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文学,但看到的是打O机次数?!

,

钟离一觉醒来,发现每个人头顶都有一个数字。绝大多数人是0,而魈头顶是2783。

预警:
1,如标题所示,会有不少人对摩拉克斯手冲过。人的性癖是自由的,对神明有性欲是人类社会自古存在的现象,我捍卫任何人对摩拉克斯手冲的权利。
@同位素氢1月29日的微博介绍了“人类早在中世纪就开始把神明(耶稣)的伤痕进行性化的表达:
《Solus Jesus: 抵抗神学》一书的合著者艾米莉·斯旺写道:"中世纪学者认为,这个伤口被描绘成耶稣身体侧面的一条“缝隙”,会流出鲜血和透明液体,这让一些神秘主义者联想到身体上也会流出鲜血和透明液体的另一个“缝隙”。"多年来,宗教学者们一直在争论这个图案的意义。而有越来越多的学者意识到这种图案中包含的对耶稣故事的色情解读。

2,在封建社会和文化价值观下,作为一个万事万物登峰造极的顶端ALPHA男,我坚决捍卫摩拉克斯的性吸引力、性魅力和性品鉴能力。所以摩拉克斯不是处男。

3,本文只是一个乐子向的小段子,不代表任何价值观倾向。

4,这不是黄文,没有取悦读者的岩魈大do特do。
**不会有魈和钟离做爱的内容,**划分在R18区是因为出现了不适宜少儿阅读的内容。

15 Likes

01
钟离一觉醒来,在黄铜镜子里看到自己头顶有一个窄长的红色圆圈。一开始以为是镜子上的污渍,上下挪动头颅,数字也跟着走。向窗外望去,走在街上的路人头顶也全都有这么一个红圈。

这是凡人眼中的世界,还是自己那份神明的位格出了什么变动?并未掉以轻心,但也不至因噎废食,往生堂的客卿先生仍要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出门工作。

踏进门槛,掌柜位子上的少女正在摇晃扇子。三伏天里,哪怕是阴气颇重的地界儿也难免积了几分暑热。钟离看到胡桃头顶也有这么一个圈,且一路来的路上大多数人几乎全都顶着同样的标记。

钟离像往常一样跟堂主问了早,拉开椅子坐下,审视着今日的工作清单——

再过半个时辰,有人从须弥而来专程咨询自己一些古代典仪。钟离边整理文件,边余光看着门口熙熙攘攘的路人,所有人头顶都有那么一个窄长的圆。而且无论是胡堂主还是仪馆小妹,今日都看不出半分慌张的神色,看来这异状只发生在了自己一人身上。

半个时辰一晃而过,钟离在往生堂会客厅沏了一壶云顶俏春,而那位访客也按时出现在了门口,叩门后由仪馆小妹带进屋里。

只是他头顶的不再是一个圆,而是清晰的一组数字——

32。

钟离此时很确定,其他人头顶的不是“圆圈”,而是数字“0”。

7 Likes

02
工作当然是最为优先,钟离面上波澜不惊,起身迎客,点上香篆,一篆燃一个时辰,他的咨询费用是论时间计算的。

来者向钟离做了个拱手礼,说些礼貌的客套话,钟离便引他直入正题。

“我来向客卿求教,有关请仙典仪的细节。”
“请仙典仪样式繁杂,分级明确,敢问要请的是哪一位?”
“倒不是真要请仙,我们这小门小户哪里有那样的命格。家人在须弥的项目要写璃月典礼的考据,我便帮着搜集资料,不敢劳烦客卿太久,只想浅浅问几句,每年请岩王帝君的典仪是如何操办的?”

来者讲话恭敬,额头带着紧张的冷汗,提起“岩王帝君”四个字时,自然地双手搭了个拱,朝向东方晃了一下。这是种古老生僻的司仪礼数,钟离惊讶于除了自己还有人记得。这种教养是神职人员内部流传的,作为与神明打交道的人,著书或布教时不得不用魔神名或俗名称呼记录神明,颇为不敬,因此在提及尊敬的神明名讳时,双手打出这种告歉的姿势便能为失口求得原谅。

这位学者令钟离甚是舒心,刚想提笔书写提纲要领,那人竟奉上一份他自己的论文,显然是精心准备。钟离一目十行,请仙典仪内容竟精确详实,除了些音译的谬误,几乎没有差错。

钟离甚是满意,数次提笔又放下,最后笑吟吟地灭了炉里的香篆。

“敢问阁下是从何处汇总的这些资料?钟某习承祖制,自认为在璃月港可称通晓。如今看了阁下的文章,才知道民间还有这样的同好,令人想要请您入堂,共做典仪行当了。”
访客腼腆笑笑: “我虽是须弥血脉,可从小在璃月长大,信仰的是岩王帝君。自我两岁可以走路,就一次都没缺席过每年帝君临世的典礼,那香料的气味是哪几种,悬挂的彩练用什么宽幅和颜色纹样,礼射的迎送要几男几女我心里有数,只是每每提笔总觉得愧疚,还是想找着些有真才实学的人帮我审审才好。”

“阁下这份考据,据我看来是是可载入教令院璃月国志的精华。”钟离笑眯眯地浅浅批注了几处,便放下笔。

“客卿谬赞了。”须弥学者谦虚地点头。临走时,钟离将咨询的费用退还给了这位,毕竟钟离自持契约应当公平互惠,那人没从自己处学来更多知识,自然不应花费钱财。

而那学者则是带着浅浅的不悦,将桌上的红包又推了回去:“钟离先生,您这样就是坏了我们之间的契约了。您所说的‘无需删改’,对我而言也是一种知识。如果没有您的勘误,我还要再做好多倍的学习研究。”

钟离便不再推诿,目送那位出了门。

只是第二天钟离在往生堂坐班时,看见这位从门口路过,头顶的数字从32变成了33。

11 Likes

03
客卿先生的毛笔停在半空,陷入思绪。

这是一个估值?打分?还是一个倒计时?绝大多数人是“0”的话,应该不至于是倒计时,或者是余生与自己相见的次数什么的。

钟离稍后借口去路过璃月总务司,远远地瞧了一眼凝光、刻晴两位位高权重的人类神之眼持有者,再之后见了甘雨与留云二位“仙人血脉”。这些人头顶也都是“0”,反倒是钟离走在街上时,三天之内偶遇了两个头顶是个位数的人。这些人都是很普通的璃月人,钟离曾经听到过这几位在神像前的祷告,因此对他们的名字有些印象。

综上所述,钟离排除了“物种”、“神之眼”、“力量”、“地位财富”这四个影响因素,且现有的几个案例头顶的数字在短期内都没有下降。

一筹莫展,但生活仍然要继续。在这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钟离打量着白天的空闲与晚上唯一一个出差。如若没有这次出差,他是打算去望舒客栈喝些小酒的。每年有春秋之分,冬夏之至,这四日他都会去给魈捎些药材过去,顺道瞧瞧他的情况。璃月的大局稳定下来之后,除了魈还真再没什么他需要挂念的事。

那今日与他共进午饭后就离开吧,钟离这么想着,放出一只岩蝶给魈传了信去。

午餐在望舒客栈顶楼,魈的房间内进行。

桌上三菜一汤,杏仁豆腐,薄荷桃仁,茶香烧鸭与腌笃鲜,茶是钟离亲自沏的清心拂尘,魈是等着言笑把菜放下了才进屋的。

带着浊气的风在室内搅动,魈出现在钟离面前,行礼后坐下。

钟离的问候哽了一瞬,因为他看到魈头顶的红色数字,醒目地写着:

2783

14 Likes

TBC

1 Like

按标题来看,这个学者……?wow :open_mouth:

1 Like

是狂热的摩拉克斯考据厨。回家写着写着上头了来一发也很正常。

4 Likes

老师的预警好有意思哈哈哈哈虽然不是doi文但感觉非常有看头

3 Likes

好有意思的脑洞!令我想起那则都市传说,就是一个人以为自己在别人头顶看到的数字是年龄结果最后发现是寿命的恐怖故事。

标题其实是打飞机吧但我没看正文时以为是打桩机,吓得我,倒反天罡啊这是。(也许魈宝不是没想过 <— 闭嘴)

非常好奇是怎么发现数字代表什么的,简直不敢想。

but怎么女孩子就都是0呢,难道因为我们没有这项功能吗?我不服!帝君大人男女通吃,我不信没有女生想着帝君大人zw过!(暴言)

PS.作为一个严谨的理工科生我的本能在看到数字时就被启动,不禁想算一算魈宝xx的频率,如今2000岁,还是少年那估计大约相当于人类十五六岁(看脸也不像18),为计算方便就取16吧,即仙人125年=凡人一年。
然后搜了一下人类男性的相关论文,能打飞机那首先要能遗精吧:“1980—2013年来,我国青少年首次遗精年龄明显提前(y =-0.0424x +99.129,R 2=0.3268,P < 0.01),首次遗精年龄平均为14.40岁,由1980年的15.18岁提前至2013年的13.78岁,34年间变化1.40岁”,那么就算14岁,魈的话相当于1750岁。
大致推出,护法夜叉250年内对帝君不敬(或过于虔敬)2783次,大概每年11.1次,33天一次。这频率也还好嘛作为一个青春少年十分清心寡欲了!

PPS.还很好奇老师ID里的三个风系小男孩是哪三个(不要这么认真啊喂)

17 Likes

看见标题犹豫着点进来一看,差点没笑撅过去哈哈哈哈哈哈 这又搞笑又有点色色的还有点心疼的感觉是怎么回事……特别有趣的脑洞,非常期待后续:kissing_closed_eyes:

3 Likes

我坚决捍卫所有人都有对mlks手冲的权利!宽宏大量的岩王帝君不会介意的!

4 Likes

没有说女孩子都是0哦wwww魈的话只是按照年龄平均一下也很清心寡欲了,奈何他活的太久了w
(风系小男孩数量随口一说,比较喜欢的是魈和散

4 Likes

04
钟离紧锁的眉头让魈有些慌神,少年仙人起身开口:“敢问是有什么棘手的事吗?请让我为您分忧。”

“没有,只是许久没见你了,最近可还好吗?”钟离缓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给魈添了杯茶。两人落座,饮茶聊天,魈话不多,基本是钟离问而魈回答,但千百年来都是这样。

钟离琢磨着“2783”的意义。提到这么个两千多的数字,钟离第一反应是年龄。他印象里的魈,年龄在两千五百多一点,毕竟刚刚化形那几十年神志并不清明,能不能算进寿数不好说,况且存在很多头顶是0的人,这数字必不可能是寿命。

而且魈这个数字也太夸张了。有什么事是魈与旁人会有如此大差异的?

斩杀魔物的数量?不考虑自己换了身分的特殊情况,刻晴和申鹤头顶都不应该是“0”。

难道是吃下的清心数量?那甘雨的头顶也不该是“0”。

……或许是“濒临死亡的次数”,钟离想。他记得有一位头顶是“3”的璃月平民,曾在荻花洲的神像附近遭到魔物袭击,而钟离透过神像的双眼看到了魈救下他的全过程。魈的动作迅捷,且不愿再凡人身边逗留,凡人的双眼连看清谁是救命恩人都做不到,最终那个男人把这一切归功为岩王帝君保佑,在神像前磕了三个头。

魈归顺自己已有两千三百年,其中比较严重的战事有两百场,魈一贯以命相搏,倘若把业障侵蚀他神志的次数也计算在内,这就说的通了。

钟离看着魈坐在自己对面,低头吃饭时翘起的头发微微晃动,咀嚼食物的脸颊十分清瘦,脖子上、腰间,身上有空闲的地方都挂了辟邪静心的器物,可想而知他每天都活在怎样的疲惫之下。

昔日的璃月之主叹了口气,魈立马放下筷子,迷茫地看着他,用忽闪忽闪的眼睛询问怎么回事。

“我只是……有些心疼你。”钟离的手掌轻轻拂过魈的头顶,“多爱惜些自己,要记得健康长寿也在我们的契约之内。”

魈不知道帝君今天为何格外伤春悲秋,但他会不问缘由地点头。帝君说什么就是什么。

临走,钟离都出了门,又转过头来,仔细上下打量了一圈:“魈,这几次的镇心散我改了药引,再坐下,让我给你号号脉。”

三指搭在少年仙人纤细的手腕上,钟离闭目静听,脉象上仍是积疲久疾的老毛病,便悄悄渡了几丝神力过去,又嘱咐了一遍药该怎么吃。收了搭脉的指,两手握住魈的右手,渡去的神力如丝网般笼罩着魈,“你的手,总是这样凉,还是药性太寒。”

魈惊得一愣,浑身紧绷,眼睛低垂着左右乱撇,钟离知道这是他着急了想找话解释时下意识的动作。魈的脸颊憋的通红,结结巴巴吐出一句:“您今天怎么一身香气地过来了。”

“哦,你说这个,”钟离松开了魈的手,受惊炸毛的鸟儿松懈下来,却肉眼可见地失落下去,“近日有人托我调制送仙典仪用的香料,晚上我还要给客人送去。”

“这味道……令人怀念。”魈显然落入了往日每年与众仙迎接帝君的回忆里,眼看怀古伤今的潮水要淹没了金翅鹏王,钟离把话题一转:
“是啊,胡堂主也说怀念呢。每年请送典仪都是生意最旺的时候,她说一闻见这个味道就有浑身使不完的加班劲儿。”

就着这个话题又断断续续聊了很多,魈的性子慢热,每次都是聊了一个时辰才慢慢打开话匣子,这也是为什么钟离每次来找他基本都从下午呆到晚上。直到钟离不得不出发去送货,两人才惜别于岔路口。

钟离回到璃月港,在使者的引荐下撑着一艘小船,前往珠钿舫。

18 Likes

05

作为黑白两道通吃的往生堂,自然清楚珠钿舫是做什么的。表面上的身份是达官显贵的娱乐游船,账户上每日滚动着巨额资金,实际上是特务机关在公海上的移动情报站,往上数,大约要攀到七星身上去,也兼职做些赌场生意用来掩盖一些灰色的秘密。

钟离在尚且还是摩拉克斯时,还曾化形来这里消遣过几次,词曲斐然香艳,舞姬灵动俏丽,台本淫而不荡,服化艳而不妖,对此处印象相当不错。不过今天他是带着工作来的。

当收到“监修鉴珍录”的工作邀请,且对于具体内容语焉不详只说面谈时,钟离就心里有数了。信使与他约在岩上茶室,隐晦地描述了一个活色生香的晚间宴会景象。

珠钿舫的珍宝阁是有做些擦边的皮肉生意的。璃月律法自古明文禁止买春,而珠钿舫一方面有公海航线,另一方面只是私下会员制地开展一些水平较高且尺度较大的非盈利展会,以一般理性而言,确实可以说是不违法的。

鉴珍录是珍宝阁的节目单,监修鉴珍录说白了就是这淫词艳戏的剧本策划、影音灯光、舞美台本等等的戏剧设计。珠钿舫对自家的这种名门私人聚会非常看重,往往是不惜重金力求尽善尽美。钟离看着戏剧设计草案,接下了这个活计——

“一场描述请仙典仪后,璃月尊主与信徒同乐的风月宝鉴。”

摩拉克斯非常喜欢看人类弄出来的稀奇野史,甚至还收藏了不少,例如什么御女帝姬游江南,龙生九子风华录之类的,就连邻国的转生成为岩王帝君系轻小说都有所涉猎。这些未能亲自体验的人生,在文学的世界里享受一番亦是风雅。

倘若是编撰别的魔神的艳戏,他还有些心理负担,以自己为蓝本的那自然下笔如有神。可惜剧本与舞美都已请了名家,钟离只是作为历史顾问参与监修,并最后掺和了一下香料氛围设计。

最终,这场描述岩王帝君在请仙典仪后与信徒共赴极乐的戏剧,取名为《巉岩降真记》,大意是山间遇仙共赴云雨之意。

13 Likes

好了感觉大场面要来了!(搓手)坚决捍卫所有人对mlks手冲的权利。怎么说呢这种让本人看到、知道是打O的次数,:laughing:紧张又兴奋。老师好高产我嘎嘎吃

4 Likes

这么久了不过2783次,魈魈也是十分清心寡欲了 :open_mouth:

3 Likes

坚决捍卫所有人都有对mlks手冲的权利!宽宏大量的岩王帝君不会介意的!

2 Likes

帝君真是,一如既往的大度 :open_mouth:

5 Likes

帝君:岩王帝君的淫趴?还有这种事?没听说过,详细说说。

4 Likes

帝君: :thinking:岩王帝君的事,和我钟离有何关系?(装傻)