,魈那秀气的肉茎再次射出一股白浊,竟是在毫无触碰到前提下被操射了两次了。

“听说魅魔可以达到快乐的极致,不知你能不能用后穴高潮?”

“呜呜……”魈呜咽着,却是死活不想松手,固执地抱着钟离,话都有些说不清了:“先生、钟离大人、您想的话,我能做到的……”

“哈,不愧是魅魔,真是淫荡啊。”

“呜!”这样明显带着羞辱的话让魈难得升起一丝羞耻心,钟离猝不及防被夹了一下,拍了拍魈的屁股:“还知道羞?”

“先生、先生……”魈快要被快感淹没了,可是不够,不够,不够还是不够,他想要更多,要和先生更亲密……

“先生,喝我的血,先生……”魈努力在喘息的间隙看向钟离,魔族尖锐的指甲显现出来,飞速在脖子上划出一道口子。

霎时间,芬芳的血液气味将钟离勾得更加失控,他不由分说露出尖牙,狠狠咬住那道伤口,尖牙在魈的脖子上留下两个血洞。

可是不疼。魈双眼上翻,只觉一股难以言说的美妙感觉从脖子上传来,肉棒狠狠捅进了最深处的结肠,将魅魔储存精液的小口捅开,那小小的地方也成了性交的器官,肉棒狠狠操着,埋在穴里的尾巴被带着一起进进出出,就像钟离和他一起在操自己,魈尖叫着,身体痉挛,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来了,血液一点一点流逝,他的身体发软,体内的肉棒似乎要顶穿他的身体,最后发了狠地顶入最深处,魈叫不出声了,穴儿痉挛着绞紧,钟离只觉得一股水儿浇在肉棒上,同时腹部也感受到了液体的温热,他被夹得闷哼,将精液释放在了魈深处的小口之中。

腹部的淫纹逐渐填满,魈小小的肚子吃不下那么多精液,最后溢出来,在穴口处淫靡地淌下来。而魈,终于觉得满足了,他软倒在钟离怀里,还不等钟离进食完毕,就双眼一黑,昏死过去了。

80 Likes

非常好车车,令我不争气的泪水从嘴角滑落。爱来自璃月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7 Likes

无法满足魈宝宝的先生不是好先生!

4 Likes

眼泪从嘴里流了出来呜呜呜太香了!钟离好口福!(?)

好主动啊魈宝!好看爱看!(吃)

好色哦……

鐘離明顯不認識魈,但魈卻叫做「鐘離大人」那就是説魈是認識鐘離的……
所以老師有後續嗎!!

大概是钟离救过魈但是忘了,魈一直偷偷跟踪当ch这样,等到成年就胆大包天的给钟离抓起来用屁股强了

2 Likes

暂时没有打算写后续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