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拉克斯从不吝啬自己的赞赏

,

*魈单性转注意

*是《魈妹追夫记》的前篇
*是旧文搬运

摩拉克斯从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对于这一点,被他一手带大的魈上仙应当深有体会。

魈是被摩拉克斯一手带大的,其实就当时的情况看把魈交由伐难或应达会更方便一些,但魈刚被带回来时整只小鸟都被梦魔折磨得不轻,只相信这个把她救出牢笼的神明。其他的仙人哪怕是温柔的伐难,富有亲和力的归终又或是可可爱爱的小甘雨,只要他们一靠近魈,就激得小鸟发出警告,只是警告的鸣叫倒还好,就怕小鸟再弄伤自己。

幸而岩君仁慈,将浑身伤痕的小金鹏接到自己身边,取名「魈」——在异邦故事中历经磨难的鬼怪。

魈第一个学会的璃月语是“摩拉克斯”,当她拉着岩君的衣角发音奇怪地叫着摩拉克斯时,岩君没有怪罪她的不敬,也没有急于纠正她的发音,而是摸着她的头,笑着祝贺她终于学会了第一句璃月语 说她很聪明,让她明日来书房正式开始学习璃月语。魈能听懂的璃月话不多,更听不懂这些文绉绉的话,但她看见岩君笑了,便用头蹭了蹭岩君的手心,也跟着一起笑了。

在魈被摩拉克斯教了两个月后,魈已经能够与摩拉克斯日常对话了,岩君带她参加了一次众仙的宴会,白白净净的小姑娘迅速获得了众仙的喜爱,其中归终尤甚,捏魈刚有些肉的小脸颊捏的不亦乐乎。

宴会结束后魈送给了摩拉克斯一顶花冠——她刚和甘雨学的,花很少,只有零星几朵,因为大部分都被那位教她做花冠的小老师吃了。岩君并不嫌弃,总师这花冠比不上他洞天里那些收藏的宝贝,他将魈抱起,让魈为他亲手戴上,岩君像这两个月教她读书写字一样,讲她的小花冠夸了一遍,接着又赞赏她今日与仙众搭话十分勇敢,告诉魈可以向他索求一个礼物。

礼物?小鸟从未听过如此新奇的词汇,之前在梦之魔神手下时一天不收罚就已是最好的待遇了,哪来礼物一说,见小金鹏一时说不上来契约之神便在魈的右手上留下了一枚小小的岩印,告诉她这是「契约」,礼物不必急,什么时候想好了再说。

待魈睡下之后,岩君来到书房打开了一个小箱子,里面有魈掉下来的小绒羽,有一张练的字——一面是较为规整的“一”“丶”,而另一面则是奇形怪状的“摩拉斯”与“魈”,还有一支捏断的毛笔——魈第一次握时把握不好力度,于是这支笔便因公殉职了。这是摩拉克斯为魈制作的成长记录,岩君将花冠用岩元素力保存放进箱子,可沉思片刻后又将那花冠拿了出来,这是她送给我的,我也回了她一个契约,这很公平。

再后来摩拉克斯教授魈枪法,在魈学成后亲手为她锻造和濮鸢;教她茶道,现在魈泡茶的手艺已经受到了众仙的一致好评;教她兵法与领兵,现在魈已经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金鹏大将……

在岩君的教导下,魈已经从刚被带回来的那个残破的小兵器变成了富有盛名的降魔大圣。世人常赞岩君仁慈,说书人将君臣美谈传遍璃月;夜叉们欣喜于幺妹的变化;仙人们无不喜爱那个可爱的新同僚……除了摩拉克斯。

今日在港口见一少女将心上人送的花朵护在心口,纵使雨已经将她淋了个遍,可她仍旧将花小心护好,好在少女的心上人及时赶到,撑起了伞,口中小声数落着姑娘,可手上缺将大衣披在姑娘身上。不知为何,岩君联想到了魈送给他的花冠,那顶被他一直收藏到现在的花冠……

想起平日的点点滴滴,想起少女第一次吃杏仁豆腐时眯起的双眼,想起他的金鹏大将第一次打胜仗后期待的小表情,想起小金鹏在第一次参加宴会时一开始不安的躲在他身后……想起第一次遇见时女孩无神的眼眸。

“摩拉克斯!你水都要煮干了,待会儿是要干吃茶叶吗?”若陀终于看不下去了,“瞧你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要是让其他魔神知道堂堂岩之魔神在情爱方面如同怀春的二八少女一般磨磨唧唧的可不得笑掉大牙。”

摩拉克斯忙将水壶提下来……还没开……

一旁的归终与若陀击了个掌:“成功!”

“咳!”归终将嘴边的笑意收住,“摩拉克斯如果你不想让小夜叉被别人拐走的话,我劝你先下手为强,第一步就是把魈从夜叉哪儿接回来,然后……”

   “不......”岩君颓废的在石桌上摊成一只红薯龙,“这不公平,魈...她一直被我带在身边。等她见识过外面辽阔的世界后,我会追求她,询问她...是否愿意与我度过余生......正如那位蒙德的风神所说,我不应剥夺一直小鸟飞行的权利。”
    ......直接跳过这个合集的内容(岩君被木头小鸟打击多次,魈鸟迷途知返开始追夫)......
    “客卿?你还醒着吗?”胡桃抬手敲了敲门,又抬头看了看天,奇怪,虽然她这客卿平日里都是老年人作息,但现在太阳还在天空上挂着,离睡觉时间还远着呢。

    门内,少女疑惑的声音扰了一片春()光,魈的()猛然缩、、紧,钟离闷哼一声,用手轻拍魈的背。

    “帝...帝君......唔嗯......胡桃来了......嗯......”魈现在正跪坐在钟离怀中,正是半下不下的时候,白日()()本就紧张,卡在那里怎么也下不去了。

    钟离含笑:“对啊,堂主在外面,那上仙想让钟某干什么呢?”刚刚还在背上的手悄悄移到()yao()间,按下去......

    “唔!”魈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吓了一跳,忙捂住嘴,避免发出更多声音,用略带幽怨的眼神看向一脸无辜的钟离。

    “咳...堂主先请回吧,钟某今日有些身体不适。”得哄哄,再逗该生气了。

    “好吧,那客卿你好好休息。”

      脚步声逐渐远去,魈也终于放松下来,退一ruan,又吃的更多了。

      钟离轻笑一声,细细把玩说中的白兔于上面的红()珠。将头埋进魈的颈间,“上仙,您理理我嘛,上仙疼疼钟某吧。”

    “唔......先生.......”魈羞的浑身泛‘’红,发软的退吃力支撑,抬起一小截,又坐下去。看来还没有忘记今天的“学习任务”。

   一阵天旋地转.......

   魈感受到体(内)那;;根的变化和在要见作乱的龙尾,先生的龙角在颈侧=蹭=着。

   “乖孩子,这时jiang励。”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